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下载可挖矿变现token
的区块链价值媒体平台
  1. 首页
  2. 深度

熊市“社群已死”:假信仰+伪共识赌徒聚集地清场 占比80%的羊毛党消逝

微信图片_20181009100253.jpg

文| QBD 记者 武旭升

“共识、信仰以及对“一夜暴富”的幻想将一群原本互不相识的人集合在一个社群里。这些人中有的已成为项目投资者,有的是潜在投资者,剩下的多为羊毛党。社群建设投入多的项目方约有20万“用户”,也就是400个社群,成本大概在200万,运营较差的用户有几千、上万不等。 

社群人数已成为一些资方判断一个项目是否可投的重要标准之一。今年行情不断下行,投资者们纷纷离场,不再发言。社群里的聊天交流变成了群主和发广告者在斗智斗勇。 

项目方建的用户(投资者)社群在区块链项目野蛮生长之下诞生。初期靠空投、“百倍币”、“千倍币”吸引投资者进入。这种并不是靠兴趣和真实价值聚集的用户群,最初的形成方式或许就已注定他们会在短时间内归于沉寂。 

行情何时回暖依然无人知晓,但社群已死正在变成事实。这些只有群主、官方工作人员在疯狂互动的社群是否还能抢救一下?运营者们是干等行情到来,还是行动起来,探索新的方式挽救一把?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QBD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社群建设是项目方必不可少的操作

远古时候,人类的祖先为了生存,以群体的形式集结在一起与其他动物、自然灾害等抗争。后来,人类基于血缘、族群等关系集结成了部落、国家。

区块链生态与部落、国家在组织形态上较为相似。在区块链生态中,互联网是土壤,通证是法币、共识是法律、公链是王国。在“王国”里,每个人(节点)都可以参与不同的工作,共享这个生态带来的价值回报。

与现实世界不同的是,每个节点的工作量、工作内容都被代码化,由代码来统计各节点的贡献,分配利益。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通过机器来构建,人与人之间的协作关系也被机器重构。

建设一个这样的“王国”需要消耗大量的时间、人力和财力。一条公链从立项到主网上线,通常要经历一年左右的时间。时间越长,不确定性就会越多。比如团队人员变动、落地场景尚未被验证、技术攻坚遇难题、数字货币涨跌波动大等。这其中出现任何一条都有可能影响到一个区块链项目的正常推进。

加之行业诞生初期泡沫大,人力物力成本高,行业鱼龙混杂,风险不断攀升。这让项目的推进成本变得更高,仅区块链媒体行业就曾有记者月薪就高达5万~6万者。所以大多数区块链项目启动初期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募资。

去年9月4日之前,项目方可以靠发币融资。出于躲避监管、方便管理等原因,项目方在私募时把投资者以及项目的其他支持者拉倒一个群里。有从业人士曾表示,“早期知道他们的操作流程,但是投不了,你不在项目方的群里不知道人家什么时候私募,有钱无处投。”原本开放、包容的区块链核心思想在社群诞生时已开始变得封闭。

为了私募和积累基础用户,社群建设成为了项目方必不可少的操作。

去年“9.4”央行联合七部委叫停ICO,项目方将主要融资渠道转向机构投资者。尽管如此,社群人数依然成为资方是否投资的重要标准之一。原因一方面是社群建设的好意味着项目将来有一定的基础用户,有益于项目落地。另一方面,资方进场后有人接盘,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保证资方利益。

行情下行,社群已死

李万胜于去年10月正式启动了NBS项目。那时正是资本正疯狂进场的时候,泛城资本陈伟星甚至称自己不看白皮书,许多项目都是盲投。但李万胜见了一圈投资人后均被否了。他回忆,当时资方反馈的信息是项目和落地场景都很有价值,但是现在的社群基础不够,我们暂时不投。

但他始终认为,应当等应用落地后,再来做用户。“现在项目方社群用户大部分都怀有赌徒心态,赌徒的社群不需要建设,有利他们就来,无利他们就走。”李万胜认为,“他今天成为你社区一员,明天如果没有拉到100倍你就是的敌人。”时至今日,他们依然未建群,目前两个社群用户总数不到1000。

在区块链项目方的社群中,除去普通投资者外,剩下的就是羊毛党。他们平时通常潜在群里不连表情包都懒得发,等项目方空投结束后,领完奖励挥一挥衣袖,加一波人后转身离开,不带走一片云彩。

“进群不说话的都是有目的的。” 社群建设从业者李杰(化名)称。

李杰了解,一个群里大概有80%都是羊毛党,普通投资者最多20%。随着时间的推移真实用户数量会上升,中间有一个共识的过程,即新拉进群的普通用户在熟悉一段时间后会认可项目。

羊毛党中有的单兵作战,有的团队作战。他们通过拉人、转发、签到等方式参与项目的“建设”,换取项目方的奖励。

另一名从事社群建设的杨巍(化名)了解到,一般普通个人做的好的一天可以有100元左右的收入。团队作战的团长能多拿点,有人带着几千上万人,一天能赚上千元。

项目方为羊毛党付出的成本也是极高的。据李杰了解,做一个20万人的社群,成本没有200万拿不下来。

除羊毛党外,一般社群里还存在几个广告党。他们进群后就会甩出一段推广文案。经常让群管理员头疼不已,看见后有的警告一下,有的不警告直接踢出群聊。

今年以来,数字货币行情一直再跌,普通投资者们已纷纷离场,羊毛党做完任务后撤离,群里最为活跃的就剩广告党。广告党被踢完后,时至今日,群里能看到的就是每天项目方的推广文案。

分类运营或许是新出路

社群不再活跃,已成为许多项目方目前难以应对的问题。是死守等待行情上涨,还是探索新的方式,激发用户的积极性,参与到项目的推进中来。但对于后者,目前项目方大多毫无头绪。

有的采取的办法是找兼职托来活跃社群。他们采取的办法往往是两个人或多个人管理一个社群,负责在群里推送官方的文案,将社群用户的问题反馈官方解决。但这种办法往往只剩工作人员在疯狂对话。

区块链从业者王欣(化名)欣称,币圈社群无可救药,他们都是基于假信仰+伪共识+利益而集结在一起的。那不叫社群或社区,只能叫投资人俱乐部或者说持币会、“TOKEN天使团”、“项目资金筹委会”。

这显然经不起行情下行的考验。他认为,项目方是否需要建社群,要看项目的定位。如果是技术型的项目,自然是重点放在产品上,如果是运营型的项目,自然是要运营用户,同时也得向其他行业学习如何与用户互动。

用户在社群里可能是股东角色、消费者角色、监督者角色、基于共识参与劳动的角色、享受服务的会员角色。项目方可根据不同的角色将不同的用户放在一起,便于做针对性的内容输出。

区块链的鼻祖比特币诞生时,创始人中本聪只是通过邮件与部分参与者沟通,至今无人知晓他的真实身份,项目方、社群更是无从谈起。

社群已死或许并非行情下行的问题。区块链项目方的用户社群是否需要投入建设,以及建成后如何运营?或许还需要项目方不断试错,经过时间的检验才能给出答案。

编辑 | 薛婷   校对 | 许梦

最新区块链信息,定期丰厚糖果福利,扫码关注我们吧~

【链虎财经版权及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QBDNews,经授权后发布,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链虎财经立场无关,如涉及言论、版权等问题,请原作者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处理。本站所有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币市有风险、投资请慎重。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