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下载可挖矿变现token
的区块链价值媒体平台
  1. 首页
  2. 热点

朝鲜和韩国的加密时代:黑客、监管和希望

朝鲜和韩国的加密时代:黑客、监管和希望.jpg

韩国和朝鲜之间的边界可能只有2.5英里宽,但两国之间的差异相当大,至少在加密货币方面是如此。

韩国在过去几年里已经成为世界上主要的加密交易中心之一,BTC-KRW(韩圆)市场排名第四。相比之下,大多数朝鲜人对加密令牌几乎一无所知,尽管他们的政府将BTC挖掘和交易平台的黑客攻击作为另一种收入的来源。

如下面的分析里解释的那样,这种明显的分歧是不同条件的产物。韩国是世界第11大经济体,在全球创新国家指数中名列前茅。与此同时,朝鲜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GDP约为400亿美元。朝鲜由极权主义统治,个人企业几乎不可能产生,此外还受到了一系列的国际制裁。然而,专制、制裁和贫穷的结合,让朝鲜政府将加密市场作为一种支撑自己、达成目标的手段。就像发达国家的个人使用加密交易来规避本国法律监管一样,被孤立的非法国家(如朝鲜)也使用加密交易来规避国际法。

韩国

韩国与加密市场的关系很大程度上可以与发达国家相提并论。从交易员和普通大众的普及程度看,加密令牌在东亚国家表现得非常好,比如Bithumb和Coinplug的等加密交易平台在2013年就已经推出了。

2014年12月10日,韩国Bithumb交易平台的24小时BTC交易量仅为5.33(BTC),2018年1月5日的24小时交易量为32,395(BTC)。从数据来看,韩国有一个异常健康的加密市场。在2017年底公布的一项调查中,多达31%的韩国员工称有参与投资加密令牌。

这也被许多韩国加密交易平台的强势地位所证实。根据CoinMarketCap的数据,Bithumb的BTC交易量全球第二(仅次于Binance)。就24小时交易量而言,Bithumb整体交易量全球第五。除此之外,韩国的Upbit、Coinone、Korbit和GOPAX日交易量分别排名世界第7、48、59和76位。

今年年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Bithumb消息人士向Quartz表示,此类交易平台拥有继续增长的手段和资源,比如向服务器砸钱。

此外,由于经济和文化方面的原因,韩国人几乎痴迷于加密令牌。消息人士称,Bithumb平均每分钟就会有多达10万名的用户在其交易平台上进行交易。他表示:“这么多人每分钟都在交易是一个事实。这种热情十分有利于Bithumb这样的交易平台——他们很幸运,知道如何在这个问题上投入资金。”

打击

2017年9月开始,韩国政府开始打击加密行业,第一个受害者是首次令牌发行。金融监管机构——金融服务委员会(FSC)宣布,通过出售加密令牌筹集资金即将被列为非法行为。随后,中国在9月初跟随了这一脚步。

在这条消息公布后的几个月里,加密市场的情况变得越加糟糕。有报道称,政府还计划禁止加密交易,理由是加密交易是一种“欺骗性”行为。幸运的是,韩国总统文在寅(MoonJae-in)很快就平息了这些报道,他在1月份表示,不会禁止加密令牌交易。

然而,即使他出面干预,韩国政府仍坚持其禁止匿名交易的计划,并在1月30日实施了反洗钱措施。从那以后,政府还采取了其他一些旨在加强监管的措施,但这些措施总体上起到了合法化加密行业的效果,加密交易逐渐更受欢迎。

今年4月,公平贸易委员会(FTC)下令12家韩国交易平台更新合同,以便为客户提供更多保护。一个月后,金融服务委员会(FSC)加入了由金融监管局(FSS)牵头的交易平台调查联盟。

尽管听起来似乎是个坏消息,但FSC和FSS的负责人最近都对加密令牌和区块链表达了积极的看法。今年5月被确认为FSS新任行长的尹淑勋(YoonSuk-heun)公开表示:“加密令牌确实有积极的方面。”

放宽管制

事实上,似乎有一种政治意愿,不仅要放宽韩国的监管,还要支持区块链和加密行业的发展。5月,一些韩国立法者准备挑战政府对1C0的禁令。此前该国议会提出了一项议案,要求将符合某些标准的1C0合法化。

在该议案出台后,政府宣布打算推翻其1C0禁令,但到目前为止,这一意图尚未实现。

不过,自5月底以来,韩国加密行业收到了大量好消息。6月,对Bithumb的调查结束,政府没有发现交易平台有任何不当行为的证据。本月晚些时候,FSC提议对交易平台实施更严格的“反洗钱”措施,这将主要有助于改善交易平台的形象。

与此同时,科技部透露,它将筹集逾超过亿美元资金,用于开发各种区块链项目。尽管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的狂热过后,人们对加密令牌的兴趣逐渐减弱,但韩国加密令牌的流行度依然强劲。

根据CryptoCompare的数据,6月前,KRW-BTC的月交易量为807亿韩元(约合7150万美元),6月10日和7月24日的交易量出现间歇性上涨,当月交易量为1217亿韩元(约合1.087亿美元)和1,445亿韩元(约合1.299亿美元)。

与此同时,一些消息人士(例如,韩国加密投资基金哈希德的首席执行官)称,多达50%的韩国专业人士现在投资加密令牌。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和几年里,环境可能仍然有利于加密行业的发展。1C0和区块链技术的法案草案于7月初公布,所有这些都是为了给专业投资者和普通投资者提供更合法、更安全的加密基础。

其次,韩国信息通信技术金融融合协会今年6月公布的旨在打造韩国版“加密谷”(cryptoValley)的计划就是明证。私营集团和机构已经采取了一些行动,以提升韩国的加密技术地位。

该协会主席吴荣健(OhJung-geun)说:“我们需要一个专注于韩国加密行业的地方,就像瑞士的加密谷(CryptoValley)那样。”

尽管釜山的企业中心尚未建成,但韩国投资者和企业家相信,政府未来将鼓励扶持加密行业,而不是限制加密行业的发展。

朝鲜

朝鲜与韩国的创业氛围、创新氛围、研发传统以及精通科技的人口形成了鲜明对比,它可能是地球上最糟糕的加密环境之一。它的互联网普及率极低。据网络安全公司TrendMicro统计,朝鲜全国只有1024个IP地址,而韩国只有1.1123亿个,美国有16亿个,全球有43亿个。

简而言之,几乎没有多少人能够访问互联网。因此朝鲜几乎没有加密令牌交易,至少在普通民众中没有。此外,政府还没有宣布任何针对加密交易的政策或立法,因为在某项行为实际上根本不存在的情况下,根本没有必要对该行为立法。

黑客

虽然绝大多数朝鲜人没有加密令牌的经验或知识,但朝鲜政府和研究机构绝不是如此。自去年以来,朝鲜官员发起了一系列高调的黑客攻击,目的都是为了窃取BTC和其他加密令牌。除此之外,朝鲜还开始挖矿。这一切都表明了朝鲜对另一种收入来源的渴望。

事实上,自2006年以来,联合国安理会(UNSC)已经对朝鲜实施了9项制裁,而美国、韩国、日本、澳大利亚和欧盟在当时和现在都加入了自己的特定禁令。根据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的说法,仅联合国安理会2017年9月的制裁就可能使朝鲜国内生产总值(GDP)减少13亿美元左右。

对于一个GDP总量仅为400亿美元的国家来说,这样的损失是极为明显的。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朝鲜才求助于加密技术。2017年5月的恶意勒索软件攻击,利用了WindowsXP和WindowsServer2003的漏洞,感染了约150多个国家的30万台PC,被感染的计算机的所有者被要求支付300美元的BTC(如果他们在三天内付款)或600美元(如果他们在七天内支付)。

然而,这仅仅是朝鲜进军加密行业的开始。2017年7月的Bithumb攻击,其中个人数据的泄露使黑客窃取了超过100万美元的BTC。韩国官员还指责其策划了2017年12月的YouBit黑客攻击。

迈克菲公司的首席科学家克里斯蒂安·比克在接受《Cointelegraph》采访时证实,朝鲜的攻击行为总体上是有效的,即使它们并不精细:“攻击是成功的。”

例如,对Bithumb的攻击获取了700万美元的效益(当时加密令牌的价值)。攻击者在网络钓鱼活动中冒充公共机构,试图引诱受害者打开附件。攻击范围从使用移动恶意软件到利用Hangul文字处理软件(韩国政府主要使用韩语文字处理软件)的新漏洞,尽管这些攻击看起来并不复杂,但仍然展示了一系列的高级技能。

2017年,迈克菲的ChristiaanBeek告诉Cointelegraph:“随着2017年加密令牌价值的增加和制裁的加剧,黑客攻击已经成为朝鲜收入的替代来源。

最近的事态发展支持了这一主张,这些事态发展表明,朝鲜不再局限于韩国。今年三月,迈克菲发布了土耳其金融业黑客攻击的报告,在报告中发现了为朝鲜政府工作的网络罪犯的影子。

8月,韩国开发银行(KDB)在一份报告中声称,朝鲜曾试图在2017年5月至7月期间“小规模”开采BTC。今年9月,来自华盛顿的金融情报专家(通过《亚洲时报》)称,朝鲜“越来越”使用加密令牌来逃避国际制裁。

朝鲜和韩国

朝鲜和韩国加密行业的不同发展给了一定启示:加密技术想要蓬勃发展,必须要有一个培育和支持的环境。加密令牌依赖于从物质发展中获得自由的个人,并且要求在金融领域拥有法律保障的独立行动的能力。

在自由受到严重限制的国家,任何加密令牌都不太可能在普通人群中扎根,这正是朝鲜所发生的事情;而韩国则完全相反,因为它已经具备了其人口采用BTC和其他加密令牌所必需的基础设施和政治自由的水平。

所以,朝鲜算得上一个特别极端的例子。

最新区块链信息,定期丰厚糖果福利,扫码关注我们吧~

【链虎财经版权及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BT110,经授权后发布,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链虎财经立场无关,如涉及言论、版权等问题,请原作者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处理。本站所有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币市有风险、投资请慎重。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