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下载可挖矿变现token
的区块链价值媒体平台
  1. 首页
  2. 热点

公链之争下半场,如何破局?l 2018世界区块链大会

公链之争下半场,如何破局?l 2018世界区块链大会.jpg

6月29日,“2018看见未来·世界区块链大会·乌镇”在浙江乌镇举行。当天下午,来自优权天成创始人兼CEO车克达、YOYOW创始人白菜、XBTING基金会创始人李博治、AAAChain创始人兼CEO刘松、菩提预测市场创始人兼CEO林吓洪等嘉宾以“公链的进化与创新”为议题展开圆桌讨论,浙江电视台知名主持人小强担任主持。

以下是各位嘉宾主要观点:

如何界定区块链1.0、2.0、3.0?

车克达:比特币出现之后,大家发现比特币公链有一些问题,比如交易速度慢,支持的功能少,于是出现2.0的以太坊,再之后出现3.0的EOS,我觉得名字不重要,更重要是它能干什么,支持多少交易量,支持哪些场景。随着区块链的发展会出现4.0、5.0、6.0,这说明行业技术在不断创新。

白菜:比特币是纯货币功能。区块链2.0,我认为是加入了Token功能,就是智能合约。区块链3.0是加入了公链治理功能。除此之外,多一个底层网络,区块链不会有太多功能的叠加,因为区块链最大的应用是价值传输。

刘松:任何一个事情都是有升级迭代的过程,无论是从业者、投资者,还是媒体等等,应该更加聚焦的地方。而不应该聚焦于几点零,这个毫无意义。要更多关注新出公链创新和突破的点,以及所强调的创新和突破点在哪些场景下实际落地,产生了价值。

林吓洪:区块链1.0是比特币,2.0是以太坊,第一次告诉大家什么是区块链生态。它定义了区块链到底怎么用,区块链生态应该怎么建,以及社区该怎么建。今年是很多公链竞相落地,这时候定义3.0是谁没有意义,基于区块链之上的应用,区块链周边所有服务,都可以统一称为区块链3.0。

对“不可能三角”的理解

车克达:我很认同“不可能三角”的概念,效率、去中心化、安全性,不可能在一层网络上全部达到,我们不妨在设计时采用多层的模式,在第二层想办法保证去中心化和安全性,把效率放在第二层去解决,构建更加强壮的区块链网络生态。

白菜:首先长铗认为POW这种模式足够去中心化,效率比较低。我觉得“不可能三角”能实现,但有一个限定条件,排除了一次分配。比如比特币产出的情况,它是挖矿产生的,慢慢挖出来的。但EOS这种模式稍微改一下,把EOS见证产生改变成抵押产生,是不是这个节点就可以满足既去中心化,又保证效率。

李博治:现阶段看,我个人认为“不可能三角”的确是正确的。无论EOS到什么节点,的确牺牲了一定安全性和去中心化理念,提高了高性能。从目前的技术和商业逻辑来看,EOS有它的定位,并不是你死我活的状态。

刘松:我对“不可能三角”理论的理解是,脱离场景去谈理论没有意义,因为在每个场景下有不同的理解。比如比特币,它的定位就是资产,安全性要求级别就是很高。只有POW这种机制,才能满足场景的需求。像EOS牺牲了安全性,但同时也放弃了自己作为资产的定位,变成了一种工具,并不能拿效率来抨击比特币,二者的定位不同。

林吓洪:我本身非常认同这个理论,但作为商业可以在极端之间取自己的平行点,找到生存空间。所有指标最终针对的是应用场景,是真正想服务的商业。比如目前行业所有人都在追求一个概念,tps。这个三角有点畸形了,性能方面不断往前拉,其它两个角不断缩窄。这就势必导致中心化的极端。但是,区块链除了带来安全,带来去中心化,还带来了开放式的系统。在我看来即便做成一个中心化的系统,允许任何资源接进来提供服务,其他人可以共享这个资源,开放式未尝不是另外一种生存空间。

未来公链上的项目如何发展?

林吓洪:我个人支持生态基金的,这么多公链,首先和商业应用场景有关。行业内同质化项目也很多,受到一个好的生态基金支持非常重要。既然是生态基金或者投资基金,要考虑回报是多少。不是从概念上弄一个东西,要对项目评估方面有一定标准。鼓励更加真实的应用场景和项目落地,而不是盲目接纳所有的项目来开发。我个人觉得这种基金挺好的,谁能够把基金做得像活水一样轮转起来,还是很大的挑战。

刘松:生态基金其实运作起来不比单独运作项目简单多少,如果你把它简单理解为撒钱,给钱就干,这个事情理解得太简单了。某种意义上,生态基金是一个专业投资的事情,而且它不是财务投资,是战略投资,围绕着产品平台做战略投资。除了对平台战略要有极其清晰的了解,同时还要对别人的项目有清晰的了解。某种意义上来讲,把生态基金运作好是需要非常专业的投资眼光和支持,这是基础。

李博治:在这个层面和商业模式很像,必然是导流,更多操作项目在跑,才能引来用户,形成更好的闭环。腾讯为什么能成长为今天的王国,是因为掌握了流量。希望大家能够熬住底线,不要乱撒钱。但历史证明,很多人还是在乱撒阶段渡过的。

白菜:我也认为生态基金特别需要。现在形势不一样了,以太之所以刚开始没有这个东西,因为它是先行者,先行者天然就形成了很庞大的生态。今年是公链元年,公链竞争要在原来大生态下跑出来,肯定有不一样的地方,要做出更多的努力。你做了不一定能成,但不做肯定是不可以的。

车克达:我觉得生态基金是很好的东西,有这么多生态基金资金的支持和资源的支持,让很多小的开发者能参与到区块链行业开发中来。甚至这个行业“有钱”,吸引了很多传统开发软件、APP的跑来,希望做一些尝试,进行学习,这是好的。乱撒钱的情况也是有的,因为各家公链都在竞争,希望能够到公链上开发会给很多优惠条件,等等。

百链齐发,未来会面对什么?

林吓洪:目前全球这么多的区块链,假设有100个区块链,我们的算力是有限的,电脑、节点是有限的。如果乘100的话,所有中心化程度都要下降,所有项目,所有公链安全程度都要下降,这是一个最大的挑战。二是应用落地的概念,大家都在谈落地,落地并不代表这个项目一劳永逸。落地之后怎么让真正的应用在上面跑,建立起一个全新的生态,每个协议如果比作一棵树的话,所有区块链构建的是一个森林。怎么样让森林互联互通,让所有公链之间以非常共赢的姿态建立生态系统,而不是各自为政,所有的问题都是在座各位要思考的严峻挑战。

刘松:通用的基础性公链,无论多少条链齐发,最终能剩下来的,到两条三条就不错了。如果想在这个赛道竞争的话,一定要走差异化,即使有先发优势,也不意味着就一定能够在行业里站住脚。

李博治:我觉得公链齐发应该得益于程序员的开源共享代码玩法,导致出现不同种类的公链。我去预测这个事情的话,短中期来看,下一波概念就是跨链协议。

白菜:公链之争最终会只剩下几个平台。一是公链开发成本很高,技术门槛很高。二是原先生态优势会继续保持,研发一个新的公链有新的特性,原先公链也没有闲置,技术进步都是同时的。在平台这个层面的争夺,我觉得今年就能结束了。可能有机会的地方还是行业应用,行业公链之类。

车克达:能活下来才最关键。公链上半场可能已经结束了,即使上半场拿到门票,也会面临很大挑战。后面这些挑战者看到前人的经验,学习能力很快。2018年虽然是百链齐发,但紧接着一年可能玩家越来越少,形成几个大的巨头。

最新区块链信息,扫码关注我们吧~

【链虎财经版权及免责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作者:方珍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链虎财经立场无关。本站所有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币市有风险、投资请慎重。如需转载文章,请注明来源https://www.chainhoo.com/blockchain/29371/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