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下载可挖矿变现token
的区块链价值媒体平台
  1. 首页
  2. 热点

联盟链加速落地,“军备竞赛”和挑战并存

自2009年比特币问世,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已经历经10年。当然区块链的作用不仅仅体现在币(Token)端,作为数字化的核心技术,区块链的征程是服务各行各业。

近年来区块链技术演进的同时,国内政策红利频出,早在2016年,国务院发布的“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就把区块链纳入其中,今年又不断地有来自中央层面、各地方政府层面的扶持。

国内再次掀起了对区块链的探索热潮。区块链,从术语解释,是去中心化的分布式账本、分布式存储数据库,具有去中心化、防篡改、可追溯等特性。按照访问和管理权限,区块链可以分成三大类,一是公有链、二是私有链、三是联盟链。

其中,联盟链是国内企业们布局最多的类型。

对比来看,公有链主要指全世界任何人都可读取、发送信息(或交易)且信息(或交易)都能获得有效确认的,也可以参与其中的“共识过程的区块链”。公有链的核心应用就是包括比特币在内的数字货币。

但是,公有链并不能满足众多企业的业务需求,去Token(令牌)的联盟链就应运而生。所谓联盟链,是指由多个机构共同参与管理的区块链,每个组织或机构管理一个或多个节点,其数据只允许系统内不同的机构进行读写和发送。

这意味着,在联盟链上,合作伙伴们可以更有效率地解决问题,但同时,目前区块链还在应用初期,联盟链也遇到不小的挑战,包括盈利模式、公信力、隐私问题等等。

军备竞赛

在 2019 CCF区块链技术大会上,浙江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陈纯指出,在联盟链的产业化应用方面,区块链技术能够从单一的数字货币应用拓展到社会经济的各个领域,包括金融、法律、医疗、能源、娱乐、公益等事业。

在业内看来,这些面向B端的企业应用,未来将会成为区块链落地的主要战场,因此联盟链也将是区块链的中流砥柱。

一位区块链开发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联盟链不存在公开的Token,不存在公开募集资金,容易配合监管,虽然公链和联盟链各有各的需求和场景,但是大公司倾向于做联盟链。”

桌面上的参与者颇多,国外的知名联盟链包括了IBM的Hyperledger Fabric、微软的Coco、企业以太坊联盟(EEA)和R3的Corda;国内来看,BAT、华为、微众等企业均选择联盟链发力。

2019年3月,网信办发布了第一批境内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编号,共有来自全国18个省市的197个区块链信息服务在列。据统计,首批197个项目中,联盟链数量高达116个,占比59%,接近6成。

从路线来看,主流的做法是用于企业自身或者对外推出BaaS服务(Blockchain as a Service)。

蚂蚁区块链资深总监李杰力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道:

“目前蚂蚁区块链联盟链不仅仅是在探索阶段,已经成功落地了约40个应用场景,包括金融、政务、仓单、房地产等行业,用信任提升行业效率,使这些领域复杂协同的效率,从平均需要1周,到仅需1分钟,平均提升1万倍。同时,针对中小企业及开发者,蚂蚁金服还推出了开放联盟链产品,为更多的中小微企业提供以低成本、低技术难度、低门槛的区块链技术使用方式。”

也有少数企业选择开源路径。

以微众为例,微众在2017年联合金链盟开源工作组搭建了FISCO BCOS开源平台。“为何微众要做区块链?为什么要做开源?”这成为微众银行分布式商业科技发展部副总经理、微众区块链负责人范瑞彬时常被问及的问题。

微众在4年前就率先在区块链布局,为分布式商业打下基础。一开始,微众就选择了联盟链,“在最初决定发展路径的时候,出于对金融的敬畏,我们认为联盟链是兼顾金融创新和金融稳定的可持续发展路线。”范瑞彬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2017年我们想做开源的时候,团队里相关的人才还不足,是从零开始联合合作伙伴共建一个国产联盟链开源底层平台,当时也是摸着石头过河,挺忐忑的,现在看来,走的路线还是比较正确的。”

范瑞彬进一步分析道:

“联盟链即使到今天绝大多数是不开源的。但这个逻辑,我们觉得说不通,因为区块链被称为创造信任的机器。如果机器本身是黑盒子的话,不太合适,所以我们就想用开源的方式把这个黑盒子打开,把使用者的技术门槛和心理门槛大大降低。”

开源远不仅仅是开放代码这么简单,还需要大量合作伙伴的支持和使用,因此,微众采取了聚合上下游产业链的方式,联合众多合作伙伴共同建设开源生态圈,力促这个开源项目越来越有生命力。

Hyperledger Fabric同样也是开放底层技术,据了解,其区块链联盟的参与企业早已超过250家。众多科技公司使用Fabric的技术,来为企业提供区块链服务。同时,区块链开发者告诉记者,国内也有不少创业公司是在Fabric的代码、算法基础上进行修改,并非自研,竞争力并不强。

争议与挑战

同时联盟链也面临挑战,比如如何让联盟链中的合作伙伴共享红利、未来的杀手级需求和场景探索、是否真正去中心化、隐私问题等等。

一位区块链从业者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联盟链是在效率和去中心化上面做取舍。去中心化和效率是个天平,公链是最去中心化的,效率其实并不高。最快的公有链,转账交易上TPS(系统吞度量,每秒系统处理的数量)为1000左右,但是Visa的TPS能有10000,效率肯定是中心化机构最高的。”

所以,联盟链是在弱化部分去中心化的基础上,大幅提升业务效率。因此,也有观点认为,联盟链相比公有链,弱化了区块链去中心化的特性。

而围绕着联盟链和公有链体系,微众银行副行长兼首席信息官马智涛则表示,联盟链并不是只能服务联盟成员,“我们认为联盟链的参与机构,在组成联盟的同时,同样可以通过互联网面向公众提供服务。联盟链的进化升华,应该能够演变成为一个面向公众提供服务的生态,我们称之为‘公众联盟链’。它并不是单一的链条,而是新的基于区块链商业应用所打造的生态圈。”

此外,联盟链的一大挑战还在于应用场景和商业模式。

事实上,目前无论Hyperledger Fabric、FISCO BCOS,还是蚂蚁区块链,都有不少的应用场景,主要针对B端行业应用,包括金融、物流、供应链等等。尤其是开源路线的玩家,使用其底层技术的应用就更多了。

范瑞彬举例道,在金融领域,微众基于区块链构建了一个供应链金融服务平台,供应链金融早已有之,在范瑞彬看来,区块链最重要的价值是可以把核心企业的应用更好地分割流转,传递给供应链末端的小微企业,让小微企业可以更好地从金融机构得到金融服务。

此外,诸多涉众决策问题同样也可以用到区块链,微众在深圳地方金融监管部门指导下,联合深圳市互金协会推出了网贷机构良性退出投票表决平台。在智慧政务领域,微众和澳门政府合作,利用区块链技术助力澳门智慧城市建设。范瑞彬介绍道:“智慧城市通过微众银行自主研发并完成开源的实体身份标识与可信数据交换解决方案WeIdentity等区块链技术,实现安全高效的跨机构身份认证和数据合作,提升澳门居民的服务体验。这个项目在7月份完成了开发,目前在做内测,年底会逐渐地向市民开放。”

对于微众区块链来说,目前并不考虑盈利的问题。但是如何让开发者、合作伙伴赚到钱就是面临的考验了,当然开源生态圈可以免费帮助企业掌握区块链技术,低成本地做系统,并且帮助企业对接圈内资源。但是对于联盟链企业来说,如何找到更多B端的需求,找到爆发性的场景,还是难题所在。

眼下,联盟链也还在尝试、验证技术的阶段。多位区块链从业者向记者表示,需求和场景的限制、商业模式待解等系列问题,也导致小公司们没有足够的动力去沉下心来做研发。而大公司,尤其是互联网公司拥有深厚的软件实力,开发力量和商业背书能力也更强。

此外,联盟链也面临技术的挑战,包括存储空间的相对稀缺性、隐私安全问题等等。但是,区块链技术已经进入到应用阶段,并且加速落地。未来结合5G、AI,将会成为数字化升级的基础设施。

李杰力表示:

“从目前国内区块链的发展趋势来看,联盟链正在结合公链的部分特性。联盟链在技术和合规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慢慢走向更加开放、更加公众化的方向。预计2020年或将成为联盟链集中爆发的一年。”

最新区块链信息,扫码关注我们吧~

【链虎财经版权及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巴比特,经授权后发布,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链虎财经立场无关,如涉及言论、版权等问题,请原作者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处理。本站所有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币市有风险、投资请慎重。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