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下载可挖矿变现token
的区块链价值媒体平台
  1. 首页
  2. 深度

火币肥胖症

1.png

作者:江小渔   编辑:秦晋

火币“长胖”了。

年初这家公司还只有200多人,而在短短半年内,其员工数目飙涨至1300人,增长了500%。

从人员配置上看,火币也不单单只是一家交易所了。钱包、矿池、资讯、生态投资、通讯软件、云服务、公链、研究院、培训……火币的业务逐渐向区块链的其他范围拓展。最近,火币创始人李林还斥资6亿港元,收购了一家港股上司公司,大有将火币生态下的资产装壳上市的意思。

在国内三大数字货币交易所中,火币不仅人员最多、在生态布局方面做得最为突出,还有望成为首个上市的交易所,可谓有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不过,家大业大的背后,也埋下了管理的隐忧。

一、急速扩张

春节以后,一篇名为《青春也不过只有这些日子》的文章旋风似的刷爆了金融人士的朋友圈。

在这篇文章中,兴业TMT研究中心总经理袁煜明称区块链为“一次巨大的革命,会带来商业世界组织模式的颠覆”。他还写道:

“中国证券行业最成功的人是谁?可能有人会想到王亚伟,有人会想到高善文。但我想,最成功的人应该是刘炽平。当年在做腾讯项目过程中,发现了这家公司的巨大潜力,毅然放弃了高盛的千万年薪,加入当时还饱受市场质疑的腾讯,最终成为企鹅帝国的二号人物。

虽然我估计我再活几辈子也够不上刘炽平的千分之一,但前辈的择业方向是值得学习的:保持敏锐,发现潜力股,投身其中。”

袁煜明就这样加入了火币,在2018年3月1日出任火币区块链研究院院长。不过,他只是从传统行业进入区块链的转业大军的一个缩影。

2017年数字货币的疯狂行情让区块链变成了焦点话题,三点钟群的推波助澜让这个概念升上了热度顶峰,再加上多金的区块链行业开出了远高于传统行业的薪资,与袁抱着同样想法的大有人在。

一时间,不少传统VC人士跳出来做了token fund;传统的华尔街精英们从顶级金融机构出来成立了数字货币对冲基金;清北人大的教授们也躁动起来四处发表演讲……

火币正是在那时开始了自己的急速扩张。

“当时火币在拉勾网上放出来的岗位就有几百个,很多人都去面试。”宋说道,“椅子上坐的全是等待面试的人,座位不够了你就站着排队,人特别多,公司也显得有点乱。就是那种忙乱的感觉,让你觉得这个行业很有前途,不然人怎么挤着进来呢?”

宋是火币的一名员工。不过他最近从这家公司离开了。

他谈到之前去面试的光景,仿佛是在谈论很久以前的故事:“去面试的人虽然多,但也不难进。那时候招人如流水,和我一个批次进去的有好几十个,后来有陆续进去了好多个批次。等到我离开的时候,火币差不多有1300多人了。”

二、生态与花架子

如果不是火币内部人士,恐怕很难搞清楚火币现在有多少个事业部。

据碳链价值拿到的一份内部资料显示,火币将业务划分为了6个板块,分别是火币交易所群、火币矿池、火币钱包、火币生态圈、研究支持和公链未来。

2.jpg

其中,火币交易所群包括火币全球站、OTC、HADAX、火币韩国、火币美国、火币澳大利亚、火币欧洲、火币云等。不过据碳链价值了解,尽管火币有如此多的海外交易所,并且其总部设在新加坡,但其海外员工数目远不及国内员工数。

火币在国内的员工数量超过了1000人。包括火币矿池、火币钱包、火币资本、火币Labs、生态基金、火币资讯、火币公链、火币区块链研究院、火币大学、火币区块链创新实验室等。此外,火币还有一些尚未对外公布的项目,例如区块链通讯软件等。

据另一个火币内部人士透露,这些子项目以后可能都要发币。

“火币交易所和矿池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币。等火币资讯做起来,也会有自己的币,其他的项目也是。”火币员工Jim说道,“HT会作为打通这些子项目的币种。”

不过,虽然火币在这些子项目上花费了如此多的人力物力,但这些项目并没有给火币带来太大的收益。Jim介绍道,除了交易所业务,火币其他业务的收入之和为负数。

同时,火币人员流失非常严重,业务负责人的职位变动频繁。

“离职和调动岗位都是非常正常的事。我所在的这个岗位在三个月之内换了三个人,前任们跑出去,有的成立了自己的token fund,有个自己出去做项目,有的拿着火币的title给人家做培训。到我这儿是第四个,我也希望时间能做得稍微长一点。”一位仍在火币内部,但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这样表示。

而另一个去火币面试的人则称:“我去面试的时候,人事问了我一堆问题,都是关于区块链的。我看得出来,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然后深入聊了一下,发现他也是新招来的,原来的人事走了。跟他谈起我之前认识的火币员工,这个新的人事告诉我,这些人基本也都走了,又是新的一波人了。”

由于人员流动性极大,火币在技术上面临人才的匮乏和短缺。

公链的推出对一家公司来说是一件大事。通常而言,如果火币真的打算做一条公链,就应该像币安那样,招募厉害的技术人员将项目迅速推进下去,并定时宣布项目的进展。但是,火币选择了花哨的PR,其技术人员还要从外部竞选,而参选者往往是其他区块链项目的负责人,本身就承担着原项目庞大的开发任务。就算竞选成功,也不能保证有足够的精力来负责火币公链的开发。

这样不合常理的安排暴露除了一个现实,即火币内部找不到这样的人来担纲负责公链的技术。尽管火币为公链竞选导演了一部电影,这部电影还获得了业内的一致好评,但这依然掩饰不了其技术人才匮乏的本质窘状。

“因为厉害的技术人才都自己出去做项目了。”Jim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三、腐败与反腐

伴随着火币人员极速扩张的,不仅仅是部门的低效,还有惊心动魄的腐败。这甚至打乱了李林自己的人生规划。

我们不妨举一个例子:李林宣布要推倒重来的HADAX。

1、开始:高昂上币费收割机

2018年2月12日,火币开始效仿币安,在HADAX上实行HT投票上币制度,该项目由火币全球商务副总裁霍力负责。然而,这个所谓“将上币投票权下放给社区”的举动,在第一期投票中却变成了收取高昂上币费的利器。

至3月1日HADAX正式上线,前十名项目在投票上的花费都超过了3200万元,排名前三的总费用达到了1.3亿元。据“币圈邦德”计算,仅在这一期投票中,火币就赚了6亿人民币。

但是,这样的筛选机制只能挑出那些有钱、并且愿意把钱花在买HT上的项目。优质项目往往希望把钱花在聘请优秀团队上,因此反而无缘。

更有人指出,成功登陆HADAX的项目之所以愿意花高昂上币费,是因为他们已经算计好了,要从韭菜身上割回更多的钱。

2、超级节点与“元老院”的腐败

为了解决选出优秀项目的问题,HADAX在第二期投票规则中引入了超级节点。首批超级节点由Hadax定向邀请,包括比特大陆、BlockVC、Dfund、币信资本、德鼎创新基金、FBG Capital、Hashed、创世资本、想象力基金、Kenetic、连接资本、Node Capital、涅槃资本、双花资本等。这些投资机构可以协助Hadax对申请投票上币的项目进行投票和点评。

超级节点们像极了一个“元老院”。在引入超级节点制度后,能否上币很大程度上便取决于这些“元老”们的意见,高度的人治为腐败留下了滋长空间。

其实,HADAX不是没有想过规避元老之间相互勾结造成的腐败。设计者效仿EOS,选取了五六十个节点,每次随机选出21个超级节点;某个机构上一次可能是超级节点,下一次可能就会轮空。

可惜,国内币圈投资机构圈子太小,而且关系密切,不管节点人数怎么众多,其实还是那些人。因此,如果是某个大家都认识的“大佬”做了项目,机构们卖个顺手人情就是家常便饭。

6月6日,三点钟群主玉红投资的XMX就登陆了HADAX,结果不到两天就惨遭破发,最后更是几乎归零。

由于HADAX上线的都是初创项目,风险较高,因此在设立之初火币对该平台投资者设定了准入门槛:一是用户在30天前有交易记录;二是用户账户需要有一个比特币以上的资产。两个条件必须要满足一个。

4月中旬,可能是考虑到超级节点制度已经替用户们排出了一些风险,抑或是想要增加HADAX上的交易量,Hadax取消了投资者准入门槛。此后,大量散户涌入了这个交易平台,成为了像XMX这样项目的接盘侠。

3、免费上币却被指监守自盗

在HADAX第三期投票上币中,持有HT的用户可以免费投票,投票支付的HT仅作为一个投票见证,在投票结束后可以随时退回。HADAX看起来似乎是不收上币费了,但其实是上币费从公开化走向了隐蔽化。

6月9日,一篇《币圈大地震!5大项目方炮轰火币砸盘黑幕,0成本操纵币价!》的文章在网上流传开来。在这篇文章中,影链INC团队直指火币团队通过修改交易数据监守自盗。

“所有在火币网上充值的投资人,他们的币都进入了交易所的钱包,真实交易的只是数据。所以交易所要砸盘非常简单,只要修改数字就可以了。”影链负责人这样表示。

HADAX上频繁出现的币价暴跌收割了韭菜,而项目方又质疑火币暗地操纵市场价格,同时收割了项目方。虽然随后影链团队删除了相关文章,并向火币道歉,但HADAX的品牌和声誉还是受到了极大的创伤。

在HADAX成立之初,李林以及其他火币高层的想法是,将其打造成区块链领域的纳斯达克。而在成立之后的表现,则让HADAX从一个项目方割肉机变成了韭菜割肉机和元老腐败器,上面充斥着烂项目,流动性也陷入了窘境。

4、李林的整肃和反腐

6月30日,李林宣布将HADAX推倒重来,并且还在公司内部刮起了反腐风暴。

3.png

HADAX的上币工作原来由火币全球商务部副总裁霍力负责,在推倒重来后交给首席运营官朱嘉伟负责。此外,霍力被免除了全球商务副总裁的职务。

HADAX的超级节点也被重新划分成了常务节点和优选节点。在制定常务节点方案的同时,火币还邀请了很多传统领域内的投资机构,包括北极光创投、九合创投、险峰长青等。所有上公众投票列表的项目,必须有一个常务节点支持,原先没有常务节点支持的项目会从公投列表中清除,统一退票。

这一做法是用比特大陆等大机构的信用为项目做背书,避免小的token fund滥用火币品牌为自己服务和割韭菜。引入传统风投是为了降低小圈子合谋的可能性。

本来,在HADAX事件之前,李林今年很少在媒体前露面,也很少参加圈内的会议。他在年初时表示:“到2019年,不管火币网那时候会怎样,我都会放手。下一个十年,我想体验其他生活。”

但是,由于公司急速扩张,群龙无首的状态下无法解决治理问题,李林不得不重回火币掌管大权。腐败打乱了他的人生计划。

四、裁员瘦身

在宣布火币HADAX推倒重来的时候,李林就已经向外界解释道:“公司发展太快,200多人几个月裂变到1000多人,管理没有跟上,所以弄来弄去,火币HADAX的规则调整了好几个版本,也未能解救这种困境。”

目前,火币已经开始刮骨疗伤,同时忍痛瘦身。

据碳链价值了解,火币已经换了新的人事,严格控制员工入职,就连部门招聘实习生也变得严厉起来。

这位新的人事正是庞白雁女士。她此前曾担任我爱我家的首席人才官、四维图新人力资源总监,最近宣布加入火币担任CHR。

一位最近被“辞职”的员工则表示:“领导招我进来的时候说,他手里有充足的headcount。结果我进来没一个月,他却开始响应公司号召率先裁员。”

火币管理层确实在向各个部门倡导控制人员配置,仍在大力招聘员工的主管将受到李林公开的邮件批评。

不过,这也导致火币内部充斥着一股不安全和内耗的氛围。

“虽然内部人浮于事,但明面上却不能做错事,必须收敛自己的言行,以免撞在裁员的枪口上。这是在火币存活下来的必要条件。”宋说。

从火币离开后,宋表示想要再去翻一翻刘慈欣的《三体》。在这部书里,大刘提出了“黑暗森林”法则。

“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像幽灵般潜行于林间,轻轻拨开挡路的树枝,竭力不让脚步发出一点儿声音,连呼吸都必须小心翼翼:他必须小心,因为林中到处都有与他一样潜行的猎人,如果他发现了别的生命,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开枪消灭之。在这片森林中,他人就是地狱,就是永恒的威胁。”

刘慈欣写下这部小说正值2009年。2009年是娘子关电厂按照国家节能减排相关政策关停的年份。在此之前,电厂的工作是个铁饭碗,收入很稳定,可以说是衣食无忧,没有任何压力。但是2009年关停后,电厂需要搬迁,员工面临分流安置,竞争一下子变得激烈了。

宋觉得,他的经历和刘慈欣多少有点像。不同的是,区块链行业不是高能耗的电厂行业,依然充满希望,再找到工作并没有那么难。此外,他认为火币也不是娘子关电厂。

“虽然心很累,但我也明白控制人数对公司是好事。”宋说。“还是祝火币越来越好。”

最新区块链信息,定期丰厚糖果福利,扫码关注我们吧~

【链虎财经版权及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碳链价值,经授权后发布,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链虎财经立场无关,如涉及言论、版权等问题,请原作者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处理。本站所有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币市有风险、投资请慎重。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