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下载可挖矿变现token
的区块链价值媒体平台
  1. 首页
  2. 深度

挪款、限价、公然ICO……一家骗子交易所的自我修养

30天募集7000ETH,TOP.ONE交易所模仿BNB、FT模式募资数千万,至今资金去向不明。

细数TOP.ONE交易所的几宗罪:强制用户限价交易;套用股市熔断机制,平台通证发生连锁反应惨遭破发;交易所团队神秘,散户无处维权……熊市之下TOP.ONE竟然还能轻松割韭菜?

截至8月29日,TOP.ONE交易所的第二个平台币ONE从创世成本价0.03USDT跌到0.001USDT,破发率高达96.6%。随着ONE的破发,第一个平台币TOP的破发率也达78%,近期价格为6厘。

640 (9).jpg

6个维权群 只有4人站出来

小豫于2017年6月进入币圈,先后玩过的STX、DTA、TOP、ONE、KNC、SOC都跌到很惨,当时小豫认为这和行情有关系,如果牛市到来,他离财富自由也许就不远了。

多少像小豫一样做着天真美梦的散户混迹币圈“大赌场”呢?直到遇到TOP.ONE,小豫的梦醒了。

“第一次被坑的这么惨!基本不存在上涨的希望!TOP.ONE没有市值管理团队!不存在拉盘的!”这是小豫第一次遇到破发的项目,而他对TOP.ONE官方的失望竟然是出于不拉盘。

小豫也清楚地知道他不是在投资,而是身在赌场。只是谁都想当最后赢得筹码的那一方。

7月4日,小豫以8分的价格买了100万个ONE,由于对ONE不再抱有任何拉盘的希望,8月1号,小豫抛出了80万个ONE,“K线上还能找到我砸的大红柱”,小豫告诉耳朵财经。

当时TOP.ONE官方建了个金主群,持仓TOP或ONE10W以上才能进群。

小豫只说了句“运营团队是吃干饭的”,立刻被官方工作人员踢出群。

“本来是打算抄底的,却走在了维权的路上。”

TOP.ONE最活跃的维权者之一光哥(化名),在接受耳朵财经的采访时,把愤怒和无奈的情绪一股脑地喷发了出来,“这是一个 '不透明' 的交易所,所以在维权这件事情上根本做不了任何事。”

6月29日,TOP.ONE发行其第二个平台币ONE。ONE从开盘价0.08USDT急速跌到0.0519USDT。随着ONE一路阴跌(目前破发98.5%),群里恐慌情绪开始蔓延。

              640 (10).jpg

有人问TOP.ONE官方客服,客服竟说自己已经将ONE扔了。面对官方的含糊回应,曾经的“金主们”纷纷走上维权路。至少4个维权群先后被建立起来:

640 (11).jpg

令光哥寒心的是,虽然建了很多维权群,但大家维权的积极性并不高。

其中一个维权群,被割韭菜的有90人左右,但真正站出来有所行动的只有4人。光哥愤愤道,“之前讨论想组织一次去厦门将郑荣树绳之以法的行动,但最后也无果。”

靠嘴维权行不通,光哥拿出了行动。

8月16日14:00,光哥和群里另一位积极维权的堇哥(化名)一起去了上海浦东区经济侦查中心,两人把自己在TOP.ONE交易所个人入账、转账记录截图提供给了工作人员,但被告知“资料不全”,工作人员说“无法立案”。

与TOP.ONE有极大关系的厦门链财科技有限公司目前已经注销解散,“跑路的迹象太明显了。”有人在维权群里喊。

TOP.ONE创始人郑荣树的“发家”之路

TOP.ONE白皮书中的团队核心成员皆为卡通人物,不露出团队成员的真实姓名。

640 (12).jpg

(团队成员之一,疑为郑荣树,TOP.ONE白皮书截图)

郑荣树对此的解释是:“币圈很多都这么干,我们是考虑保护团队的隐私,不想团队成员受影响。”

事实是,币圈很多这么干的空气项目大多破发跑路,而TOP.ONE的维权用户在维权过程中也因此遇到了很大的阻力。目前,他们都被踢出TOP.ONE的官方群,连郑荣树也联系不上。

据天眼查数据,郑荣树为厦门链财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另外仅有的股东叫张华龙,此人很可能为白皮书中提到的Dragon Zhang,这是唯一一个能和TOP.ONE发生关联的公司。

根据国家企业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厦门链财科技有限公司在7月27日已经注销。唯一公开的招聘信息发生在2018年2月8日,招聘岗位为Web前端工程师。

640.png

链财科技注销?郑荣树跑路?

TOP.ONE的官方微信公众号TopOneTeam(注册形式为个人)发表声明称:“该公司成立不久就停止运营,并申请注销,与TOP.ONE项目毫无关系。”

但官方并未公布TOP.ONE的所属公司,且厦门链财科技的注销时间与ONE破发的时间极为吻合,那么引人联想也无可厚非。

640 (13).jpg

图片来源:截自国家企业信息公示系统

在白皮书中,郑荣树被描述为“十年IT翻译经验”、“五年跨国集团高管”。

郑荣树进入币圈的姿势非常野,从翻译直接跨行做起数字货币交易所。摇身一变,郑荣树作为嘉宾出现在区块链全球行100人厦门站的会场,讲起“区块链投资之如何选择海外项目”的心得。

“兵未发,粮草先行”,是郑荣树急于进入区块链大干一场的思路。郑荣树认为:“一定不能让交易所上线后去推广,我们要运营先行。”

TOP.ONE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蹭李笑来的热点。

1月8日,一篇名为《李笑来主导的币币交易所TON.ONE即将上线,预注册送糖果》的文章大量出现在各个网络平台上。

但是被站台的李笑来很快就跳出来澄清。1月26日,李笑来在电报群回应,“那(TOP.ONE)是骗子公司”,而郑荣树借此发文一再介绍“「骗子」是如何做好一家数字货币交易所的”。

640 (1).png

图片来源:公开资料

TOP.ONE做的另一件事便是叫板币安。

1月16日,「让币安,寝食难安」的标题醒目地出现在TOP.ONE的官方海报上,郑荣树称:“其实我们日日夜夜都为了追赶币安,感到寝食难安。币安在技术、产品、市场、客服等方方面面都有太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我们真真正正,发自内心地尊重和学习这位竞争对手。”

时至今日,币安没有寝食难安,TOP和ONE的破发倒是让平台用户寝食难安。

第一个平台币TOP募集约7000个ETH

大部分不知所踪

TOP和ONE是TOP.ONE数字货币交易所分别在今年5月3日和6月29日上线的两种平台通证,一个类似BNB,一个相当于FT。

TOP.ONE的第一个平台币TOP,总量20亿,公开销售10亿,早期投资者2亿,创始团队8亿。

据TOP.ONE官方白皮书及当初参与私募的投资者透露,TOP.ONE在今年三月开始私募,私募成本按照当时的ETH计算为3分左右,TOP.ONE团队通过TOP募集约7000个ETH,且这还不包括团队本身拥有的8亿个TOP的市值(4年释放期)。按照目前的TOP价格计算,已经破发78%左右,更重要的是目前每天的成交量寥寥无几。

640 (14).jpg

图片来源:TOP.ONE官网(8月29日)

号称“资产透明公开”的数字货币交易所TOP.ONE,其募集资金的流向颇显神秘。当初参与募集的投资者向耳朵财经提供了当时他们参与私募的地址:0xe0293caf6c753aaad7bbc063ecddf8ed41e62eaf,searchain.io账户信息显示,目前账户上只有56.8个ETH。

那么问题来了,当初募集过来的7000个ETH究竟流向了哪里?

当耳朵财经联系到TOP.ONE官方工作人员时,并未得到相关人员的回复。

640 (2).png

图片来源:截自searchain.io(8月29日)

如果说平台在做事,我们再看一个数据,下面是官方宣扬的产品优势。

640 (15).jpg

图片来源:公开资料

从2017年10月产品开始研发到现在,历时将近一年,上面功能没有一个实现!

第二个平台币ONE

1小时融资数千万,破发96.6%

一个平台币不够割,那就再来一个。这一次,TOP.ONE选择追随FCoin“交易即挖矿”。

6月29日,TOP.ONE开启的交易挖矿模式中,其第二个平台币ONE大量被抛售。ONE从开盘0.08USDT跌到目前0.001USDT。挖矿没几天就被迫结束,很多用户亏损程度高达90%。

640 (3).png

图片来源:TOP.ONE官网

据官方信息,关于交易即挖矿的平台币ONE,部分相关信息如下:

1、用户每挖出 6 个 ONE 进入流通市场时,会同比释放 4 个 ONE 进入流通市场,只有挖出或同比释放的 ONE 能参与持币分享矿区手续费。

2、首个挖矿周期从挖矿正式开始到 1.5 亿个 ONE (含同比释放)被挖出的当日 23:59:59 为止。该周期不超过 7 天,即不超过 2018 年 7 月 5 日 23:59:59。

3、该周期内,会以每个 ONE 0.03 USDT 作为创世价格。

4、原来预计七天,目标1.5亿ONE 的首个挖矿周期,在开挖一个小时就已经超过预期。所以决定在2018年6月29日16点整,暂停矿区交易。并决定在2018年6月30号进行首次挖矿奖励(ONE)的发放,并开放ONE/USDT 交易对。

5、当日挖出的 ONE 将在次日计算并发放至账户,只有存储在交易所账户上的 ONE 才会被快照,所以当日挖出的 ONE 要从次日起才能参与持币分享矿区手续费。

6、矿区手续费收入的 80% 将按比例分配给 TOP.ONE 交易所中持有的挖出或同比释放的 ONE 的账户。

根据上面官方信息进行推论,得出以下几点事实:

事实一:在开挖一个小时后,挖出了至少1.5亿个ONE。这1.5亿个中,有1.5*0.6=0.9亿个由每个0.03USDT的创世价格挖矿产生;

事实二:当天由每个0.03USDT创世价格挖出的0.9亿个ONE中,完全不需要参与持币分红。相当于平台用每个0.03USDT的价格私募了0.9亿个ONE;

事实三:用户通过手续费挖出0.9亿个ONE后,平台凭空获得0.6亿个ONE。

大白话的意思便是:TOP.ONE平台在一个小时之内,通过代币ONE融资了将近两千万人民币,同时凭空获得0.6亿个ONE用于运营和管理。因此,ONE只不过是变相ICO罢了。

6月30日,TOP.ONE平台开放ONE/USDT交易对,从K线图上显示,ONE开盘价0.08USDT,当天最高价0.13USDT。截止8月29日,ONE/USDT的价格为0.001USDT。

事实四:ONE较创世价格(最初成本价)跌幅96.6%,较最高价跌幅99.2%。

640 (16).jpg

图片来源:TOP.ONE官网(8月29日)

曾参与ONE挖矿的多个大户向耳朵财经透露,6月30号那天,他们在挖到ONE后,并不能如愿挂单出货拿回挖矿成本。

原因是TOP.ONE平台限制了挂单价格:挂单出货价格必须在市价的10%之内。有投资者惊讶地发现,交易账单里有大量的挂单价并不在10%的限制之内,因此投资者们怀疑:平台限制挂单价格只不过是为了拉高币价自己出货!

640 (17).jpg

图片来源:公开资料

TOP.ONE官方微博截图,说明在限价挂单这块,平台限制挂单价格不能超过市价10%的真实性。

640 (18).jpg

图片来源:6月30号ONE交易截图

6月30号ONE交易截图,说明虽然平台限制挂单价格不能超过市价的10%,但6月30日的交易截图上,明显看到很多挂单的价格已经超过了市价的10%。

很明显,平台存在着暗箱操作,连官方客服都说已经把自己的ONE卖了!

此外,在持币分红方面,许多投资者纷纷表示,开始挖矿区的币种很多,他们收到了很多没有名气的数字货币,后来那些币很多已经下架,想卖也卖不出去。

更有投资者直言,持仓100万的ONE在后期,一天分红不到1块人民币。

耳朵财经算了一笔帐,假如100万的ONE持仓一天可分红1元人民币,根据目前平台公布的3亿左右的ONE流通总量,那么平台在矿区一天的手续费为378元人民币左右(矿区是TOP.ONE的主要交易区)。更严重的问题是,目前整个平台一天的交易量近乎为0!

640 (19).jpg

图片来源:TOP.ONE官网(8月21日)

并且,交易即挖矿的模式已经“自动停止”多日,平台近期并没有关于交易即挖矿的相关公告,一切都是那么的悄无声迹。

平台以交易即挖矿之名,发行平台代币ONE进行变相ICO融资,然后限制投资者出货挂单价格,使得大量投资者无法出货,资金受损,金额较大。

ONE开盘以来一路下跌,目前相比开盘价跌幅96.6%,与公司创始人声称大量资金护盘严重不符。

对此,耳朵财经第一时间联系到郑荣树,郑荣树称,这两天在台湾出差,昨晚忙的太晚了,早上又去谈新的合作。而对于TOP.ONE将如何处理因“交易限额10%、挖矿熔断机制等导致用户未及时卖出平台币导致亏损”的问题时,郑荣树并未给出相关答复。

一个平台,两个平台币,双双出问题

TOP.ONE是否在钻法律空子?

区块链通证经济设计的初心,是为了更好的激励用户,凝集社区的共识力量。但在TOP.ONE上,只看到一轮又一轮的融资。换个名头来圈钱,只可惜大量的散户投资者,还是被蒙在鼓里。

关于ICO以及融资相关法律问题,耳朵财经采访了对于互联网金融领域研究颇深的某知名律师(应要求匿名)。

律师表示,自2017年9月4日之后,对于ICO项目,无论发行主体是否为海外项目方,只要在中国境内公开融资,都是非法行为。

司法机关目前主要关注的是在我国境内是否有“实质经营的行为”,如果运营人员在国内实质经营的行为,则涉嫌非法经营。根据《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对非法公开融资行为的性质做出了界定——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

ICO最大的两个刑事风险是诈骗和非法经营。诈骗即空气币的问题,实际上具体考察项目是否构成诈骗有一个参考指标,即项目方的CTO可能会影响案件的定性。

至于是否涉嫌非法经营罪,要参考项目方的此项服务是否持牌,如果没有牌照去做期货证券跨境支付或者是一般的支付结算业务都会构成非法经营罪。

投资者如何依法维权?

律师表示,ICO投资者维权难度较大,与借贷不同,币圈用户对于币本身的高风险是明知的。

律师给出的建议是,首先,区分自身损失的“原因”,对于国际市场常规波动造成损失,应该由自身承担。

其次,对于发行方欺诈、隐匿信息造成的损失,应该由发行方承担;最后,对于明知发行方违法、欺诈等行为,而协助其完成交易的交易所,应当承担一定的法律责任。

ICO投资者可尝试多种解决途径,例如民事诉讼等,能够用合同法、民商法律法规解决的问题。

采取刑事办法从立案到审判的周期可能要1.5-2年,相比而言,民事诉讼的审判周期更短,可以最大程度保护消费者权益。同时,要分清起诉权和胜诉权的区别,不要以为能起诉,就意味着法律承认起诉的标的合法。

民事欺诈行为,依据民事规则处理。如果是空气币等诈骗行为,涉嫌刑法第266条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欺骗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而非法公开融资行为,涉嫌刑法第176条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与刑法第192条集资诈骗罪。

根据《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同时满足以下四项条件即属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1)未经有关部门依法批准或者借用合法经营的形式吸收资金;

(2)通过媒体、推介会、传单、手机短信等途径向社会公开宣传;

(3)承诺在一定期限内以货币、实物、股权等方式还本付息或者给付回报;

(4)向社会公众即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

最后,建议投资者要依法维权、理性维权,保存好各种相关证据,争取平稳顺遂解决问题。

最新区块链信息,扫码关注我们吧~

【链虎财经版权及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 耳朵财经,经授权后发布,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链虎财经立场无关,如涉及言论、版权等问题,请原作者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处理。本站所有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币市有风险、投资请慎重。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