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下载可挖矿变现token
的区块链价值媒体平台
  1. 首页
  2. 深度

算力江湖:有人年赚百万,有人入不敷出

每天下午3点,万峰的钱包中都会多出0.000285左右的BTC,这是他购买算力后的日收益。现在坐拥不到1个BTC的他,等着牛市到来,希望比特币价格蹿升至高点以后,成为下一个暴富神话的主角。

无需搭建矿场,无需看顾矿机,只要掏出一点点电费和维护费,购买或者租赁一些比特币算力,就能躺赚比特币。和矿机租赁不同,所谓算力购买或租赁,是将总算力分成等份额,进行租赁或出售,按天结算收益,到期退还本金。

每天收入12元

“如果不关注区块链,你就是个落伍者,必将会被这个世界、这个时代抛弃!”

这种颇具煽动性的话语时不时会出现在陈怡——一家云算力公司的员工的朋友圈中,她需要以此来激励自己,以及能看到这条朋友圈的人。

万峰就是其中之一。“我朋友去年赚了一百多万,本来想跟着弄,后来国家政策不允许,也就没了机会。”眼看朋友赚了这么多,错过入场机会的万峰显得异常后悔。

如今第二次财富机会就在眼前,他觉得自己没有再次错过的道理。

时间拉回今年8月,币圈进入熊市,比特币价格徘徊在6300美元左右,较去年底1.8万美元的价格大幅跳水。

矿工日子难捱,日赚5元,回本遥遥无期,就连矿机霸主——比特大陆第二季度矿机业绩暴跌90%。

市场进入低点,老矿工关机撤离,散户一一离场,曾经人满为患的矿机市场如今无人问津,即便是项目方,也是一边抛盘一边撤离,市场的恐慌情绪正在蔓延。但是,有人离开,就会有人进场。

8月31日,万峰从陈怡所在的云算力公司购买了2万元的比特币算力,并出资4.8万元,参与这家云算力公司在海外的矿场修建,俗称“联合挖矿”。

他参与的是第二期矿场修建,12月底完工,1月产生收益,2月收到公司利润,年化利率96%,可以一直挖到2140年。

在这期间,他自己的钱包账户只能收到算力购买产生的收益,每天大约0.000285个BTC,约12元人民币。他可以随时交易,不过“现在不打算卖,等牛市,才能多挣!”

万峰深知币价涨跌是影响自己能否回本的关键因素,现在熊市当中,他要做的,是拿住筹码,耐得住寂寞,静候牛市到来。

按份购买算力

时间一点点流逝,投资者尚且可以依靠囤币熬过寒冬,但矿商、算力公司不行。一方面,海外矿场正在建设,他们需要盘活资金,增加现金流,另一方面,小散户需要获取比特币的新途径,而算力出租,是一个不错的方法。于是,当矿工、大户在熊市当中悄然离开,矿商、算力公司便伺机而入。陈怡和张浩都提供BTC收益结算,不同的是,前者在云算力公司,专攻于算力和矿场,后者在矿商公司,精于矿机和算力。

所谓算力和矿场,包括算力租赁、算力购买、联合矿场等几种产品形态。万峰购买的是后两种,一次性购买,享永久收益,不退还本金。

算力租赁则有3个月、6个月、9个月的购买周期,用户向公司租赁算力,约定租赁期限后,享有期限内收益,到期退还本金。这是一个保本的生意,也是一个看似让用户稳赚不赔的生意,他们都在等待BTC的暴涨。

然而,不是所有的生意都旱涝保收。

矿机租赁是张浩所在公司的主推业务,即在公司官网购买矿机以后,将矿机托管在公司的矿场当中,待两年期满后,矿机归用户所有,在这期间,用户可享受挖矿所得的BTC收益,按天结算。

“这款产品比较划算,年化收益在30%左右,两年投资回报率为85.34%~744%。”张浩推荐的是100台蚂蚁矿机S9i打包出售的产品,成本价为38万元矿机费用,外加每月3.78万元电费,日收益约0.00179BTC,约80元人民币。两年期满后,矿机归用户所有。

我们无法得知两年后,用户会将价值38万元的矿机作何处理,但我们知道,与几十万元的矿机租赁相比,一份最高价3.65万元的算力租赁,显然不足以激起张浩他们的工作热情。

每每问起,都是一句“算力租赁?网站直接购买就好了。”这家公司的算力租赁,租赁周期一年,不保本。

不过,这期间内的比特币收益,会按天结算到用户自己的钱包中。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告诉深链Deepchain:“2013年我国规范性文件认定:比特币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在我国持有比特币并不违法,但是算力租赁、购买时不得给予用户承诺固定或不固定的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作为回报,否则将涉嫌违法。”但即便如此,万峰也看好这个行业的前景,“这是一个好行业。算力,是个希望,矿场,挣实在的钱!”

重压之下,矿场出海

可惜监管、电费压得矿场主有些喘不过气,出海,成了他们的唯一选择。

今年初,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办工作领导小组下发文件,要求各地金融办积极引导辖内企业退出挖矿业务。

随即,矿场集中地——四川率先展开行动,清查各类数字货币矿场,湖南、黑龙江、河北等地紧随而上,冻结涉及虚拟货币投资、矿机投资银行账户。

一切都在紧张而有序的进行当中,监管越收越紧,电费水涨船高,低价电和合规,成了矿场主们的最大困扰。

显然,重压之下,存放矿机的四川、新疆、内蒙古等地方,都不是最好的选择。而精打细算的商人,永远都对市场保持着敏锐的嗅觉。

今年以来,伊朗、乌克兰等国相继将数字货币挖矿合法化,格鲁吉亚更是成为欧亚大陆新的加密货币挖矿中心。

最重要的是,0.1元/度左右的电费,较国内0.45元/度电费相比,极具诱惑力。

于是借助董事长的海外关系,张浩所在公司迅速在海外开疆拓土,中东、乌克兰、格鲁吉亚等等,都成为这家上市公司的矿机存放地,矿场自建,直接接入国网供电系统,保证供电稳定。

随后,陈怡所在的公司也将目光瞄准了吉尔吉斯斯坦。今年5月,耗资2千万美元的吉尔吉斯斯坦矿场一期建成。

“我们都实地考察过,认可他们。”去过吉尔吉斯斯坦矿场的万峰告诉深链Deepchain。但是,“如果他们面向国内投资者,进行公开募集数字货币,则其行为涉嫌构成刑法第225条非法经营罪。”肖飒说到。

只是当利益和欲望交织在一起,还是有人铤而走险。

大矿场尚且可以出海,而刚刚入场的新算力公司,还在为拉新烧钱,前50名用户,每天返现30元,一个月返还本金。

每投资1000元,还可以通过微信获取0.285元的日收益,年化收益率20%。他们的矿场建立在宁波、四川,挖的是也并非主流币种,而是比特币的分支——大零币。

可惜这样的蝇头小利,在向来不缺暴富神话的币圈当中,不具任何诱惑力。时至今日,这家新公司也只有200多名用户。

骗局、传销、资金盘等等原因让曾经整夜不睡的币圈日渐清冷,连日下跌、归零的币价,让投资者认识到,比特币才是他们最初和最终的“信仰”。

靠墙的架子上面放置着密密麻麻的比特币矿机,幽幽地发出萤绿色的光。旁边新一排的空架上,戴帽子的工人正摆上新的矿机。这是万峰的希望,也是像他一样的“万峰们”成为下一个神话缔造者的希望。

(文中万峰、陈怡、张浩均为化名)

最新区块链信息,定期丰厚糖果福利,扫码关注我们吧~

【链虎财经版权及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深链,经授权后发布,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链虎财经立场无关,如涉及言论、版权等问题,请原作者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处理。本站所有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币市有风险、投资请慎重。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