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下载可挖矿变现token
的区块链价值媒体平台
  1. 首页
  2. 深度

徐明星高中同学维权记:损失80万,遭徐明星拉黑,被保安抬走

1.jpg

文  | 棘轮

“徐明星还钱!”深秋时节,在OKCoin北京总部楼下,来自全国各地的维权者高呼着。

徐明星,是比特币交易平台OKCoin与OKEx的创始人。数年来,这两家关联关系扑朔迷离的交易所,引发了外界的大量质疑。“操纵市场”“定向爆仓”,是许多OK投资者给其打的标签。

现在,因为9月的一起宕机事件,徐明星的高中同学荣凡(化名),也加入了维权者的行列。他的损失,达到了80万元。

他也曾经在微信上向徐明星讨说法,回复却是:“你这个人就是赌心太重。”

然后,他被徐明星拉黑了。

01 闯关失败

“我们试试再冲一次。”

9月18日下午,荣凡试图和十余位维权者一起,冲破保安的人墙,进入OKCoin北京总部所在大楼。

颇具讽刺性的是,荣凡是OKCoin创始人徐明星的高中同学。

因为9月5日OKEx的一起离奇宕机事件,他的80万元投资荡然无存。而他身边的维权者,损失轻则数十万,多则上亿,财富瞬间归零。

愤怒之下,他们从全国各地赶往北京,讨要说法。他们知道,北京某科技园某大楼的4到5层,就是OKCoin的北京总部。

不幸的是,他们发现,自己连这栋大楼都进不去。大楼下站的,都是OK雇的保安。

2.jpg

OKCoin办公区楼下,保安们正在进行晨间训话

“园区物业对OK已经很不爽了,之前还要求OK保安不能在一楼公共区域拦人,只能在楼上拦人。”一位维权者说。

与保安对峙数日后,荣凡跟随维权者,开始冲击大门。在他们的计划中,至少有一个人能突破封锁。

然而,在两倍于己的保安面前,维权者完全不占上风。

身材高瘦的荣凡,被两名保安完全控制。一位保安用胳膊卡住他的脖子,另一位保安则趁机抓住他的双腿,将他整个人抬出了办公楼。

这次的维权行动,又告失败。

无人知晓,在OKCoin楼下被狼狈抬出后,远赴北京维权的荣凡,对自己曾经朝夕相处的高中同学作何感想。

“我与徐明星之间没有任何个人恩怨。我来这里不是为了找徐明星,我只希望他的公司能够给我一个说法,赔偿我的损失。”当被问及时,荣凡这样说。

02 被徐明星拉黑

因为身份敏感,荣凡不愿对外公开,在维权者群里,也只有极个别人知道,他是徐明星的高中同学。

荣凡更是极为不愿提及徐明星的陈年旧事。他认识的那个徐明星,从小到大一直态度强硬,从不妥协——他担心,自己将徐明星的旧事公之于众,会激怒徐明星,从而永远不能拿到补偿。

他和徐明星,是在江苏省洪泽中学认识的。这是全洪泽县(洪泽现已撤县设区)最好的高中,位于洪泽湖畔,距徐明星的老家黄集镇双涧村,约15公里。

在洪泽中学,农村孩子徐明星通过刻苦学习,考入了北京科技大学,后来又考上了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由此改变了自己的人生。

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励志故事。徐明星应该是对自己的高中怀有深厚的感情,一个直接证据是,2016年,洪泽中学的“大湖成长教育奖励基金”,从他那里得到了成立以来最大的一笔捐款——50万元。

3.jpg

洪泽中学官网展示的校友捐赠记录

洪泽中学负责校友捐赠的一位老师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徐明星曾“特意”向校方强调,不能对外透露他的任何信息。

捐赠完成时,OKCoin已经诞生三年,徐明星也已在中国比特币行业小有名气。

在徐明星风生水起的同时,他的同学荣凡,逐渐知道了比特币。

他还听说,自己的老同学徐明星,也开了一家比特币交易所。

2017年11月,恰逢比特币最后的牛市浪潮,荣凡开始在火币上炒币。

然而,好景不长,熊市到来了,荣凡损失惨重。

今年5月,荣凡瞒着家人,将自己仅有的价值16个比特币的数字资产,全部投入OKEx合约交易,希望最后一搏。

然而,9月5日,OKEx的一场被称为“拔网线”的异常宕机,让他的希望彻底破灭。

那天下午5点半,习惯日常盯盘的荣凡像往常一样打开OKEx,却发现APP内没有任何数据显示。

荣凡开始惊慌地反复刷新,但除了反复出现的错误提示外,OKEx的APP上空空如也。与此同时,一条条合约爆仓提醒短信,被不断发送到他的手机上。他所设立的合约,在短短几十分钟内悉数爆仓。

直到一小时后,OKEx的APP才恢复正常,但这已无济于事。仅仅一个小时,荣凡就损失了价值16个比特币的数字资产,按当时的市价,折合人民币80万元。

“大家都是成年人,既然敢加杠杆,肯定愿赌服输。”荣凡说,“但我们不能接受的是,OKEx的恶意操纵。”

他在微信上向徐明星讨说法,却遭到了徐明星的批评。

“你这个人就是赌心太重。”徐明星指责荣凡,并拒绝任何赔偿。

荣凡想为自己辩驳,却发现,徐明星已经将他拉黑。

03 加入“组织”

实际上,就在荣凡被爆仓的同时,徐明星的日子也并不好过。他已经深陷舆论漩涡。

9月10日,徐明星因一起戏剧性事件身困上海某派出所。大量OKEx维权者齐聚上海,荣凡也由此找到了组织。

9月16日,荣凡动身,前往北京的OK总部。他见到了许多同样因为“拔网线”事件损失惨重的投资者。

其中一人,叫吴君,她9月5日当天有280万个EOS爆仓,损失高达1.2亿元。

280万个EOS单量很大,如果有人吃单,应该是被分批吃掉。“但那一天,这些EOS是瞬间消失的,事后也查不到对手的交易数据。”吴君说。

她认为,OKEx对合约交易存在恶意操控——平台虚构出完全不存在的对手方,对大户进行定点爆仓。

另外一人,叫小张。5月,OKEx已经出现过一次“拔网线”事件,当时他损失数百万,但他不愿说出具体数字:“太丢人了,不想说。”

6月,他听说,有投资者直接找到OK总部,而OK则为这些投资者申请了20%的赔偿,于是匆匆赶来北京。

但他没能赶上这笔赔偿,OKCoin也拒绝承认曾对OKEx投资者进行过补偿。小张由此“赖”了下来,成为OK楼下的常客。

小张说,9月前,投资者来OKCoin维权,后者至少会派人出面接待。但自从9月初徐明星身困上海派出所后,OKCoin便不再安排任何接待、安抚事宜。

小张的说法,也被荣凡等人证实,“我们来的时候还有保安叫我们登记信息,现在连登记信息也没有了。”

在OKCoin楼下,投资者与平台方的沟通已不复存在,对抗不断升级。

小张曾亲眼目睹一位维权的孕妇,被保安推搡倒地。

还有一位人称“老李”的维权者,与OKCoin的一名工作人员发生肢体冲突——OK员工倒地不起,“老李”也进了派出所。

“OK的人在玩‘假摔’。”小张说,“警方让OK提供员工的伤情鉴定,他们根本拿不出,‘老李’不到一天就被放了。”

但维权者与保安之间,也并非一直剑拔弩张。他们也需要休息。

偃旗息鼓时,小张给一直站在门口的保安队长递了根烟。几个小时前还扭打在一起的双方,开始在吞云吐雾中攀谈起来。

“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你们投资的到底是个啥。”保安队长说,“哪天有空了,我也想投200块玩玩。”

“200太少了,玩不了。”小张回道。

“那我投2万,投完2万跟你们一样跑这来闹事?”保安队长说,“玩这个的都是有钱人,没钱玩不了。”

在场的维权者们,只能苦笑。

04 消失

实际上,维权者们已经是穷人了,很多人比保安队长穷得多。

北京高昂的生活成本,也让很多人坚持不下去了。 在北京短短的一个月时间,荣凡见证了太多维权者的到来与离开。

4.jpg

OKCoin楼下,暴雨突至,一位投资者茫然地望着大雨发呆

为了省钱,荣凡和一些维权者一起,搬到了OK总部数公里外的一家短租公寓。三室一厅,分摊下来,房费要便宜很多。

为了省钱,他们经常到附近的一家小餐馆吃炒饭,因为小餐馆量大、便宜。

在此期间,他们开始收集、整理自己的投资、爆仓记录。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些本应保存在OKEx平台内的资料,却开始不断消失。

小张向一本区块链展示的爆仓记录显示,他在9月5日的爆仓记录已无法查到,最新的爆仓记录停留在9月20日。而OKEx方面对此给出的解释是:“为了提升系统性能,我们会根据空间情况,定期删除部分交易记录。”

5.jpg

小张9月20日前的爆仓记录已不再显示

如今,他们的证据,只剩下了一张张爆仓记录截图。但他们在咨询律师后却发现,这些未经公证的手机截图,只能作为调查线索,不具备任何法律效力。

律师指出,投资者若想对OKEx进行诉讼,困难重重。

OKCoin此前的一份公告指出,“根据互联网上的公开信息,OKEx由ACX马耳他科技有限公司经营,注册地位于马耳他,是一家独立的公司。徐明星不是ACX公司的法人、董事或股东。”

这意味着,OKCoin在法律层面上与OKEx进行了完全的切割。中国投资者若想在境内起诉OKEx,很难明确诉讼主体。

但OKCoin与OKEx之间的关系,却又如此明晰——徐明星曾经是两家公司共同的创始人;在OKCoin关停中国境内服务后,OKCoin用户可以直接使用OKCoin账户登录OKEx。

6.jpg

OKEx登录界面,提示可使用OKCoin账户登录

律师为投资者们给出的最终方案,是建议投资人起诉OKCoin的运营主体——北京乐酷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而诉讼原因,则是OKCoin在未经用户同意的情况下,将用户信息私自“泄露”给另一家网站OKEx。

爆仓证据、无力维持的维权者,甚至OKEx的公司实体,都在渐渐消失。而徐明星本人,同样如此。

实际上,从9月初的上海事件后,徐明星已经很少出现在北京总部。

但维权者们并不死心。他们经常在OKCoin楼下高呼:“徐明星还钱!”

而徐明星的八卦故事,也成了他们最热衷讨论的话题。

在徐明星受困派出所之后,小张也去了上海。据传,当时徐明星很饿,投资者凑了10块钱给他买包子。当晚,这一消息被徐明星否认。

“去他妈的,吃了我们的包子还不承认。”小张在北京OKCoin总部楼下,愤愤不平地对没去过上海的维权者说。

“再给你们讲个故事。当时在上海,我们盯着那家派出所的每一个出口。你们知道徐明星是怎么跑出去的吗?”

“派出所只要出来车,我们都会扒车窗看,徐明星不在里面。后来大家发现,徐明星要想跑出去,只有一条路,就是藏后备箱。”

在场者一片哄笑。荣凡则在一旁,默不吭声。

10月10日,徐明星突然现身OKCoin公司,再次被得知消息的维权者们围堵。现场照片在各个社群内流传。

“活成这样,其实发财也未必开心吧。”一位投资者在微信群里说。

荣凡已经无暇思考他的老同学是否活得开心——徐明星现身公司一天前,OKEx再一次无故大范围冻结账户。

他的账户也被冻结了。

“我还有200多万的债务要还。”荣凡说,“OKEx账户里的30美元,是我最后的财产了。”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

最新区块链信息,定期丰厚糖果福利,扫码关注我们吧~

【链虎财经版权及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一本区块链,经授权后发布,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链虎财经立场无关,如涉及言论、版权等问题,请原作者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处理。本站所有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币市有风险、投资请慎重。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