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下载可挖矿变现token
的区块链价值媒体平台
  1. 首页
  2. 原创

币圈代投:或暴富或幻灭

在微信上认识的、一个素未谋面的人,让你转账几万元,您会转吗?


这种看似不靠谱的事情,在币圈确是一种理所当然的存在。


在币圈,每天会有人告诉你,如果2009年用100元买13000个比特币,现在已经变成13亿人民币;如果2017年私募了小蚁(NEO),按照小蚁最高价193美元算,你的资产已翻了25000倍;如果私募了量子链(QTUM),按照最高价536元算,你的资产已经翻了268倍;如果…… 


就像饿猫闻到了鱼腥味,币圈的赚钱效应吸引着许多梦想一夜暴富的人。


大学生月入几万,仅靠“发车”与“喊单”

“给大家推荐一个好的区块链投资项目,技术团队都是来自麻省理工,由孵化过IOST、DATA的大都会资本领投,额度100个以太坊(ETH),下午5点结束,先报先得。”


刘然(化名)向一个社区的成员宣传一个还未上线的区块链项目,项目名叫雷霆令牌(Thunder Token)。


随之,这个项目被瞬间抢投。


这就是币圈的羊群效应。


刘然的行为在币圈内被称为“发车”,每一个发车的群主被群友亲切的称呼为“车长”。还在读大学的刘然现在已经是一位老“车长”了。


当初看到身边的同学通过炒币赚了几万,刘然就开始通过各种币圈的社群了解区块链。


“在接触过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区块链就是社群经济。”


发现规律后,刘然便注册了一个微信公众号,在上面发一些关于区块链和区块链投资的文章。


短短几个月后,刘然便有了一个数千粉丝的公众号、一个300人的微信群和一个80人的小密圈,进群的除了一些普通炒币的人,还会有项目方的社群运作团队和资本机构。


“一些资本机构和私募机构会让我在社群里面推荐某些区块链项目,到时候根据收了多少币,等比例的给予我报酬。”刘然介绍到,比如说某个区块链项目私募的比例是1(ETH):5000(Token),资本机构和私募机构给到我的比例可能就是1:4500,我在给到投资者的比例可能就是1:4000。”


仅仅是通过区块链项目的信息传播,刘然就可以获得一笔不菲的收入。


而除了“发车”以外,刘然的社区还承担着“喊单”的工作。


刘然和项目方谈好价格后,就在社群里宣传项目方的代币,然后,故意以高于市场价或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出售,让不明真相的散户以为可以低买高卖。但目的就是帮助项目方割韭菜。


有一段时间,刘然没有项目推广的时候,做了一些薅羊毛的工作。


“很多没上线或者即将上线的代币在上线交易所之前,都会做一些空投活动,来吸引热度。这种时候只要邀请人注册该交易所,就可以获得一定数量的免费代币,后期币上线之后就可以卖掉赚钱。”谈到薅羊毛,刘然有些得意。


在交谈中,笔者向刘然请教,“你做这些工作,到底能赚到多少钱了?”


“每天薅羊毛、喊单,有项目就推荐项目,现在看的到的收入并不是很多,每个月也就几万元而已。但是随着那些项目上线,应该收益还不错。”刘然的野心不只是月入几万,“下一步,我就是要建立10个500人的微信粉丝群,弄一个入群费1个ETH的500人小密圈。”

一个代币一个梦想

 

与刘然这种新司机不同,蔡宇已经是一个有过2年多经验的老车长了。


从2017年开始,蔡宇用股市的操作手法来炒币,经历了94的爆仓,也经历了1月的熊市,在二级市场并没有赚到钱。


“股市庄家要操盘局限性还有很多,在币市只要庄家有资本,随时都可以让币家爆涨和暴跌。”发现了这个不同之后,蔡宇开始关注与币市的一级市场。


“真正赚钱的还他妈是一级市场,是私募。”蔡宇用带着信仰的口吻告诉笔者,在二级市场不管以什么价格买入都是接盘,在一级市场不管以什么价格卖出都是赚钱。


币市的一级市场与股市相同,操作流程也是项目方,基石,资本机构,私募机构,渠道(喊单、发车),但与股市不同的地方在于,币市的入门门槛非常低。在股市你想做一级市场,作为基石你要有几千万,作为资本机构、私密机构也要有几百万,既然是渠道要人参与最低也要几万、几十万。而币市只要你有一个微信群,群内的人够活跃,你就可以做一级市场了。


“我现在有10个500人的微信群,还有一个投过项目的300人VIP群。”


在与蔡宇的交谈中,笔者不禁发出疑问,“你这个300人的VIP群,实际上里面很多人根本没有见过你,甚至连你的联系方式也只有微信,即使这样也会有人打以太坊给你么?”


“当然会有。”蔡宇斩钉截铁的告诉笔者,本质上我只是提供信息,提供一个可能让你致富的信息,我不会要求任何一个人必须强制投项目,任何投资行为都是自愿性质。


而且,相比去年的区块链项目投资,今年明显感觉到了项目方很反感私募机构和代投机构,越是好的项目,额度也就越少。额度比较少的项目,基本一喊单十分钟就结束了。


平时在社群里,蔡宇也会像粉丝灌输私募的赚钱效应。比如说,如果2017年私募了小蚁(NEO),按照小蚁最高价193美元算,那么你的资产翻了25000倍;私密了量子链(QTUM),按照最高价536元算,那么你的资产翻了268倍;如果私募了iost,按照最高价0.8元算,那么资产翻了20倍;如果私募了本体(ONT)……如果……

“就拿最近刚上线的满币来说,我在去年私募了2个ETH,成本大概是0.5元一个token,满币上线2天涨到了4.5元左右,简简单单的就实现了8倍的收益。在我私募的项目里面满币还是涨的少的,像之前的私募的夸克还没上线,场外已经翻了10几倍了。”


而且,特别是行情不好的时候,投资私募的人更多。“你2500元的价格投一个以太坊和用5000元的价格投一个以太坊实际上都一样,最后项目方还是按照你投的以太坊等比例打币给你。”现在低价买入以太坊,如果以太坊升值了,那就可以赚一笔。


赚钱效应的刺激,在这种饥饿营销模式下的私募,往往让投资者无法做到冷静的思考。


错过一夜暴富的机会,下次就没了

 

“你会错过一夜致富的机会吗?”


陈瑞每天不断的在心中问自己这个问题,这次错过了属于自己的机会还会在哪里?


陈瑞是笔者在刘然小密圈认识的一个朋友,接触数字货币2个月,已经投了差不多10万元在私募上了。


事实上,投资的项目中,很多陈瑞只知道一个名字。


“很多时候别人只告诉你一个项目名称和截止时间,其他什么情况都不知道。”


那么,就不会担心自己投资的钱没了吗?

“当然会担心,但是我更怕错过。”陈瑞说,之前因为睡觉,就错过了一个热门平台币Piexgo的私募,后来在Piexgo的电报群内,看到有人出10倍的价格收私募额度。


如果当时私募了10个,即使场外卖掉,按照现在ETH的价格,也是净赚几十万。谈及这场触手可及的财富,陈瑞满脸的懊恼之情。

在币圈最大的痛苦,不是输钱,而是看别人赚钱。


当你每天看着别人说私募小蚁赚了多少钱、私募iost赚了多少钱,心里难免会有波动。而且很多时候,项目额度有限,不投就没了,每个人都在幻想自己投的项目就是下一个小蚁、下一个iost、下一个本体?

“现在自己就处于一种盲目的自我安慰吧状态,成功了便成功,失败了就认了。就当用这点钱投资未来,投资梦想。”

像陈瑞这样的区块链投资者不在少数,对于他们来说可怕的不是能看到的风险,而是错过赚钱的机会。

后  记

 

“说实话,很多项目都是上线就拉盘,拉盘完了就会砸盘。”蔡宇说,项目方会高价出货,私募的会出货,接盘的就是韭菜了。

 

在与笔者交谈中,蔡宇也直言私募的风险非常高。比如说,有的项目说的2个月上线,但是因为种种情况,他可能推迟到3个月,甚至半年,如果项目方推迟上线,投资者就只能等着。

 

再者,还有很多私募的项目容易出现破发现象,就是你1块钱一个的私募价,结果上平台被砸成了1毛一个,这种例子很多。比如说,之前玉红发行的XMX,一天涨百倍,一天跌千倍。

 

最坏的一种,就是私募机构或者代投团队直接跑路了。由于虚拟币的转账都是匿名的,对于这种诈骗的行为目前能够被追回的很少。比如说,之前盛传的神奇少女王凯歆代投疑卷款跑路事件。

 

区块链投资,有可能让你实现财富梦想,但也可能让你一去所有。

 

最可悲的是,明明知道眼前只是一场投机游戏,但还是有很多人蜂拥而至,没人觉得自己是韭菜,每个人都觉自己跑得比镰刀快,没有人觉得自己是接盘侠,但总有人,会接到那最后一棒。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刘然、蔡宇、陈瑞均为化名)

作者:刘昊华

最新区块链信息,扫码关注我们吧~

【链虎财经版权及免责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作者:噜西西。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链虎财经立场无关。本站所有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币市有风险、投资请慎重。如需转载文章,请注明来源https://www.chainhoo.com/?p=30075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