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下载可挖矿变现token
的区块链价值媒体平台
  1. 首页
  2. 深度

币圈一姐没有男朋友

1.jpg

文/启明 编辑/小C

10月23日,有消息称,新加坡政府投资机构淡马锡旗下的Vertex Ventures对币安进行了战略投资。

作为全球最大虚拟货币交易所之一,币安的任何风吹草动,都成了业内的热点,也伴随着争议。

不论是与红杉的快意恩仇,3月份的黑客入侵,还是最近数据披露,被对手恶意买黑稿,币安的回应总是果断和决绝。

负责这些事情的,不是CEO赵长鹏,而是联合创始人何一。

锌财经第一时间联系何一,问及Vertex Ventures投资币安一事时,何一回应称,整个过程很顺利,很正常。

在币圈这个充满理科男的行业中,何一无疑是最受关注的女性之一。从挥别演艺圈,到炼就“币圈一姐”,何一常常被贴上女强人的标签。她也向锌财经自嘲,心里住着一个“张飞”。

海外漂泊的一年

去年94以后,币安撤掉了国内的办公室,挥师海外。

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何一总在世界各地奔波。她的护照上盖了很多国家的印章,空白的签证页也越来越少,她至少飞了10个国家。

“四海为家”,何一这样形容自己的日子。在微信电话的一端,何一仍在国外,她向锌财经感慨:“像我这个生活状态,有男朋友也会很快变成没有男朋友。”

她还未找到那个精神相通,可以仰视的男人。生活琐事,她需要一个人面对。

美国、英国、新加坡是何一停留时间最长的几个国家,但她并无心异域风景,因为在那里工作生活,少了一种味道。

“当你远离重庆小面、小龙虾和九宫格火锅时,你还是会有思念,尤其你的胃,会有强烈的思乡之情。”何一告诉锌财经。

在她漂泊他乡的同时,币安迎来了发展的转折点。

撤出国内市场之后,币安用户量反而迅速增长。据币安市场方面人士透露,目前币安的用户数已经超过1000万,覆盖超过180个国家。

用户数量登顶,是何一最印象深刻的一个瞬间。

“就像你一直在追一个心仪的女孩,觉得要花很长时间才能追到她。但突然有一天,你在路上遇到她,她问你愿不愿意做她的男朋友一样。”对何一而言,这个惊喜来得有点突然。

生活中总是充满着惊喜,但波折不会缺席。

何一亲历了币安和红杉从蜜月到交锋的日子。

币安创办初期,和红杉进行了投资谈判,但双方因估值问题没能谈拢,最终闹上了法庭。

“币安VS红杉:新旧世界的对决”,曾有媒体用这样的标题,形容币安和红杉之间的关系,言下之意便是,发展不到1年的币安敢和互联网老牌投资机构红杉叫板。

“最终其实就是利益组织和利益组织之间的关系,我觉得它不是一个不可解决的问题,不是被媒体高估的报道那样。”风波之后,何一向锌财经谈及此事,显得云淡风轻。

而在币安被黑客攻击之后的媒体交流群中,何一对所有媒体提出的问题,逐一回复。

“何一对虚拟货币有自己的理解,像护犊子一样保护着币安。”资深媒体人林薇(化名)并未对于行业和币安有太多评论,但她告诉锌财经,至少在币安对外的角色扮演中,何一做得很好。

即便5月,林薇因为公司的一篇报道被何一追问,她还是给了何一中肯的评价。

缘起一篇软文

如果没有一篇软文,2013年何一的人生轨迹或许不会改变,她可能会继续做着旅游卫视的外景主持人。

“当时OKcoin的投资人麦刚找我做比特币软宣。”5年后,当何一再度回忆起当时的决定,恍惚间一切犹如发生在昨日。

2013年底,比特币交易平台OKcoin刚成立不久,比特币涨了一轮。在好奇心驱使下,何一研究起了区块链和比特币,发现了一个新世界。

2.jpg

独家:何一的第一篇比特币软宣

“虽然在演艺圈或者娱乐圈确实会有一些机会,但我真正想做的还是去创业。”何一告诉锌财经,当时传统媒体开始式微,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崛起,她看到了需要尝试的新方向。

据说,在麦刚的饭局上,何一认识了OKcoin的CEO徐明星,并在OKcoin的办公室转了30分钟,旋即决定加入。

2014年11月,何一加入天津卫视节目“非你莫属”的BOSS团。“最开始OKcoin被大众认知,是由何一参加非你莫属带起来的。”林薇说。

2015年4月,Okcoin交易平台还上了纽约时代广场的广告大屏。但在那年,何一却从Okcoin离职了。

徐明星、何一、赵长鹏三架马车的组合,曾被视为当年Okcoin快速增长的原动力。

3.jpg

赵长鹏

随着赵长鹏、何一相继离开,Okcoin不复从前。3年前,Okcoin曾是全球有名的虚拟货币交易所,如今却因交易所账户被盗,形象一落千丈。

据人民网转发的报道,一个多月以来,到过Okcoin总部维权的人数累计接近100人。其中,大部分人的亏损都在50万以上,最高的则有1.2亿。

从Okcoin离职,何一加入了秒拍、小咖秀、一直播的母公司一下科技,担任副总裁。

邀请何一时,一下科技的创始人韩坤曾开玩笑道:“你来我这吧,我的运气一向比较好。”

事实证明,何一和韩坤的运气都不错,但好运有时候是强者的谦辞,因为他们不知道如何向所有人解释和证明自己的努力和实力。

或许,解释和证明,在他们眼里,并不必要。

一下科技在2016年11月完成E轮5亿美元融资,这是该公司融资史上单轮融资金额最高的一次,同时也创下当时国内移动视频行业的单轮融资金额最高纪录。

但挥别币圈、链圈一年后,何一还是回归了5年前她最感兴趣的行业,成为币安的联合创始人。

炼就币圈一姐

2014年,澳大利亚女演员、歌手娜奥米·布洛克威尔(Naomi Brockwell)因为出演《比特币女郎 Bitcoin Girl》MV,创下YouTube十万+点击量。由此,娜奥米被冠予“比特币女郎”的称号。

4.jpg

比特币女郎娜奥米

与何一一样,娜奥米之前对虚拟货币一窍不通。直到2012年参加了一个以太坊经济会议,她开始接触新事物,慢慢进入到这个圈子里面。

娜奥米的官方网站叫做比特币女郎,但这个网站在2016年之后再无更新过,和比特币相关的内容则停留在了2015年10月。

沉寂后,比特币女郎也曾上过美国一档财经节目,评价虚拟货币价格,但这似乎未能激起更大的水花。而她最终沦为美剧中的酱油角色。

每个新兴行业都需要美女或者明星这类自带流量的天然推广功能的人群。但随着行业登上顶峰,选择提升自我做出名气,还是乘着行业热闹,赚一波快钱,然后销声匿迹,这是个体不同的选择。

看起来,何一选了前者。

何一并不隐藏对于“币圈一姐”称号的喜欢。这个“一”,既是何一的一,也是第一虚拟币交易所币安的一。

5.jpg

何一

“最强大的对手其实是自己,币安也需要自己去打败自己才能进化。”何一告诉锌财经。

整个区块链行业的基础和生态尚不成熟,究竟路在何方?这不是币安一家能够解答的。

但币安也在做着尝试,何一对整个行业有着新的认知。

“上游比如说我们做Binance Labs,最开始觉得说是做一些行业的投资,但是在过程中,发现做行业投资还不够,需要去做母基金,需要去把传统金融行业的old money,引进到行业里面来。”何一解释,如果真的只是一小撮人在那儿来回割韭菜,那才是真的把行业玩死了。

在之前的采访中,Binance Lab负责人Ella(张灵)告诉锌财经,预计最晚年底币安的去中心化公链会上线。

包括Binance Labs、Binance Chain、Binance Info、慈善等,其实都是币安在行业上下游和前后端的延伸。

比如今年8月,币安宣布收购Trust Wallet,这是Binance首次公开的收购业务。

“比如说他们(Trust Wallet)如果自己发币的话,项目方会觉得自己已经有了不少钱,不需要去听别人的。他们可以马上上交易平台,为什么还要把公司卖给另外一个人,还要follow他们,听他们指挥呢?”何一回忆,其实当时找到Trust Wallet的时候,Trust Wallet的团队已经在计划发币了。

“我们和他们快速跟进下一步沟通。”何一说,Trust Wallet当时已经有了FA,最初的印象其实不太好。但在使用和体验过产品之后,币安方面迅速决定找对方再聊一聊。

Trust Wallet创始人Viktor Radchenko出身在乌克兰,随后去了美国,在创立Trust Wallet之前,一直是连续创业者。但真正成就Victor的,则是区块链这个行业。

何一说,币安现在还谈不上在做生态,只是在把基础打好,即便所有分管项目的合伙人,都有能力去独立募资或者发币,但他们依然把所做的事情,全部归到币安的整个体系中。

7.jpg

何一微博

“这也是我为什么觉得BNB(币安币),一直被低估了。”何一说,币安是整个行业里面第一个站出来挑战自己的组织,币安为去中心化是未来,在这个大前提下,自己推翻自己也不是没有可能。

“长得挺好看的。”这是许多人对何一的第一印象。而能在每个节点准确地把握自己的人生轨迹,何一的另一面,或许更多人不曾看到。

最新区块链信息,定期丰厚糖果福利,扫码关注我们吧~

【链虎财经版权及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锌财经,经授权后发布,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链虎财经立场无关,如涉及言论、版权等问题,请原作者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处理。本站所有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币市有风险、投资请慎重。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