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下载可挖矿变现token
的区块链价值媒体平台
  1. 首页
  2. 深度

深度 | 区块链2.0,薨于2018

区块链从业者,辞职了

9月12日,以太坊最低价格跌到166.91美元。小肖辞职了。

夏天的热度还未散尽,但对小肖来说,冬天已然到来。

太阳斜过16:00点钟的刻度,小肖提着一袋老中街、手拿一盒煊赫门。刚刚,他付给超市41元现金,差了5毛钱,操着一口京味儿的大叔说:“才五毛钱,就甭微信转了。”

从公司辞职,是小肖主动提出来的。“币市行情不好,交易所的日活只有寥寥数百,像我们这样的部门,熊市里已经没那么重要,与其被裁员,不如主动请辞。”

2017年年底,小肖以内容运营的身份加入一家区块链媒体,工资从5K涨到7K。大半年过去,小肖带着资源从媒体跳到项目方再到交易所,多种职位转换,他的工资一路涨到12K,而早他来京半年的朋友,依然拿着其它行业里6K的工资。

不止一个老板曾告诉过小肖:“去买几个币玩玩,不懂币怎么能懂区块链呢?不懂区块链怎么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区块链从业者呢?”就此,小肖开始了解BTC、ETH、EOS这些币。

小肖在工作中拿到的绩效,是ETH,从交易所买的币,还是ETH,这一串哈希字符,被存在imToken钱包里,从未出手。除了比特币,他只看好以太坊,按他的话来说,以太坊代表了区块链2.0的时代。

路上,以太坊那根阴跌的线,拉的比小肖的影子还要长。

以太坊,一段疯狂的ICO

区块链2.0时代,从另一个角度而言,也是一段疯狂的ICO史。

区块链2.0主要指智能合约,通过智能合约与现实结合,提供更多的应用场景。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局限于以智能合约进行ICO发币。

2013年末,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发布了以太坊初版白皮书,拉开了区块链链2.0时代。

2014年7月,以太坊基金会开始了以太坊创世纪预售,42天时间发行了7200万个ETH,募集了31531个BTC。

该时间段,比特币价格在500美元上下波动。依此可以推出每个ETH的成本不高于0.22美元(31531*$500/72000000=0.219)。

2017年10月22日,以太坊292.11美元;2018年1月14日,以太坊达到历史最高点,1506美元;2018年9月9日,以太坊最低价格为184美元。在过去的一年里,ICO热潮席卷全球,根据统计,2017年全年,全球融资总额超过60亿美元,有800多个项目完成ICO,平均每天完成2例以上。小肖入场区块链,ETH恰站在珠穆朗玛峰般高耸的K线上。      

深度 | 区块链2.0,薨于2018.jpg

与此同时,比特币和区块链的谷歌指数上升到了它的历史最高点。在区块链这个水乳交融的世界里,人们正在进行一场“世纪”般的狂欢。作为币圈里“端茶倒水”的人,小肖亲历了各路大佬们all in 三点钟无眠区块链指点江山的日子。

深度 | 区块链2.0,薨于2018.jpg

眼见它高楼平地起。据不完全统计,在2018年第一季度,全球ICO项目总计252起,总金额76.330亿美元,平均ICO金额0.303亿美元,达到了2017年全年ICO项目总数的31.5%,超过2017年全年ICO金额的126.7%。  

深度 | 区块链2.0,薨于2018.jpg

小肖每天坐在办公室里,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从微博、国内外资讯网站、朋友圈收集最新的政策、大佬言论、一些项目的动向,编辑成快讯发出去。

那时候,区块链媒体也就百家左右。公司每发一篇文章都收BTC、ETH,每天,老板在办公室里忙着接待各种区块链概念的项目方。

这是币圈充值信仰的季节。“当时三点钟无眠区块链一出来的时候,我们整整出了半个月的相关选题,蔡文胜、薛蛮子、陈伟星、李笑来、帅初……每天都有不同的人谈论区块链和比特币,像巴菲特这样的大佬说‘比特币是老鼠药’的时候,很多人认为他老人家的思维跟不上时代步伐,就如同他错过谷歌、亚马逊一样。大半年过去了,曾经三点钟群里那些人说的话,没有几句是有价值的,后来,不是割了别人,就是被人割了。”小肖认为。

与第一季度相比,2018年第二季度全球ICO项目355起,总金额48.314亿美元,平均ICO金额0.136亿美元,项目增多了103起,ICO金额却下降了36.7%。 

深度 | 区块链2.0,薨于2018.jpg

两个季度里,破发的空气币比三点钟社群里流传出来的聊天还要多,比如知名的SPC,BEC。据媒体统计,2018年上半年,火币 Pro、OKEx、币安、火币 HADAX 和 Kucoin 5 家交易所共计 264 个上币币种,除GRS、HT、GO外,其余币种皆出于破发状态,破发率达100%。

公链地位被挑战 EOS领涨

年初,很多人认为2018年是公链元年。

彼时,已上线主网的NEO、Qtum、ACT、XAS、BTM、LSK、ICX与尚未上线主网的EOS、AE、ADA、IOST、ELF、ONT、TRX等众多公链中,首先叫板以太坊的就是EOS。

高额的交易手续费、以太猫造成的网络拥堵,大量基于以太坊进行ICO的项目破发,是以太坊一直被诟病的原因。EOS的到来,解决了以太坊的两大痛点:处理速度慢,手续费高。

4月20日,EOS突破10美元后,一路上扬,ETH也随之水涨船高,直到黑色七月降临。

小肖看着柚子一路领涨到23美元,以太坊674美元,比特币近9276美元,身边炒币的人几乎都处于狂热状态,豪言“EOS不到200元人民币绝不出手”。赵东在微博说“比特币现在是深秋,寒冬还没有到来”的时候,好多人都去他微博下面留言骂他是傻X。“明明是小牛市,何谈寒冬?”小肖认为赵东是在危言耸听。

4月30日,北京草莓音乐节。台上的田馥甄唱着“南山南,北秋悲”,台下小肖看着冲到23美元的柚子,喊着:“以太坊,涨啊涨啊。”

5月1日,EOS开始领跌,即使在6月份主网启动的时候,BM并没有如期告诉他的信仰者们,公链3.0的时代已经到来,EOS开始领跌。

BM画下的大饼,仅仅给币市带来一波转瞬即逝的小牛。但峰会不止,ICO不止,信仰还在。

在5月的某个峰会上,除了台上畅谈公链未来的项目方,台下看好交易所、钱包和区块链游戏的人更不在少数。6月刚过,小肖带着媒体资源,跳槽到了一家交易所。

ETH击碎了信仰,币市或迎来裁员潮

6月底,许多人认为EOS凉凉的时候,EOS主网TPS已经突破了4000次每秒,这直接吸引了一众DApp开发者转战EOS平台,但EOS已经不能挽救币市整体颓废的行情。政策不明引发市场恐慌,导致寄生在以太坊上的项目方持续抛盘,以太坊先后经历了从全盘普跌到全盘领跌的状态。

据外媒统计,在过去30天的时间里,通过以太坊网络转移的ETH超过50万个,约合1亿美元。

8月15日,以太坊最低价格跌到了252美元。

早在6月的某个下午,一个朋友告诉小肖:“你手里有多少以太坊,找个好时机出手吧,更严的一波监管到来的时候,从媒体、项目方到交易所,谁都躲不过。”

8月21日晚间,金色财经、币世界、火币资讯、深链财经等多个区块链媒体公众号涉嫌违反《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先后被腾讯屏蔽所有内容并停止使用。

随后,北京市朝阳区金融社会风险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了《关于禁止承办虚拟币推介活动的通知》,要求各商场、酒店、宾馆、写字楼等地不得承办任何形式的虚拟货币推介宣讲等活动。

对于以太坊的命运,有项目方早在6月份早已预料到,在合适的时机里将私募的ETH全部套现。

除此之外,还有项目方认为现在的ETH价格远没到底,预计真正的底将探到73~116美元。

同时该项目方负责人也表示:“最近市场太烂,我们也不敢做空ETH。ETH推进了数字货币的进程,其价值正在回归,大众需要正确看待ETH的历史地位和作出的贡献。区块链从业者更应向前看,共同推进整个行业进步。”

9月6日,以太坊最低价格跌到204.52美元。 

9月10日,基于以太坊、对标美元的稳定币GUSD被纽约金融服务部(NYDFS)批准发行。目前来看,这并没有为以太坊带来更多的利好。

寒冬将至。此前,耳朵财经写过《代币基金:人还在,钱没了》,显然,没钱的不仅仅是Token Fund。有业内人士指出,为了缩减开支,火币和比特币世界已经开始裁员。

区块链2.0结束了?ICO还会存在吗?

从长远来看,ETH的价格过高、波动性大不利于以太坊网络生态的发展。V神直言不讳地指出以后不会再出现千倍币。ETH本身就是区块链2.0下第一个千倍币。

“空气项目ICO,一方面抬高了ETH的价格,另一方面项目方获得了无成本的ETH。市场行情变差,项目方进行大额抛盘。生态的良好发展需要用户和开发者共同维护。”直到现在,小肖的以太坊还没有套现,但在有限的行业认知下,他表达了对以太坊的看法。

同时,业内对以太坊评价不一。

路透社主持人、纪录片《区块链之新》制片人陈一佳则认为,以太坊不仅代表了区块链2.0,还开创了智能合约的一个新时代;光说市值,以太坊还是排在老二的位置,不管说有多少后来的挑战者,它的主网现在还是最繁忙、最活跃的,所以说它的时代过去了吗?我觉得这是一个不用回答的问题。

ICO还会存在吗?“ICO未来依然会存在,虽然我本人是觉得ICO这个概念有很多的问题,但是我是觉得未来是会有改进的,比如说如何约束发起众筹的人或者组织,让资金和他们实现的事情能有一个挂钩,这是一个核心关系,而且现在也有一些新的尝试。”陈一佳说。

另一位通证派人士表达了相似的观点,该人士认为:“ICO以后能否存在在不好说,但像以前的那种投机割韭菜的ICO肯定将不复存在,从政府监管、社会治理的角度,都是不被准许的。从市场的角度来讲,ICO给了大量投机者作恶的机会,必将被市场抛弃。”

“之前的ICO,必须从制度上得到有效监管。从技术和政策层面其实是很好解决的,这要看各国怎么对待这个问题。比如,项目方要发Token前,项目一定要被严格审查,合格后进行项目备案,募集到的资金也不能一次性给项目方,而是写进智能合约,通告项目在每个阶段的进展,由社区投票来决定是否释放。在合理的监管之下,就不会有人利用ICO进行投机、割韭菜,才有利于真正的项目落地。”

万维链创始人吕旭军认为:“ICO一定要在严格的监管下才会存在,就和现在的IPO一样。未来ICO的范围会越来越广,包括现在很多的股票和证券等资产形式都会逐步通证化。未来的IPO很可能全都在链上进行,也就不再区分IPO和ICO了。如果以太坊扩容成功的话,在上面发行允许合约账户合约的主权货币,我会更看好以太坊。”

TVB 经典巨制《大时代》里有句经典台词:“不要怕,这只是技术调整。”这是对目前区块链2.0时代最好的描述。

最新区块链信息,定期丰厚糖果福利,扫码关注我们吧~

【链虎财经版权及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耳朵财经,经授权后发布,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链虎财经立场无关,如涉及言论、版权等问题,请原作者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处理。本站所有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币市有风险、投资请慎重。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