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下载可挖矿变现token
的区块链价值媒体平台
  1. 首页
  2. 深度

迅雷恐怕要错过“区块链”这波红利了

花了 15 年时间,迅雷还是没能拿掉「下载工具」的标签。

做下载起家的美股上市公司迅雷,去年 11 月经历过股价逼近 25 美元的高光时刻之后,一路下跌。

今年前六个月,迅雷股价累积下跌了 30.5%,最新市值只有 6 亿美元出头,不到最初上市时的三分之二。6 亿美元市值、2 亿美元营收(2017 年)的迅雷,号称总用户数超过 4 亿。粗略算下来,迅雷每年从每个用户身上最多只能挣到 0.5 美元。

对于一家成立了 15 年的软件公司而言,这些数字显然无法令人满意。

迅雷的历史,只要稍微年长的老网民都能娓娓道来:得益于先进的 P2P 加速下载技术,迅雷轻松取代了网络蚂蚁、网际快车成为 PC 装机必备文件下载软件。即便是拥有庞大用户基数的腾讯,终究也没能用 QQ 旋风抢过迅雷在下载市场的份额,前者于去年 9 月关停。迅雷,几乎是中文互联网唯一的下载软件。

今天的迅雷却是一个尴尬的存在。经过三番五次「剑网行动」的整治,网络上的影视剧、软件、游戏等资源正版化程度已经非常高,4G 网络和云计算的应用普及也让下载没有以前那么痛苦。用户为版权内容付费的心理门槛越来越低,各类云盘也在满足用户的内容存取使用需求,而迅雷能提供的「下载加速」功能开始变得越来越没有吸引力。

至少从 2011 年第一次冲刺 IPO 开始,迅雷就已经在谋划如何撕掉多年的「下载工具」标签。这八年来,迅雷做了多次转型尝试,最新的一个方向是区块链。但回顾历史不难发现,迅雷的每一次尝试全部以失败告终,All-in 区块链的终局可能也是如此。

多次转型,全部失败

2009 年 8 月,中国联通签下 iPhone 入华合约并正式商用 3G 网络,开启了数亿中国网民从 PC 转移到智能手机的序幕。当时的迅雷正在创始人邹胜龙的领导下为赴美上市做准备。

载这门生意本身就涉及诸多灰色地带,迅雷几乎每年都要做一些新尝试,从搜索引擎、视频网站到网盘、直播甚至互联网金融等领域都有涉猎,但全部以失败告终

2010 年,为了冲上市,迅雷低价(10,000 元)卖掉了存在侵权问题的狗狗搜索。

2011 年,主打高清的视频网站及客户端迅雷看看上线。

2012 年,迅雷网盘改名为鼓励用户分享资源的迅雷方舟,不到两年即被关闭。

2013 年,迅雷注册成立子公司网心科技计划开展 CDN 业务。

2014 年,迅雷在「扫黄打非·净网行动」中成功上市,股价很快破发。同年,网心科技启动迅雷水晶计划,打算利用用户闲置带宽降低自身成本(PC 版的玩客云)。

2015 年,迅雷看看被出售,网心科技推出两代赚钱宝硬件,迅雷还涉足直播和 VR 领域。

2016 年,迅雷投资的迅雷大数据公司布局消费贷等互联网金融业务,并在一年后与迅雷集团爆发一场口水战。

2017 年,邹胜龙卸任,迅雷 CEO 陈磊宣布 All-in 区块链,小米联合创始人王川出任迅雷董事长。

现在打开迅雷官网,这家软件公司给自己贴的最新标签是——全球共享计算和区块链创领者。

2017 年 8 月,迅雷子公司网心科技宣布玩客奖励计划:普通用户只需购买一台预售价 399 元的玩客云硬件,贡献出自己的闲置带宽和存储空间,就能每天获得一定数量的「玩客币」奖励。

按照官网描述,玩客币是「人人可获取的数字资产」。白皮书中明确规定,玩客币总量有 15 亿枚,其中运营开支 1 亿,团队保留 2 亿,剩下的 12 亿全部由「挖矿」产生,而用来挖矿的设备就是玩客云。

由于总量有限,玩客币的挖矿产量每年减半,第一年每天最多能挖出 164 万枚,之后逐年减少 50%。这种参照了比特币每四年产量减半的设定,很容易让人产生玩客币会持续升值的错觉。再加上当时比特币、以太坊等加密数字货币普遍暴涨,玩客云的预约量很快就突破了百万

在二手交易市场,零售价 599 元的玩客云设备曾一度被炒到 2500 元。而玩客币(WKC)在第三方交易所价格也曾涨到 9 块多,吸引了大批炒币玩家。

迅雷恐怕要错过“区块链”这波红利了

WKC 价格走势 | 来自:胖比特

这些利好消息让迅雷股价很快就冲高到了 25 美元的历史高位,比上市首发价翻了一倍还要多。然而一年时间过去,玩客币已经不再对迅雷股价起作用。

去年 9 月监管政策封杀国内 ICO 之后,迅雷在争议声中将玩客币改名为链克并与 ICO 划清界限。现在的链克就像积分,本质上是作为一种虚拟货币单位发放给用户的数字奖励,可以用来兑换爱奇艺 VIP 会员、星域 CDN 流量等权益。

对于炒币党来说,这意味着 All-in 区块链的迅雷失去了最后的想象力

迅雷赚钱宝,一次技术尝试

只比马化腾小两岁的邹胜龙是做技术出身,行事素来低调,极少抛头露面。

2014 年 11 月,邹胜龙在小米雷军的引荐下任命从腾讯云跳槽来的高管陈磊为迅雷第一任 CTO,同时兼任子公司网心科技 CEO。

在腾讯云期间,陈磊就已经意识到 CDN(内容分发网络)业务控制成本的重要性。当时云计算的价格战已经打过好几轮,腾讯云、阿里云、百度云以及一众云计算初创公司争相降价以吸引企业客户。但传统 CDN 部署中心化节点和运维的成本都是刚性的,降价空间有限而且不可持续。

而此时的迅雷,已经通过网心科技启动了一个名为水晶计划(Project Crystal)的项目来验证能否利用用户的闲置带宽和存储空间构建起一套完整的 CDN 服务。邹胜龙还在迅雷财报及分析师电话会议中介绍过水晶计划,对其寄予厚望。

从技术层面理解,P2P 和 P2SP 网络本身就具有去中心化属性,如果能将用户的带宽和存储资源收集起来,利用算法将需要分发的内容预先存储到距离用户最近的节点中,理论上可以大幅度降低 CDN 带宽成本,同时提高资源加载/响应速度。这就是 P2P CDN 的基本工作原理。

陈磊加入网心科技时,迅雷水晶计划中的「水晶矿场」已经在近 20000 名内测用户的手机和电脑中运行了十个月,第一代迅雷赚钱宝硬件也启动了研发和测试。参与水晶计划的用户,可以通过贡献自己的上行带宽来获得水晶点数。迅雷规定 10000 个水晶可以兑换人民币 1 元,在 100Mbps 带宽下跑满一个月,预计收益为 1500 元。

2015 年,网心科技打出「让你的路由器能赚钱」口号,先后发布了两款迅雷赚钱宝,采用预约抢购制一机难求。

迅雷恐怕要错过“区块链”这波红利了

第一代迅雷赚钱宝 | 图自:网心科技

按照 P2P CDN 的工作原理,迅雷赚钱宝用户量越多,整个 CDN 网络存储和分发内容的能力就越强。而卖出更多赚钱宝的前提是,购买者能够获得额外收益,至少能把硬件的本钱赚回来。

从什么值得买等社区交流贴来看,两代赚钱宝的「挖矿」速度视带宽而异,但硬件回本至少也要 6-12 个月。

在两代赚钱宝硬件的基础上,网心科技构建了自己的 CDN 服务——星域 CDN。

星域 CDN,寻找存在感

第一代迅雷赚钱宝发布之后,小米雷军站 C 位和迅雷创始人邹胜龙、网心科技 CEO 陈磊共同发布面向企业客户的 CDN 产品——星域 CDN,口号跟小米一样志向远大:重新定义 CDN。

在陈磊的领导下,迅雷「重新定义 CDN」的主要手段还是靠降价。根据区块律动 BlockBeats 的统计,星域 CDN 发布至今三年只降价过 2 次。作为对比,阿里云在 2015 年 5 月宣布 CDN 降价 21% 之后,又在一年内连续降价 6 次。

2017 年 3 月,阿里云完成对优酷土豆 CDN(优酷路由宝与迅雷赚钱宝原理相似)的整合,随后上线了自己的 P2P CDN 产品,并宣布再次降价 35%。据区块律动 BlockBeats 的不完全统计,阿里云 CDN 产品线最近三年至少降价过十次。

按照日流量 10TB 以内计费方式,星域 CDN 旗舰版每 GB 要 0.24 元,而阿里云的 P2P CDN 只要 0.13 元。计费方式切换为按峰值带宽计费,星域 CDN 才比公有云 CDN 更划算。这说明,星域 CDN 的价格优势只对部分客户有效,而且很可能是暂时的。

对于需要 CDN 服务的企业而言,价格并不是最终决定购买与否的唯一因素,服务的稳定性和客户支持也很重要。公开信息显示,星域 CDN 的大客户主要是小米电视、爱奇艺和哔哩哔哩,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规模较小的直播和视频平台,比如熊猫直播、微吼等。

根据赛迪(CCIDnet)中国市场情报中心编制的《2017 年中国 CDN 市场规模及行业分析报告》,市场份额最高的仍然是老牌厂商网宿科技,阿里云和腾讯云紧随其后,迅雷星域 CDN(网心科技)排名第十,然而其市场占有率却只有可怜的 1.2%

迅雷恐怕要错过“区块链”这波红利了

2017 中国 CDN 服务商市场份额前十 | 来自赛迪报告

对于迅雷而言,CDN 业务从无到有是建立在水晶计划和两代赚钱宝硬件有百万级用户参与的基础上的。按照今年 5 月陈磊在网心科技发布会上公布的数字,星域云目前拥有超过 150 万个节点。

这 150 万减去迅雷自建的 400 多个中心化节点,剩下的应该全部是赚钱宝和玩客云节点,它们帮助迅雷构建了星域云的 P2P CDN 网络。

除了迅雷,越来越多的云服务厂商也开始在 P2P CDN 领域发力。今年上半年,中小规模的云计算初创公司比如青云和又拍云,也先后推出了自己的 P2P CDN 服务。

网宿科技和中国联通主导的 P2P CDN 标准,也在 7 月正式获得国际电联立项。这意味着,迅雷在 P2P CDN 国际标准制定中失去了话语权。

赚钱宝和玩客云,是对用户的负债

对于提供下载加速服务起家的迅雷而言,带宽支出一直是占比最大的一项成本,也是让迅雷难以持续盈利的主要原因。

2014 年初启动的水晶计划,以及后来的赚钱宝、玩客云项目,本质上都是利用用户闲置带宽和存储资源,降低自身的带宽成本的尝试。

从财报来看,迅雷公司 2015-2017 年的带宽成本一直上升。在最严重的去年二季度,迅雷带宽成本占当季营收的比重超过 45%。换句话说,这个季度赚的钱有不到一半被用来购买带宽。

迅雷恐怕要错过“区块链”这波红利了

迅雷带宽成本占季度营收状况

到了今年上半年,迅雷季度带宽成本同比出现了下降,季度营收从 2017Q4 开始大幅增加。这与玩客奖励计划的推出时间重合。

通过分析迅雷公司的营收构成不难发现,玩客云硬件销售的短暂火爆增加了最近三个季度的营收。

今年二季度,迅雷云计算及互联网增值服务(IVAS)项目收入为 3650 万美元,同比增长 186.9%,但下滑的趋势已经显现。

这与玩客币(WKC)价值归零、玩客云不限量销售后需求疲软有关。

严格来说,赚钱宝和玩客云并不是矿机,内部运行的算法也跟矿机挖矿算法有显著区别。作为终端 CDN 节点,赚钱宝和玩客云的主要功能是找到正确的分片数据并传送到正确的用户需求端。

按照工作量证明机制,上传数据的账户会获得一定数量的链克奖励。而用户积攒下来的链克可以用来兑换爱奇艺 VIP 会员、加速特权等权益。

迅雷恐怕要错过“区块链”这波红利了

赚钱宝与玩客云「挖矿」收益截图

从这个角度来看,玩客云和链克本质上是迅雷对用户的负债。只不过这种负债不需要用现金来偿还,而是通过等值的线上服务。当然,这要建立在迅雷愿意履行承诺的前提之上。

就在上周,迅雷宣布将链克、链克商城、链克钱包等业务打包在一起有偿售让给了新大陆集团投资的一家北京公司,链克相关业务将由这家公司操盘。这在外界看来是将灰色收入业务分拆出去,降低公司运营的政策风险。

在不少媒体的报道中接手链克的公司因为有不少国资参与,所以也被称为是「国家队」,可以看出迅雷在链克的运营上已经面临了很大的政府监管压力。经营权的易手,可以避免迅雷既是裁判又是运动员的局面,而利润丰厚的玩客云及迅雷链则被保留。链克转让后,迅雷还有新的亮点吗?

从第一代赚钱宝到玩客云,迅雷研发的「矿机」售价越来越高,而三代「矿机」的物料成本远低于零售价,卖矿机本身就是一本万利的生意。

对于用户来说,在「挖矿」收益速度不变的情况下,用户回本所需的时间更长了。在什么值得买等经验分享帖中,迅雷一二代赚钱宝的回本时间视网速而异,但至少也需要 6-12 个月。

随着炒币的热潮退去,迅雷链克的吸引力已经大不如前,普通用户购买玩客云硬件的动力就更小了。

迅雷很有可能重新变成之前那个没有想象力的公司。All-in 区块链的转型尝试,只不过增加一次失败的次数而已。

最新区块链信息,定期丰厚糖果福利,扫码关注我们吧~

【链虎财经版权及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区块律动BlockBeats,经授权后发布,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链虎财经立场无关,如涉及言论、版权等问题,请原作者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处理。本站所有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币市有风险、投资请慎重。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