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下载可挖矿变现token
的区块链价值媒体平台
  1. 首页
  2. 活动

区块链长征长沙 | 我们还有机会跑赢BTC吗?

“当一个优质男学会了撩妹之后,他将变得更加得心应手,更受女孩欢迎;本身很渣的那些,如果自己不变优秀,慢慢的也会被优质男掌握撩妹之后淘汰掉。

这件事情告诉我们,优质的项目加点玩法、加点营销其实是可以变得更优秀的;如果本身是一个很渣的项目,还不停用渣的玩法,不做创新、不做技术则迟早会被淘汰,交易所也不会欢迎他们。”

— 耳朵财经创始人 潘海祥

区块链长征长沙 | 我们还有机会跑赢BTC吗?

2019年7月9日,耳朵财经《区块链长征》第三期·长沙站在当地如期举办,耳朵财经创始人兼CEO潘海祥带来了以《“区块链长征”的目的和价值》为主题的个人分享。潘海祥提到:我们是一家原创深度有价值的文字性媒体,视频我们做得不多,主要的经历还是放在文字报道上。很多朋友看过的《区块链108将》、《三桃演义》这都是我们比较深度的内容栏目。这一次我们做区块链长征,主要是因为去年北京实在太冷了,几乎到了一个没有圈子聚集的地步。所以说我们决定开车出来,用了30多天的时间走了27个城市,看了全国很多城市的朋友们是如何做区块链的。我们的目的是带更多的行业从业者去跟不同城市的人交流,创造行业的价值。

区块链长征长沙 | 我们还有机会跑赢BTC吗?

潘海祥个人发言

本次活动由耳朵财经和深耕区块链艺术领域的DIPChain共同举办,数字资产交易平台ZG.COM总冠名。协办单位为引擎资本、EAR FUND资本、CONI4A资本,以及十家战略合作媒体和多家行业媒体支持。

首先,ZG.COM的CEO赵昌宇分享了自己在币圈的起起伏伏,志在链接天下节点,同耳朵财经一起在数字货币行业、区块链行业打出一片天的愿景。DIP Chain的COO王斌讲述了其打造的DIPLive、DIP Chain的商业流转模型,可以通过区块链技术更好地将艺术品的线上、线下流通相结合,让更多的艺术从业者体现他们的创作价值。

区块链长征长沙 | 我们还有机会跑赢BTC吗?

DIP Chain的COO王斌

接下来,以《如何度过数字货币的熊市》为主题的圆桌对话将本次活动的氛围推向高潮。参与其中的嘉宾有:耳朵财经创始人 潘海祥、ZG.COM CEO 赵昌宇、DIP Chain Founder Eric Wang、币桃创始人 张星星、BTZ.COM 创始人 Landon、笑脸矿业CEO 谭声情、湖南区块链联盟发起人 周红兵。

区块链长征长沙 | 我们还有机会跑赢BTC吗?

从左往右依次为:谭声情、Landon、Eric、赵昌宇、张星星、周红兵、潘海祥   

(以下为圆桌对话实录)

潘海祥:首先感谢在场的下面的30人听我们七个人在这唠叨。其实今天每个人都可以上来参加这个圆桌的,但还是要听一小部分人在这叨叨才能够讲出一些真东西。

我们今天的主题非常的好,如何熬过熊市?刚好今天又涨了,我会有一些题外话。主持人特意告诉我,所有的问题都要我自己想,也没有提前告诉任何嘉宾,我们圆桌会讨论什么。我最喜欢的圆桌讨论就是这样的,没有人提前准备;他们也不知道我要问什么,他们才能够即兴的说出一些东西;如果提前告诉他们,基本上是公关过的。

我们今天来了不少,在场的除了我以外的6位嘉宾,大家做个一分钟的自我介绍。自己是谁,在做什么?让大家有个初步的了解。   

湖南区块链联盟发起人 周红兵

周红兵:我是湖南区块链联盟的发起人,这是湖南本地区块链的俱乐部,成立于2017年11月,正式在湖南办第一场活动是2018年5月份;到目前办了十几场大型的区块链峰会。项目方来这里做路演也好,其他外地的朋友到我们这里来做交流,预计办了十多场。我们一直想做的,和你们的初心有点相同,在湖南打造一个信息和资源的聚散地;让大家有个地方去互相的认识、了解、交互信息,最后发生一些奇妙的化学反应。  

区块链长征长沙 | 我们还有机会跑赢BTC吗?

币桃创始人 张星星

张星星:我是张星星,2013年炒币炒成了币圈人。之前网上做交易所,联合创办过比特币交易网、聚币网;后来自己做过币多宝,因为政策的问题没有继续做了。后来做了一个币桃社区的项目,觉得做交易所太累了,虽然钱会挣很多,有些人比我更清楚。

现在做币桃社区,行业里面所有的事都会参与去做。比如说活动类的,帮助项目方、品牌做一些推广的,自己的事也比较杂,也会去一些投资的局、挖矿或多或少都有涉猎;反正就是一个币圈的老人,在这个潮流中想保持不落伍。币桃社区也会打造成一个供大家了解区块链行业和币圈的小白用户可以入门的平台。

区块链长征长沙 | 我们还有机会跑赢BTC吗?

ZG.COM CEO赵昌宇

赵昌宇:长沙的朋友们,大家好,我叫赵昌宇是ZG.COM交易所的CEO,我自己是在2011-2012年初涉创业,当时的项目是帮助创业者找合伙人的社交平台YCPAI.COM缘创派。当时拿了蔡文胜、王梦秋、平安基金等诸多知名机构的资本投资,AB轮前后我出来了,这是第一段互联网创业经历。

2011年之前,读书的时候爱玩网络游戏,玩游戏的时候热衷琢磨做破解,自己做过游戏外挂网站,后来卖了出去。百度做过技术,自己也写代码。后来觉得自己写代码没有意思就创业了,做的Idea想法是创业者之间找合伙人的社区,当时整个中国互联网创业圈还是非常初期的阶段,很多像我一样的技术产品是找不到合伙人的,也没有任何渠道,中国也没有linkedn领英职业社交平台,你不与别人合伙没法做事情,尤其是做互联网搞技术的人。后来到了2015年下半年的时候重新起航做加入早期投资机构,在中国最知名的机构联创系的资本做投资经理,一直做到投资部门的负责人,投研、投中、投后的各个环节。看过的项目很多。

2018年觉得自己算是贼心不死,还是想创业,机构里做投资有点太沉闷。进入到币圈后对这个行业不是很熟悉,做的第一件事是在杭州发起了23000人的区块链行业大会;GBLS的大会是整个全球最大规模的区块链大会,这场大会让很多人知道了有一个90后的年轻小伙子,从北京过来杭州创业去了,做区块链,从此越来越多币圈资源相继汇聚。

2019年初的时候我做会议的赞助商“比特币中国集团”,邀请让我来做一家全球领先的数字货币现货交易所ZG.COM,集团。今年整装待发,一定要在数字货币交易所的赛道里,扎根做实事儿,毕竟也是在主流互联网圈子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

今天借“区块链长征”这个机会跟长沙的从业者们交个朋友,有一次真正关系层的链接,不仅仅是公司与公司合作、业务与业务之间对接、生意之间的利益往来,更多的是人与人的共识、共鸣和链接。

我的自我介绍就先到这里,另在赞助我写的新书,今年上半年在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的书名《一本书读懂区块链》;我与媒体朋友一起写的,赞助五本书,有问答环节可以赠送。谢谢耳朵财经、长沙的朋友们支持!

区块链长征长沙 | 我们还有机会跑赢BTC吗?

DIPChain Founder Eric Wang

Eric:大家好,我是Eric,是DIP Chain的创始人,在俄罗斯学习工作了有近十年的时间。从2011年开始,我拿到了俄罗斯TMT行业第二大集团Finam的投资,成立了MGID 中国,开始从事互联网数字广告业务,这也是自己的创业阶段的开始项目。从2015年到2018年在移动游戏领域负责全球市场,2018年初有幸进入到区块链领域,当时也正是区块链发展的高潮期;我们的团队开始了Exchange业务,Base在欧洲。

今年初我们启动了DIPChain项目,DIPChain项目希望通过区块链等技术来打造一个无边界艺术生活社区,联合艺术家、拍卖行、博物馆、画廊等艺术生态节点,变革传统艺术产业固有形态,解决当下艺术产业正在发生的一些问题;从而保证艺术品的溯源和确权,提高艺术品流转效率,扩充新锐艺术家培养,加强艺术家智慧成果转化;并借力社区生态联合推动当代艺术认知,当代艺术品鉴,体验新锐艺术展览;促使公共艺术入驻人们的生活,推动整个世界当代艺术市场的健康前行,构建分布式经济生态形成全新的艺术产业链。

非常感谢耳朵财经举办这样的活动,让我有幸跟大家认识,也认识了很多行业内的前辈。今天也借这个机会能够跟大家多多交流,谢谢大家!

区块链长征长沙 | 我们还有机会跑赢BTC吗?

BTZ.COM 创始人 Landon   

Landon:大家好!我是来自BTZ.COM的Landon。耳朵财经的会议我是第二次参加了,上次也参加了,整个氛围是非常喜欢的。2017年区块链上一波行情高峰的时候,各地都在办会,当时参加了一个澳门的世界区块链大会,当时一些照片在网上传播非常的广。我还记得那时坐不远处的是一个方阵,一个资金团队,一起喊的口号,非常得不适应,我坐了一会儿就走了。像我们这种形式的聚会,大家可以平时多交流一下,我也非常的期待。

我这边介绍一下我做的项目,BTZ.COM我们作为湖南本土的团队,希望为经常参与区块链交易的新人提供全方面信息资料的整合。BTZ.COM实际上是个导航的入口,想要了解币圈,区块链是什么的一些入门材料、项目的一些基本情况、交易所的入口、分析行情的工具等,在我们BTZ.COM上都可以查到,这是一个入口。重点的模块是提供了一个交易所,这个交易所不同于传统的交易所做撮合。我们更多的是希望落地的通证项目在我们这边进行应用,像DIP的生态,如果一些用户希望在这个生态里面进行交易,实际上并不是需要很多的积分,在我们这里可以非常方便快速的实施的进行兑换,在项目方所在的生态里面进行打赏、应用。我们希望给项目方的用户提供非常便捷的通道,项目方也不需要付费来上币,我们是免费上币的,也不需要花很多的精力去维护这个市值。我们也是立足于湖南本土,希望实实在在的为币圈做一些事,能为新老韭菜提供入口,大家一起为区块链生态做一些事情。

区块链长征长沙 | 我们还有机会跑赢BTC吗?

笑脸矿业CEO 谭声情   

谭声情:在座的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我姓谭,叫谭声情,是湖南耒阳人。在深圳有11-12年的时间,一直在深圳和北京两地,长沙来得比较少,这次是因为我们在长沙要设立几个分公司,所以就来了。

非常感谢耳朵财经的潘总和星星总。原来我对财经类的媒体印象是给钱就刷排名的,我是这样一个概念。但是这次参加这个会议颠覆了我对媒体的感觉,刚开始我问工作人员,叫我上去分享啥?他说上去自然会有人问,你答就可以了。我觉得挺好的,非常的真实。

我简单的介绍一下自己,我是2013年接触了区块链,2015年入圈,2017年正式做交易所,我现在在做挖矿,名字叫做笑脸矿业,比较土。目前区块链分为四个圈:盘圈,最低级的,搞各种项目的资金盘,坑蒙拐骗的;一个叫“链圈”;提出来叫Token;第三个是币圈,比特币这种。另外一个是矿圈。实际上在这里面矿圈的难度是最高的,因为你要有芯片资源、矿基资源、水电资源、风电资源、电力资源、还有挖矿的技术资源,这是最高的。其实给我的感觉2017年底比特币冲到了2万美金,市场仿佛一片火热;马上则又跌到了低谷,跌掉了90%,大家发现到了寒冬;现在好了,8万多一点,这是一个行业的感觉。

目前我的定位是把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参与挖矿的难度降低。我今天挖的币主要都是国际主流的、公开源代码的、去中心化的、创始人不知道是谁的。这里我插一个小广播,区块链里我叫“格林守望者”,这个币叫格林。这个币最高峰涨到了101,最低峰14块,目前是30块;他的创始人是谁不知道,我猜测他是钟本聪,今日财经上有报道,那个语气很像。

2019年1月16日开始预挖。作为一个区块链的布道者,这个币还是得有信仰的,买了挖了囤个三五年,预计可以像比特币一样;守不守得住就看大家了,今年年底的预判是进入前40,目前排名105;很多的专业机构分析可以进入前40,价值在80-100块左右。

我们挖矿目前低于市场价的50%,你去交易所买币30块一个,到我们这里挖矿4-5块一个,就这么简单。

潘海祥:今天这几位嘉宾都非常的乐于分享,这是一个好事。如果当6位嘉宾都乐意分享的时候就要把控时间了,大家说话的时候一定要把最精华的东西说出来,其他的可以省略掉。大家来这里听我们叨,一定是听干货的。

接下来我的问题也会直击要害,只问一些重点的问题,大家只捡重点的答。

首先在场的嘉宾有谁家的公司或者说是企业、联盟是在2018年3月份之前成立的?有三位。第一个问题就来契合我们的主题:你们是如何熬过2018年熊市的?   

赵昌宇:我们公司的比特币,最低购买成本5毛、1块钱每个BTC。

潘海祥:存了多少了?

赵昌宇:不知道有没有几十万上百万个BTC。

潘海祥:你可以不用答了。

张星星:不想和人民币玩家一起回答问题,确实比较困难,而且已经做好了。为什么熬过来了,是因为做好心理建设了,经历过2014、2015年的寒冬,那个时候的寒冬太可怕了。现在大家一看涨了,按照我自己的推演,现在的价格应该在一两万、两三万左右,结果发现意外的惊喜,不需要熬那么久。同时也伴随着拍大脑,怎么没有上车。那个时候我特别赞成一个观念:不要着急、不要慌还是熊市不要动,很多人就不动了,特别还有我朋友想囤币,问我要不要加入,现在要不要买入,4月份的时候刚开始涨到4000多美金的时候,我说不要买还会跌的,一直等到现在,他把我恨死了。      

区块链长征长沙 | 我们还有机会跑赢BTC吗?

Landon:囤好粮是一个好主意,我记得2017年,ZG跟SZ是差不多时间发的,我们都有投资。我们ZG有一个基金在那里投资,当时种种原因把ZG给退了,留了SZ;接下来结局大家都清楚了,一个上了天,一个下了地,所以选项目还是比较重要的。

我们在熊市这么长的时间里,这个基金是有投一些实实在在做事的项目,特别是我们在湖南,湖南的一些落地的项目是比较看好的。现在深度参与的项目跟网文圈有关,可以介绍一下我投的项目,以往我们知道的出版社时代,作者只能拿到8%-10%,大部分80%-90%是在出版社里面;到了亚马逊时代,电子书时代,他们要拿70%,作者拿30%;到了罗振宇时代是五五开的样子;而到了区块链时代,我认为应该是作者有话语权,作者拿到80%、90%,而其他的10-20%是在深度参与的进行瓜分的。深度参与这个项目是我们区块链的思维,一个这样的社区形态来颠覆传统的网文生态。这也是我们深度在参与打造的项目,在熊市里面也是在播种、耕种这样的落地项目,自己也在运营自己的一些项目。谢谢!

潘海祥:另外三位嘉宾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我就以这个问题相似但又不同的角度来问另外三位嘉宾。有些人熬过了熊市但是死在了牛市的起点,一方面是因为自己踏空了,一方面对市场判断错误,可能做反了反而让自己死得更惨。本来以为熊市熬不过去的,结果熬过去了;牛市本来以为可以赚钱的,结果把钱亏掉了。另外三位嘉宾你们身边有没有遇到这样的朋友?或者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谭声情:我公司是2015年成立的,刚刚话筒没有传到我这里来,回答这个问题更揪心。

首先第一个是信心,信心比黄金重要。

第二个开源节流,我今天之所以来做挖矿的项目,也是因为熊市太难熬了,结果我们把业务中心转向了柬埔寨、马来西亚、东南亚那边;然后牛市马上又来了,我们现在属于兵分两路,一路做交易市场,一路做挖矿;但是不影响,挖矿的用户也是交易所的用户,交易所的用户也是挖矿的用户。我们向上游做了一个延伸,潘总说的这种熊市熬过去,牛市来之前下车,这种在我们深圳太多了,那个戴老板几个亿上车,现在大家都知道,很多这种故事。

潘海祥:现在是不是要剪掉?

大概是这个意思,太多的这种故事了,很多人没有守住。身边有朋友买了很多的比特币然后坐牢去了,出来还有那么多的钱。   

Eric:我们是2018年4月成立的,这个点也是从整个比特币或者整个行业开始走下坡路的标志性的时间段,我在这个时候上来的。他们提到了信心最重要,2018年温家宝总理在整个全球金融危机的时候提到了一个说法:“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我们永远处在前十年里面最差的一个时代,跟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个时代。

我们在做项目的时候一直在想,其实巴菲特也说过一句话:在别人疯狂的时候你要恐惧,在别人恐惧的时候你要贪婪。                       

我们整个项目是从1月份开始的,其实当时也是处于一个寒冬的阶段,我们在12月份开始规划的。我们坚信整个行业的发展会遵循一个大周期的发展规律,它既有高潮肯定也有低谷。在前面大家通过各种方式把整个行业的热点通过一种急功近利的方式把它炒到一个最高点的时候,必然会经历一个及其痛苦的地步。这个时候来看,当浪潮退去的时候看谁在裸泳。这是一个很核心的点,真正在做事的会沉下来,在坚持、在努力,在他们的目标中不懈的奋斗。所以不要被当初的一个高潮或者一个低谷所吓到了,坚持一定会有希望。

周红兵:我是2017年7月份进的币圈,经历了2017年的大牛,大牛一分钱没有赚到,跌到了大熊。然后在熊市里面又继续坚持。   

潘海祥:先说一下如何在大牛中不赚钱吧。

周红兵:那个时候啥坑都踏,听到朋友有消息就跟,哪个人说哪个币我们就进入。

潘海祥:标准的韭菜。

区块链长征长沙 | 我们还有机会跑赢BTC吗?

周红兵:对,2017年确实是这样的,我是40万进去的,到最高峰的时候突然面临接近1000万。当时人是飘的,这钱怎么这么容易进来,在投其他项目的时候不会做任何的考虑。行业往下走的时候你再牛也没有用,因为项目都在垮。到了最熊的时候拿了一些山寨币,比特币留了一点点,基本上回到了原点,基本没有赚钱。但是我们坚持没有下车,在一个合适的点把山寨币换成了其他的币种。其他的币种怎么换来的呢?至少我们在熊市的时候还在坚持,找了一些头部的资源,找一些其他的圈子,我们去增加自己的知识面,提高自己的认知,交不同的朋友,去获得一些信息,拿了信息之后再去判断。从熊市活过来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参加了一个贝尔链。贝尔链现在争论比较大,有人说它是盘圈,有人说它是币圈,我不管它是什么圈,反正我通过这个圈活过来了。

潘海祥:赚钱的都是好的吧?

周红兵:好与坏我不好说,至少我先赚了再说,先得活命,再来看后面的事情。贝尔链这个事情我说出好与坏,事后来分析,我怎么参与进去的。贝尔链在币圈里面赚到钱的少之又少,几乎没有人赚到钱。贝尔链刚开始拉人的时候,很多币圈的人说,你们做资金盘的找我们干嘛,我们币圈的人看不起你们资金盘的。我是不一样的,发起项目的人是我一个很好的朋友,两年前就认识的,很好的一个兄弟。他跑到长沙来让我帮他组织一个会议,我就帮他组织了十几个人,结果没有一个人投,都说你们是资金盘。我说现在这个时候先不管什么盘吧,看这个项目是否可行再说。我没有打算投,但这个朋友是关系比较好的,说你们手里拿了山寨币也没有用,还不如投我们这个项目,我一想这么多年的朋友就支持一把,亏就亏了。

第二次贝尔链又来长沙,长沙是资金盘的重灾区。但是我从另外一个角度换位思考了一下,我们现在币圈绝大部分人已经亏得趴在地上起不来了,要么刚死,要么在家里疗伤。我一看这个盘圈怎么这么多人进来,会场的人很多,不管它是什么,这波人会进来这个项目,这个项目有人有钱就起来了,我就投了一点。贝尔链实际上从我们现在来看,贝尔链可以说是一个盘子,也可以做成一个把里面的优越制度和币圈结合起来做的事情,至于最后是什么结果我也不好说。会是以资金盘崩盘的形式结束,还是以一个好项目的身份洗白了,这个未来都不知道。

度过熊市最基本的条件是一定要坚持,相信这个行业一定会走过来,这个过程中要不断的去学习。我们跟星星总他们经常聊天,慢慢的知道这个行业有一个周期,有了这个信念以后可以在这个行业待下去;待下去的过程中就要不断的去了解新的知识、认识新的人获得新的信息找到新的机会。这就是我们不断的参与活动,跟大家聊天的主要目的。  

潘海祥:很多是一币翻身的故事,这个故事听起来挺受用的;我也顺便问问其他的嘉宾,谁还有这种一币翻身的故事?如果有给我们讲讲投资的逻辑。   

区块链长征长沙 | 我们还有机会跑赢BTC吗?

赵昌宇:我大概在年初的时候,我家住北京的,我回去找了几个老哥们,这儿不透露姓名,我们发现了一个现象。现在其实非常核心的行业领袖,在今年年初的时候已经在做链改+币圈+盘圈+社群的多轨模式了。我们ZG.COM交易所好多的项目不可避免的一些好项目开始也有迹象在经营过程中有可能存在模式,似乎已经变成了行业现象。  

潘海祥:昌宇总说的现象,当一个优质男学会了撩妹之后,他变得更加得心应手,更受女孩欢迎;而本身很渣的那些,如果自己不变优秀慢慢的就会被优质男掌握撩妹之后所淘汰。

这件事情告诉我们,优质的项目加点玩法、加点营销其实是可以变得更优秀的。如果本身是一个很渣的项目,还不停的用渣的玩法,不做创新、不做技术迟早会被淘汰的,甚至交易所都不欢迎他们。  

赵昌宇:不干实事儿,就是盘子的项目一个都不会上,这点是我们坚守的原则。

潘海祥:这一点昌宇总说了,作为主持人,我为他们点个赞。因为昨天晚上我们吃了个龙虾,其中昌宇在给我们看他集团内部的聊天记录的时候,看到了老杨说了一个:资金盘项目千万不能上,千万不能上,重复了好几遍,最近在这个方面做了严格的把关。   

张星星:一币翻身的故事,我突然想起来了,也不叫翻身吧。整个人生发生的最大变化是因为之前做交易所,有很好的收益,是比特币或者别的币种留下的。按照我自己持币的心态肯定会去卖掉的,因为拿不住。当初为什么没有卖,因为有合伙人、投资人在里面,底仓是不能动的;所以我就不动,到最后去分,到分的时候已经到了2万美元的时候。比特币这个东西本身已经可以让人一币翻身,就不用再想别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