X下载可挖矿变现token
的区块链价值媒体平台
  1. 首页
  2. 活动

币安区块101丨硬核极客社区DoraHacks与区块链精神

币安区块101丨硬核极客社区DoraHacks与区块链精神

2021年1月27日,BSC社区负责人张棨彰对话DoraHacks 创始人张剑南。张剑南在直播中介绍了开源的极客社区组织形式和HackerLink.io二次元投票的运行机制,并分享了对币安智能链及未来区块链世界的看法。

张剑南表示HackerLink.io在线上提供的是开发者相关的功能,与币安智能链合作了二次方投票资助计划,可以把这个投票看作区块链世界的公共基础设施领域的一个基础模块,使用BNB投票支持这些项目,最终通过二次方投票的算法平衡分配奖金池中的奖励。

在张剑南看来,币安智能链由于开发成本低廉、与以太坊基础设施相近、用户体验好、拥有国际化社区,最主要的优势就是对开发者十分友好。未来区块链给世界带来的想象力是无穷的,未来在底层技术可以去关注的四个方向分别是:二层基础设施、互操作性、隐私保护以及链上治理。

嘉宾观点:

“开源的组织方式是依赖于分享和协作,它在区块链产生之前比如说1C0什么的会有很多弊端,但在这个之前开源软件的开发并没有一个好的激励方式。但是在这个之后我们就看到了,当你把区块链的激励方式和开源软件结合在一起的,我们就可以通过觉得的方式激励这些贡献开源软件的开发者。”

“整个开源运动的发展和区块链生态的发展是完全并行,而且是相辅相成的。”

“我觉得闪电贷就是科学家的一种顶端状态,我觉得很多时候闪电贷未尝不可后面会变成DeFi的一个常态,因为你可以看到合约和合约之间的一个交互。”

“我觉得BSC的项目做的很好,BSC的技术确实挺好的,在很短的时间内能够把以太坊相媲美的开发者端的基础设施,还有用户端的基础设施都做的非常流畅,像11月份的时候DoraHacks Defi Hackathon17个开发者团队,基本上每个团队都是在BSC上面测试和部署的。”

“大饼其实并不是特别看代码,开发大饼的人当然也是高手,但是大饼其实现在更多的是一种信仰。太坊和波卡从基础设施的角度来说,有更频繁的迭代,因为上面要支持多种多样的项目,我觉得它们依然是现在行业里面技术最好的,也是开发者社区最硬核的,是值得中文社区项目方去学习的。”

1

币安 張棨彰:大家好,我是今天的主持人,大家可以叫我Jeff,我是币安智能链社区负责人。大家可以了解一下币安智能链,现在币安智能链可以使用麦子钱包、Token pocket 或BitKeep,Trust Wallet也包含最近币安给大家发的空投TWT。

BSC上面的项目建议大家可以先从简单的借贷类型还有像Pancake这样的项目玩起,上面的年化收益都还不错。我今天下午看的时候,USDT无损挖矿还有20%的年化。

我们今天的主题是硬核极客社区DoraHacks与区块链精神,很开心邀请到DoraHacks的创始人,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些DoraHacks的介绍,以及什么是所谓的区块链精神,欢迎剑南先自我介绍一下。

币安区块101丨硬核极客社区DoraHacks与区块链精神

张剑南(左)張棨彰(右)

张剑南:谢谢,很高兴和Jeff一起做这个直播,也很高兴见到大家,我是DoraHacks的创始人张剑南。

DoraHacks其实是一个很早很早的技术社区,我们在2014年11月份的时候就已经在清华做各种各样新技术的黑客马拉松,因为黑客马拉松是极客社区的标配活动,所以2014年11月份的时候像清华的Thacks、北大Hackathon、北航Hackathon、上交Hackathon还有后来有很多高校的hackerthon都是由DoraHacks来做的。

在2016年、2017年的时候,区块链有很多社区里面的极客、开发者都在做,所以我们也是有了更多区块链的hackerthon。2018年DoraHacks成为了一个全球的Hackathon组织者,我们在8个国家,近20个城市组织过Hackathon,社区的开发者覆盖几十个国家。

现在大家在加密社群里面看见的一些比较成功的项目,不管是中国的还是海外的,有很多项目的创始人,其实是从DoraHacks比较早期的时候加入的。

举几个例子,比如说今年的二姨夫主要的开发者包括现在的开发者小岛,都是非常非常早参加DoraHacks的活动;比如印度社区的Matic,Matic是2019年上的币安,应该是币安整个IE0市场的第一个项目,但是Matic其实在2018年夏天的时候就参加了DoraHacks在印度组织的黑客马拉松,当然那个时候他们还处在比较早期的状态。

所以DoraHacks社区有很多开发者,大家都在做一些很早期的项目,大家都会去用技术解决一些问题,在整个区块链领域有非常多好的开发者。因为区块链整个行业基本上是开源的代码,所以非常开发者友好,我们也能够孵化和发现出很多早期优质的极客、开发者核项目。

DoraHacks另外一部分是我们有一个平台叫做HackerLink.io,我们是在线上提供很多开发者相关的功能,比如说现在我们在跟BSC一起跑的二次方投票的资助计划,就是我们用二次方投票的方式在整个社区里面收集很多项目,社区用户可以使用BNB捐助这些项目,同时可以给这些项目投票,这些项目就可以拿到他们最初支持性的经费。

还有赏金计划(Bounty),我们现在有很多方他们可以把一笔钱打到,这部分产品做了Github的整合,可以把一个问题发到Github issue上面,然后开发者可以在Github上面去解决这个问题,如果解决完了,项目方成功合并了它的代码,这笔钱会从智能合约自动打给开发者这个地址。

2

币安 張棨彰:我看今天挺多散户,你也是2014年比较早进圈子的,可不可以先给大家分享一两个你现在看好的项目,再分享一下大家讨论没有这么多但是是你们做DoraHacks发现的非常早期的项目,大家之后可以去关注的?

张剑南:我觉得现在市场上的项目先看生态,我觉得比特币永远是最好的项目,所以一定要拿住比特币,这个是第一个。

在这个基础上就是要看各赛道的头部,在以太坊生态,对已有的项目来说DeFi已经很成熟了,DeFi的话我觉得就是要看比较头部的,就比如说Uni和sushi,它是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头部。

聚合器的头部就是YFI这样的项目,同时还有一些别的生态,比如说波卡生态,大家也可以进行关注,因为波卡生态其实并不是一个智能合约的生态,它是一个平行链生态,所以有很多以太坊上不能做的事情可以在波卡上做。

至于新的项目,大家可以去HackerLink.io上面看,上面有很多开发者早的项目,最近这两天每天都会有新项目上传,我感觉比较有意思的项目,一个是我看到有一个项目是做DAICO的。

在2017年下半年的时候,以太坊的创始人说过一个概念叫DAICO,当年1C0很大的问题是团队拿到很多钱以后,你不知道他会不会做事。所以当时V神就说我们用一种方式,你不能拿这个钱,每个月给你一点,你每个月要向社区汇报,上传一个Milestone,如果社区觉得好再批准这个钱。

这个Proposal大家可以在以太坊的官方研究网站上可以看到https://ethresear.ch/。

另外,有一个我们也不知道是谁的开发者做了一个BCTO,好像是一个日本的开发者,他是用一个叫做联合曲线的方式进行token的发行,他比现在的去中心化的拍卖协议更算法化,这个是我们在自己的平台上看到的一些东西。

另外就是波卡生态,有一些平行链,它会解决一些新的问题,这个地方因为时间关系就不说太多了。

币安 張棨彰:我给大家稍微总结一下刚刚剑南提到的,在现在DoraHacks上有一个新的平台叫做HackerLink.io,大家可以在上面看到一些非常早期的项目,刚才剑南提到比较有意思的项目是DAISO,大家可以去看一下,上面都有链接和介绍。

另一个项目是BCTO,它是改进了一些资产发行的方式,大家可以回头了解一下。

继续接下来的问题,我看了一些DoraHacks的介绍,DoraHacks在过去曾经发射过一颗卫星,这个卫星还装载了一些蛮特别意义的东西,可不可以聊一聊为什么DoraHacks要发射卫星,或者对DoraHacks有什么意义?

张剑南:其实这个是我们在2018年底的时候,当时熊市大家的情绪都非常低落,其实我在夏天的时候就想发,我们就从一个美国公司叫IOS买了一颗实验卫星,结果一直没有把卫星寄给我,不知道什么原因。

后来我们就跟国内的一家卫星公司合作,因为大家知道火箭上的主星是很贵的,不过一颗火箭一般会搭载很多颗卫星,小的卫星会相对比较便宜一点,我们就跟其他几家公司一起众筹了一颗卫星,我们发射了一个Hacker宣言就是极客宣言,把我们之前参加过所有的黑客马拉松的极客和开发者的名字都写在了上面,把它发射到太空里面,大概是2018年12月中旬。

当时我还专门去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看这个卫星发射,当时还有一些报道,如果大家搜索一下的话应该可以看到。

大家知道火箭有主星和辅星,我们是辅星比较便宜。我看有小伙伴问卫星多少钱,辅星的话我们众筹每家当时大概花了10万,每四五家加在一起可以众筹一个小卫星。

那个火箭的主星是大的赞助商,是一个沙特的公司包下来的,那个就比较贵了。所以一个火箭带着很多颗卫星就上去了,其中有我们的极客宣言,当时这个事还是比较兴奋的。

币安 張棨彰:这个太有意思了。

张剑南:我们在做关于商业航天的黑客马拉松,因为现在这个领域其实也挺有意思的,其实DoraHacks在社区方面关注所有的新技术,不管是量子计算还是商业航天我们其实都挺关注的,我们有一个技术是关注开源软件,因为现在每个行业都在开源软件的层面上是有应用的。

币安 張棨彰:这个太有意思了,让我之前想到看《三体》,给女朋友买了一颗卫星,大家牛市赚钱了,也可以给女朋友买一颗卫星,有钱了可以买火箭。

张剑南:大家买卫星的话可以联系我,我给你们介绍卫星公司。

3

币安 張棨彰:好,我们来讲点严肃的。剑南对开源的极客社区组织形式有什么样的了解?它相比于传统的组织形式又有什么样的优势呢?

张剑南:这个其实我们可以看整个开源运动的历史,其实在最早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在计算机产生于60年代,那个时候软件跟硬件一样,大家要专利。

但是到80、90年代的时候,大家已经觉得这种传统的专利方式并不适合于软件行业的发展,之前就开始有一些人尝试我们现在叫做开源,他说我写了一个代码要申请专利,把这个东西开放出来给你看代码,你还可以拿去用。

那个时候没有标准,就是说没有开源的协议,但是已经有这个概念了。最早应该是算法大师叫克努斯提出的,如果大家是计算机系的,就会读过他的书,叫《计算机程序设计艺术》,一般做ACM竞赛都需要读这个书。

真正开源运动历史成型是1998年,网景浏览器它把自己的商业产品叫navigator给开源了,这个构成了一个很主要的事件。从那个时候开始有比较快速的发展。

到2008年的时候我们看到有一个网站叫做github产生了,这个网站能够让全世界所有的开发者在线协作,去创造开源产品,而不受地域的限制。所以从2008年开始我们看到开源软件非常大规模快速的成长,比如我们可以看2009年比特币产生后,还有以太坊,它的代码也是直接就放到github上面。

这种开源的组织方式是依赖于分享和协作,它在区块链产生之前比如说1C0什么的会有很多弊端,但在这个之前开源软件的开发并没有一个好的激励方式。但是在这个之后我们就看到了,当你把区块链的激励方式和开源软件结合在一起的,我们就可以通过觉得的方式激励这些贡献开源软件的开发者。

不管是以发出一个项目的形式,还是参与一个项目,还是公益的项目,都可以基于区块链得到自己应该得到的激励,这个比传统的公司形式有效很多。

比如公司一个开发者拿到一个期权,老板就不给他了,他就没有办法了,但是如果他在拿到了币可以卖掉,也可以选择不卖,这就是一种自由。所以我觉得整个开源运动的发展和区块链生态的发展是完全并行,而且是相辅相成的。

币安 張棨彰:给大家小结一下,开源运动是2008年github开始的时候,比特币就发布在github上面,整个区块链发展跟开源运动是非常息息相关的。

我想请问一下剑南,你会怎么看币安智能链?你会怎么向小白们解释币安智能链?在开播之前我跟很多人聊了一下,不是很多人都玩过币安智能链?

张剑南:大家也知道在币安智能链之前的时候有很多用波卡创始人的一句话叫做NG Chain,什么叫NG Chain就是Next Generation Chain,下一代公链,这些链解决的都是快速、低gas费这些问题,但是基本上没有特别好的发展。

币安在发布币安智能链之后,我们其实是从开发者社区来关注这个事情,是非常不一样的,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以前的下一代公链都很少有开发者会去基于它们开发,因此很难发展出生态。

但是在去年11月份我们做黑客马拉松的时候,我们发现大家在测试阶段会用币安智能链,所以它的使用频次是非常高的,包括我们自己团队现在在开发一些基于智能合约东西的时候,都是在币安智能链上先开发,而不是在以太坊上。

大家知道现在在以太坊上开发已经非常贵了,如果我们主网进行测试的话,手续费没准儿就花掉几十美元、上百美元是很正常的,但是在币安智能链手续费非常便宜。所以这个我觉得是第一个,大家可以把币安智能链当成是测试链,这个是很方便的。

第二个是币安智能链整个基础设施的完备性其实跟以太坊是相近的,比如对各种钱包的支持,比如说浏览器、水龙头,对开发者的支持已经是非常好了,所以在币安智能链上面是很容易去开发的,这是从开发者的角度。

最后,我觉得币安智能链一个主要的优势是依托于币安的社区,大家知道在几个主要的交易所里面币安可能是最国际化的,所以依托币安的资源,如果小伙伴要发项目什么的,考虑在币安智能链上测试、开发,甚至最后的部署,我觉得都是非常的好一个选择。

所以就是说总结下来,我觉得币安智能链最主要的一个优势就是对开发者友好,我觉得这一点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4

币安 張棨彰:我也来给大家总结一下,我刚刚一直在看大家的评论,有人提到平行链,也人提到子链,有人提到公链,我觉得不管是公链、测链、平行链、纸链,其实他们的边界也开始逐渐模糊,我觉得大家如果你是散户,你想体验DeFi或者体验一些游戏项目,你就把它当成一个最好最好的入口,因为现在上面的gas费用非常便宜,而且上面的收益也还不错,建议大家去尝试。

剑南刚才提到主要是从开发者的角度,现在在以太坊上面部署一个合约甚至进行主网测试需要花非常多的钱,但是在币安智能链是可以达到几十分之一的成本就可以进行测试部署合约的,所以越来越多的开发者选择在币安智能链先进行测试。

另一部分是如果你想要发项目,其实你可以同时在币安智能链和以太坊上去做,最开始可以在币安智能链上,依托币安的社区资源,包括币安给的资助,就像DoraHacks在HackerLink.io的平台就正在进行币安智能链的第一期Grant,这一期的Grant不是5万美金,所以如果你现在有项目的话,就欢迎递交到DoraHacks上面,可以拿奖励。

那作为食物链顶端,所谓的区块链科学家是什么样群体?你们有接触过吗?散户其实对于这些科学家很陌生。

张剑南:首先我自己也不是一个科学家,但是我对科学家有一点点的了解,就给大家分享一下,也不一定对。

我觉得现在大概有三个概念,一个概念是开发者,第二个概念是科学家,第三个概念是黑客,真的是在黑客的那种黑客,不是DoraHacks的有才华开发者的这种黑客。这三个其实还是有区别的,就是说科学家其实一般现在大家说的是在DeFi项目出现之后,去非常快速的挖矿,然后在各个项目之间游走,是这么一批人。

但是这些人他们有一定的代码的能力,甚至他们可以去写一些程序,去自动地玩这些DeFi。比如说前段时间的闪电贷,大家可能有听说过,就是写一个合约可以从一个地方贷出来很多钱,然后再找别的地方挖到更多的钱,然后把这个利差赚到以后再把前面的钱还掉。

比如你去Compound付的年化利息,但是你把这个钱打到一个新发行的DeFi协议里面可能是日化百分之多少的利息,或者去不同的DEX之间套利,如果你可以贷出1000万美元,那这个利润是很大的,当然你可以用一个程序来搞定这件事。

所以我觉得闪电贷就是科学家的一种顶端状态,我觉得很多时候闪电贷未尝不可后面会变成DeFi的一个常态,因为你可以看到合约和合约之间的一个交互。

但是总体来说,科学家是这里面的一个玩家,开发者和科学家是有一定区别的,开发者一般是具体做一个项目,比如说我们自己做项目的时候,或者是我们的这些开发者如果自己在做项目的时候,他可能没有时间去做科学家,所以这两个概念还是有区别的。

最后一个概念就是黑客,他发现了合约里面的漏洞,他去攻击这个合约也可以赚钱,这个就是不好的形式。

这里面就会产生一些争议,比如说有的人觉得闪电贷就是一种黑客行为,但是有的人觉得闪电贷不是黑客行为是科学家行为,我就认为闪电贷是科学家行为。所以这里面还是比较有意思的,因为它也在不断演进,这是我给大家介绍的三个角色。

币安 張棨彰:我也看到很有意思的评论,黑客和极客,极客干坏事就是黑客,开发者就是为了工作。

张剑南:也不一定,因为现在我们看到在币圈有很多优秀的公司和协议的创始人本身就是开发者。
5

币安 張棨彰:从过去一段时间到今年上半年都是牛市,我相信大家在过去的一年到两年,整个对区块链的信仰都是起起伏伏,想要给大家充值一下信仰,你觉得区块链可以解决世界哪些问题?可以带给世界哪些改变?

张剑南:我觉得现在来说这个事情还有很多我们其实想不到的事,人类接触完全算法级的去中心化应用时间很短。人类的历史大概有5000年,可能近代的2000、3000年,这个历史中大家一直在设计中心化的应用,没有设计过去中心化的应用,真正有去中心化的大规模可能性是在比特币,尤其是以太坊出现之后,所以现在时间还没有短,我觉得还很难讲。

但是比特币发明了新的货币,打破了时间、国界和空间的限制,在以太坊上我们会想到很多好玩的东西,比如说去年的DeFi,它把交易所、聚合器、理财、稳定币、资管各种各样的场景都变成去中心化了。现在还不够大,我觉得后面一定会发展的更加大。再比如说是波卡生态上线了,它又可以生出什么东西呢?我们不知道。

但是总体来说,在金融领域,不管是一级市场、二级市场、券商,以前的券商、保险等各个金融领域都可以看到在区块链上有去中心化的替代品出现,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其他的还有很多基础设施要去建立,这个可能也是大家可以去关注项目,或者是早期项目的方向。

比如说今天有人说过有四个方向,他说第一个是底层基础设施;

第二个是互操作性,什么叫互操作性呢?所谓底层就是公链,或者是波卡、BSC、以太坊这样的,互操作性就是跨链,你的资产要发生转移,这个是很重要的;

第三个就是隐私保护,所以现在我们可以在以太坊、BSC、波卡上可以看到很多项目做零知识证明。再比如说MimbleWimble协议,这些项目是保护隐私的;

第四个方向就是治理,因为我们在中心化世界要治理体系,在去中心化的世界里应该怎么去治理呢?其实我们是用算法去治理,比如说你在Arogon上面可以去投票,在我们的HackerLink上也可以去投票。

但是投票方式可以不一样,比如你可以一人一票,在HackerLink可以用钱投票,但是钱的治理又是二次方,这样很复杂的治理机制,在中心化的世界里面不那么可信或者不那么容易,但是在智能合约上可以很容易地去实现。所以这些方向是基础设施的方向。有了基础设施以后能做出什么样的应用,我觉得一定是非常可期的。
6

币安 張棨彰:提到治理这一部分,我想请剑南给大家多多介绍二次方投票这个机制,因为我相信很多人是不了解二次方投票的,二次方投票其实是V神最早提出来,然后在Gitcoin上面实现的。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参与过Gitcoin上的二次方投票,也给大家一个参与HackerLink的二次方投票的理由。

因为其实最近开始出现了一些项目方,像Badger、StakerDAO都兑了,在GitCoin进行过二次方投放资助的人给了一些空投,空投的金额还不少,随着未来币安智能链逐渐成熟发展,说不定现在资助HackerLink的二次方投票,未来也可以拿到一些空投。剑南,再讲一下二次方投票是什么,一般人要怎么样参加二次方投票。

张剑南:二次方投票本身的算法稍微有一点复杂,需要理解,在DoraHacks的公众号,我写过一篇中文解读,我现在尝试用比较简洁的语言来介绍一下。什么叫二次方投票呢?就是在公共基础设施领域,比如我们在一个城市要建桥修路建花园,都是一些项目,要去花费经费。

在区块链的公链上可能是钱包、工具、可视化、各种协议,可以把它看成是一些公共基础设施,当然它有可能是项目方,也有可能是公益项目。这个时候,假设我们有一个奖金池,比如10万美元,100万美元,我们想去资助100或者1000个项目,我们怎么分配呢?

在传统的情况下就有两种方法:第一种是一人一票,所有比如说持有BNB的人都是一人一票,决定100万美元怎么分给这些项目。还有一种方式就是用钱投票,比如说你有一个BNB一票,五个BNB就是五票,总体来说钱越多,票越多。

这两种方式其实都有缺陷,第一种方式在很多民主投票里面可以看到,大家也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影响力,或者说你可能很关注一个项目,更想给它加更多的影响力,但是你也投不了,只有一票。

用钱投票就有相反的一个问题,如果你更关注一个问题,你肯定可以给它投更多票,但是这个时候如果你不是一个大户的话,投票的影响力就会非常少,所以就会出现这种情况,如果我们在BNB社区里面,BNB的大户一出来,他的影响力就很大。假如你有一个BNB,但是人家有100万个BNB,这个时候你是没有办法跟他比的。

二次方是怎么回事呢?假设我们用BNB投票,实际说在HackerLink的规则下是用BNB,用0.1个BNB是第一票,但是如果你给同一个项目投到第二票的时候就要花0.2个BNB,如果再给它投一票,就要花0.3个BNB,所以如果你特别喜欢一个项目的话也可以一直投票,但是投票的成本会一点点上升,直到觉得没有必要再给它投了。

所以这种方式基本上就可以说,平衡了一人一票和一块钱一票的优势和弊端,所以它是一个比较科学的投票方式,尤其是很适合区块链上面投票。有两个原因,大家在区块链生态里面都是持币者,第二我们可以用智能合约做这件事情。所以如果大家现在去HackerLink.io上面投票的话就是遵从这样一个机制。

具体在我们这一期的Grant,我们跟BSC会持续做二次方投票,基于生态里面早期的项目,我们第一期是5万美金的一个奖金池,因为很多东西在测试,我们希望大概能支持100到200个早期开发者的开源项目,大家在投票的时候,一开始是0.1个BNB,在投票的过程中,如果你给同一个项目投票,它就会增加。

所以会看到两个池子的差距,当你投票的时候是给你喜欢的这个项目直接进行捐助,它会收到你捐助的经费。同时在捐助的过程中,你也会给它完成投票的过程,这个投票会被我们的智能合约记载。到最后的时候,整个奖金池会根据二次方投票的算法,当然它是二次方的比例,去分配这最后5万美金的奖金池。

虽然它的算法有点复杂,但最后的结果就是人数越多,支持的钱数越多,最后分到的奖金就会越多。但是人数和钱数在这其中又得到一个平衡,具体的,可以在DoraHacks的公众号上看到二次方投票的一个具体解释。

如果大家想去支持一些项目的话,可以去HackerLink.io上面去看,这些都是生态里面非常早期的一些项目,可能有时候还不知道他们是做什么的,可以仔细看一下,我们希望可以在这些项目里面出现未来的独角兽,或者是未来生态中非常重要的一些技术的项目。

币安 張棨彰:谢谢剑南对二次方投票的解释,我觉得讲得蛮清楚。刚才剑南提到DAISO这个项目跟BCTO这个项目,大佬说了,这些比较看好的项目,如果他们以后对这些投票的人做一些空投奖励的话,那你们就是早期分子。

张剑南:说到空投,我们会在结束之后,给每个投票的人,也就是资助过项目的人,空投一个NFT,这个NFT里面会写上你支持了哪个项目,作为一个纪念奖章,它不代表任何的价值,但是它代表你对社区早期的一个贡献。

币安 張棨彰:大家赶紧去常识一下,剑南关于DoraHacks还有没有要补充的?如果没有的话,我想多留一点时间给用户问一些问题。

张剑南:我这边没有,大家可以随时关注DoraHacks,可以获取到最新的信息,HackerLink.io上面有我们所有开发的功能。

7

币安 張棨彰:有没有关于币安智能链的问题?

有个APY高的项目。我觉得玩DeFi的话,最重要的是先知道哪些是安全的,要能判断风险,对于币安智能链上的话,交易类的可以去玩PancakeSwap,上面有非常多Farming的Pool,包含一些交易对,或者是现在Pancake在进行的IFO,有点像是币安Launchpad的机制,上面会有一些新项目上线,包括最近在社区很火的Helmet,就是在Pancake上IFO的项目。

其它的还有关于一些借贷类的,比如Venus,Fortube,Cream这样的项目。我跟大家聊币安智能链,如果是用户的话,可以问我一些用户的问题,如果是开发者的话,币安智能链现在有一些对生态项目的资助。

最近有没有大动作?最近会有大动作,大家期待一下,关于币安智能链的。

说一下币安智能链和BNB的关系。币安智能链的共识机制是PoSA,是PoS+PoA的混合,也就是说在玩币安智能链的时候,实际上你们消耗的gas费用是用BNB,在以太坊上玩的话消耗的是以太坊。

消耗的这些BNB会给这些节点,也就是说未来有越来越多的项目在币安智能链上运行,都会消耗BNB,就会对BNB产生一些场景,还有币安智能链上的项目,比如说借贷项目,这个项目需要BNB,或者这个挖矿项目需要BNB,这都会对BNB产生场景,场景越多,BNB就会越有价值。

币安智能链其实最近发展蛮好的,日活跃,还有日交易数,其实都在今天创了新高,今天的日交易数是达到了52万笔,占以太坊的日交易数达到了44%。

张剑南:2018年12月份的时候,我们在酒泉卫星发射基地,当时温度特别特别低,我们站在卫星发射的旁边看着它发起来的。如果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在微博上看一下。沙特5A5B的卫星是火箭的主星,我们是辅星。

币安 張棨彰:要不剑南分享一下最近一周或者一个月关于行业内最有趣的事情。

张剑南:有一些新的项目,我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首先是我刚才分享的那几个项目,有一个叫Furucombo,它提供了一个给散户们用的工具玩DeFi,用我们的话说让每个人都可以闪电贷,是不是听起来很有意思?

这个可能是大家不怎么知道的项目,是我的几个朋友告诉我的,我一开始也没有发现,只是在Uniswap。除了这个以外,我就觉得我们的二次方投票比较有意思。

币安 張棨彰:我觉得挺有意思,如果我不会代码,又不会顶尖科学家,用别人的成熟工具是最好的。

DeFi保险怎么看?我觉得DeFi保险是一个方向,金融业发展的越大,肯定需要保险进来的,保险在传统金融业也占了相当大的体量。在区块链世界,以太坊出现了几个明星项目,包括Nexus Mutual,Cover。币安智能链其实最近有两个明星项目,分别是Helmet和Soteria,这两个DeFi的保险项目其实都做的挺不错的。

怎么样才能成为一个厉害的科学家?需要学习什么?首先你要先会代码,如果不会代码的话就用Furucombo。

张剑南:还有一个我们DoraHacks全球HackerThon已经发布了,从3月份开始会在新加坡、美国的奥斯丁纳什维尔、纽约、波士顿、硅谷、丹佛、加拿大滑铁卢,印度班加罗尔,还有欧洲的话是柏林,如果大家是开发者的话,可以跟随我们的行程一起去这些地方开发新的项目。

币安 張棨彰:中国会办吗?

张剑南:北京。币安智能链会冠名其中的10场,所以有10场是币安智能链冠名,第一场应该是3月份的北京黑客马拉松,那一场的主题是以太坊2.0,NFT、DAO和二层基础设施,DAO大家应该知道,去中心化组织,NFT,非同质化代币,就是现在有Meme和数字艺术之类的,还有二层基础设施,比如说隐私、zk这样的项目。

我必须分享最让我兴奋的东西,刚才那些都不算,最让我兴奋的是昨天到今天美股的Gamestop,由散户一起把华尔街百亿的对冲基金都弄爆仓了,我觉得这是近一周以来最让人振奋的消息。

从20涨到140,昨天到今天一开盘就翻了一倍,所以整个华尔街做空的应该都爆仓了。

那个 Furucombo,我不做投资建议,它虽然挺有意思,但是现在它的价格高还是低,我也不好判断,所以大家不要把这个当作投资建议,只是分享一个有意思的产生。
8

币安 張棨彰:最后一个问题。有人问"你觉得技术做的最好的项目是哪个"?

张剑南:说实话,我觉得BSC的做得挺好的,在很短的时间内能够把以太坊相媲美的开发者端的基础设施,还有用户端的基础设施都做的非常流畅,11月份的时候DoraHacks Defi Hackathon 17个开发者团队或者极客团队,基本上每个团队都是在BSC上面测试和部署的。

当然整个生态里面,我觉得技术最好的一个是以太坊,以太坊肯定是技术非常好,它承载着这么大的一个资产,所以它整个生态有很多技术。第二个就是波卡,波卡的技术是非常好的。Web3基金会还支持了很多开源项目。

有一个伙伴说大饼的代码是不是一般?大饼其实现在更多的是一种信仰,你可以看到它从技术迭代上来说并没有那么频繁,主要是维护这个货币,太坊和波卡从基础设施的角度来说,有更频繁的迭代,因为上面要支持多种多样的项目,我觉得它们依然是现在行业里面技术最好的,也是开发者社区最硬核的,是值得中文社区项目方去学习的。

波卡有Substrate框架,Substrate其实也是非常创新的,因为它是一键发链的框架,所以它在Rast的底层做了很多黑魔法,才实现了这件事。当然如果你刚学Substrate的话,一开始可能看不懂它的代码,因为它做了很多封装,但是我觉得波卡是非常强的。

币安 張棨彰:好,今天我们就在这边结束,特别谢谢剑南,DoraHacks的发起人,最后请大家一定要关注什么是币安智能链,还有HackerLink平台。

张剑南:是的,请大家关注HackerLink.io和DoraHacks。

币安 張棨彰:好,今天就这样了,大家晚安,拜拜。

最新区块链信息,扫码关注我们吧~

【链虎财经版权及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经授权后发布,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链虎财经立场无关,如涉及言论、版权等问题,请原作者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处理。本站所有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币市有风险、投资请慎重。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