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下载可挖矿变现token
的区块链价值媒体平台
  1. 首页
  2. 热点

19岁场外交易员携700万失联以后

10天来,至少有10个人盯着两个地址的动向,一个是以1DGQU93开头的比特币地址,另一个是以0xfF2f0DD打头的以太坊地址。

两个地址指向一个19岁的年轻人——王振宇,他是币圈的一名场外交易员,圈里人叫他小宇,盯着他的人是他的受害者。

8月17日下午的一个小时内,王振宇从他人那先后收了大量BTC、ETH和USDT后,长时间未付款。相关者发现,他微信不回,电话不接。

王振宇失联了。据受害者统计,他先后从9人手里套走了90多个BTC、650多个ETH和10万个USDT,除此之外还欠别人55.9万元现金,携款总额近700万元。

10天内,除了几条“会打币”的回复外,他再未露面,回复信息中没有提到还币时间。

在数字货币交易链条中,场外交易是一个靠个人信用、熟人背书的点对点交易圈,因相对封闭而显得神秘。王振宇失联事件在场外交易圈里翻起风波。

受害者将他的行为看做“欺诈”,一些场外交易的老人儿对此深恶痛绝,他们认捐百万,发起“悬赏”寻人的消息。

这个来自山西农村的青年,在饭馆里端过盘子。一年前,他进入币圈,被人带着成为场外交易员,靠买、卖币的差价赚钱。

失联后,王振宇被曝花钱大手大脚,曾向人借钱、借币,有欠债记录。

截止目前,指向他的两个地址里出现了转币记录,有部分受害者收到了他打回的少量币,但大部分的币正被分散地转出到其他钱包。

自发寻人之外,有人报了警。采取法律手段维权的受害者,也因数字货币这一资产的属性,面临着立案难的困境。

 失联

截止今日,小黑依然没有王振宇的消息,距离上一次联系对方,已经过去了七八天。在多次给王振宇留言后,小黑得到答复是“会还币”,但被王拿走的10万个USDT至今没有到账。

“私下里我们还在杭州见过2次面,想不到他会这么做。”和王振宇一样,小黑也是一名场外交易员。

在币圈,场外交易具有“一手交钱、一手打币”的点对点特性,除了一些交易平台提供点对点交易外,还有一群靠“熟人圈子”流转数字货币的场外交易员,他们更多为大额交易者服务,用收取担保服务费或交易差价获利,王振宇和小黑都是其中的从业者。

8月17日刚好是七夕节,和往常一样,小黑手里的几个场外交易群里不断发布着收币、出币的信息。

下午2点左右,小黑手机上接到王振宇的微信消息,“他说要和我买10万个USDT,做对冲。”

这是王振宇第一次从小黑这买币,但他觉得小宇又是圈子里的人,“他做场外交易快一年了,算是有信誉的。”小黑没多想,很快把USDT打给了他。

异常出现在10分钟之后,小黑打了币,没有收到钱,“一般来说,双方结算不会超过10分钟,我还想,他可能有其他的交易要做,就没催。”

640.jpg

时间又过去5分钟,小黑发微信询问打钱事宜,王振宇没回,其他的场外交易群里开始出现询问小宇的信息。

“小宇在群里吗?”

“谁有小宇电话。”

小黑发现不对劲,打给王振宇的电话始终没人接听。2点半左右,群里有人提醒,“各位暂时不要和小宇交易。”

17日下午,小黑手上至少3个场外交易群,都在反馈给小宇“打了币没付钱”或是“打了钱没发币”的消息。

微信不回,电话不接,场外交易员王振宇失联了。

复盘

线上寻找王振宇的半天时间里,几个场外交易群梳理出被他卷走的资产。据统计,其中包括90.4个BTC(4人)、650个ETH(4人)、10万个USDT(1人)和55.9万元(3人)现金,共计超过700万元。

由于各个场外交易群比较分散,王振宇的异常几乎没有一点征兆。当天上午,有人称王振宇还在群里和大家聊天,甚至约酒吃饭。

受害者们综合信息发现,异常最先发生在王振宇的担保群里,“他作为担保人的单子,收了卖方的币,却迟迟不见打款,发微信不回,打电话不接,微信语音通话被拒,失联超过3小时。”

小黑回忆,直到下午,人们联系不上他后,几个群里才开始交流信息,大伙发现,几个小时前就在王振宇那出现了超时没有结算的情况,“还有一些是垫钱给他做交易的合作伙伴,现金直接被他从账户里划走了。被他坑了的,都是很相信他的人,有一个人甚至还是带他入行的大哥。”

群里有人抛出王振宇的照片和身份证,这些都是场外交易圈里彼此做KYC验证时留下的信息。

照片上,身材较胖的王振宇靠坐在游艇的护栏上,圆脸上戴着一副眼镜,镜片后面是一双小眼睛。出生于1999年的王振宇今年19岁,山西人。

640 (1).jpg

孟洁被王振宇卷走了30个以太坊,他对他最好的印象还停留在4年前。

两人是在穿越火线(CF)的游戏里认识的,“那时他卖CF外挂赚点钱,突然有一天就说来杭州投靠我,我以为他开玩笑。”

当时,站在孟洁眼前的小宇身材消瘦,才15岁,“一无所有,来杭州找了第一份工作,在饭馆端盘子。”孟洁知道他父母离异,家里不富裕,年纪轻轻就出来闯荡,他给打工仔小宇买了一床被子。

此后的一年时间,孟洁每月都会和这个小他11岁的小伙子见上几面,聊聊生活、游戏。借钱是常有的事,出于同情与信任,生活宽裕的他没有拒绝,“一般借两千,我当时就觉得这孩子花钱怎么这么厉害,但还是不忍心,借了。”

2015年,王振宇告诉孟洁,他要离开杭州去济南,“具体原因没细说。”

两人始终在网上保持联系,再见面已是2年后。2017年,王振宇把孟洁拉进了不少“场外群”。

他这才知道,小宇进了币圈,建立起属于自己的比特币场外交易群。十个群里近3000人,日交易流水数百万。与其他交易员不同,小宇不收撮合费,而是靠“场内场外”的交易差价来获利,“行情好的时候,他一天能赚十几万。”

王振宇失联期间,有人放出了他开豪车的照片。小黑回忆,对方曾来杭州找他玩过两次,“住五星级酒店,泡吧啥的,我没去,但是听说花钱挺大方。”

场外交易群里一些人提供的信息显示,他曾在山西“买过保时捷,到某酒吧消费,一晚花掉36万,给网红刷礼物花费百万……”

今年1月,王振宇陆续找孟洁借钱做投资,“做期货,有利润的时候也会分给我,我有工作,炒币的钱算是投资,看他拉了这么多群,觉得他认识不少币圈大佬,就把钱给他了。”

没多久,孟洁得知,他借给小宇的币在期货市场全亏了,当时他承诺会把这笔钱还清。

2018年6月至7月,孟洁发现小宇偶尔失联,不定期给他还些钱,“每次还1800元左右,可很多时候都找不到他,我已经被他整得没脾气了。”

孟洁有时也催着小宇尽快还款,又害怕把他逼得太紧,担心他一走了之。8月17日,孟洁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维权

事发次日,网名“小宇”的王振宇曾在一些群里出现,称“没有动币,给你们也没问题”,但需要别人“澄清对我的冤屈。”

由于一些受害者已经报警,“小宇”提出还币的条件,“该撤案的撤案,该说明情况的说明情况,如果那个时候我还不打币,你们大可以继续立案。”

他在给一些人的信息中回复称,他没跑,“说我欠钱的,拿出相关证据,我秒还款。”

640 (2).jpg

蜂巢财经对此拨打王振宇电话,始终未能接通。

受害者提供的证据是两个给王振宇打币的地址,一个是BTC的地址,另一个是ETH。

8月17日,两个地址还未出现异样。据区块链浏览器显示,8月17日13时13分至14时10分,比特币的地址上分4次转入了共70个BTC;差不多的时间里,以太坊的地址上同样分4次转入了900多个ETH。

640 (3).jpg

8月20日,事发3天后,两个地址出现转出交易,其中60个比特币分三笔转到了其他地址。

小黑称,一些人收到了王振宇的币,“但是量很少,大部分都没有还,这次应该是分散地转出了。”

640 (4).jpg

此前,在王振宇失联的时间里,受害者在网上公开发帖曝光了此事,一些老交易员出资悬赏寻人。

文中信息显示,场外交易员中至少有5人认捐100万,“因为他在群里挑衅,戏谑别人来悬赏他。”

“替天行道。”一名出资者认为,王振宇破坏了场外交易员赖以生存的信用,“骗子的代价太低了。”

小黑和孟洁至今都没有收到王振宇的还款,两人一起去报了警,但还没有结果,“警方说在调查。”

上述出资悬赏的人士称,数字货币诈骗案立案难,“因为涉及的资产标的是数字货币,资产属性、价值不好判断。”

对于王振宇的行为,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肖飒在接受蜂巢财经采访时表示,在比特币场外交易中,中间人收取现金和数字货币后没有兑现承诺,这种行为在民事上构成了违约,在刑事上可能成立诈骗类的犯罪。

一般情况下,付款方(或交付数字货币的一方)可以要求返还现金或数字货币,并要求中间人承担违约责任。

肖飒进一步解释,如果中间人不能合理解释自己没有按时履行承诺的原因,并有证据证明中间人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那么可以选择刑事报案,以诈骗罪追究中间人的刑事责任。而诈骗罪必须要确定犯罪数额才能追究刑事责任,也就是要确定被骗财物的价值。

如果是支付人民币后没有收到数字货币,这类案件以支付的人民币数额计算犯罪数额。但是如果是交付了数字货币没有收到人民币,那么就要对数字货币的价值进行鉴定。

针对数字货币这类特殊资产的价值鉴定问题,肖飒表示,按照我国现行法律,比特币被明确为特殊商品,是可以按照商品的价格鉴定程序鉴定的,但是其他种类的数字货币在我国并没有明确的法律地位,“属于货币还是商品还是仅仅是数据,还没有明确的法律定性,所以在进行鉴定时也存在一定的问题。”

悬赏,报警,甚至还有人去了王振宇的老家,“没什么进展,没人知道他在哪。”

最新区块链信息,扫码关注我们吧~

【链虎财经版权及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 蜂巢财经News,经授权后发布,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链虎财经立场无关,如涉及言论、版权等问题,请原作者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处理。本站所有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币市有风险、投资请慎重。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