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热点

北大光华学院教授刘晓蕾:区块链有助于降低交易成本,助力实体经济

日前,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推出了首期有关区块链领域的付费课程——《前沿应用与价值创造》。该课程为期三天,根据目前的公开资料显示,授课嘉宾包括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主任、光华区块链实验室主任刘晓蕾、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前、比特大陆 CEO 吴忌寒、中国万向控股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肖风、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教授陈钟等人。

据了解,这也是国内高校首次针对区块链推出专门的教育课程。近日,记者在北大光华管理学院与刘晓蕾教授进行了一段深度访谈,访谈过程中,我们聊到了“区块链人才教育”、“区块链的未来”、“区块链如何赋能实体经济”、“当前国内监管态势”等问题。总的来说,刘晓蕾给出了四大观点:

区块链世界需要懂技术又懂行业的人才,做决策的人不能拿着锤子找钉子,盲目跟风选择区块链;

未来是数字时代,我们要从人口红利过渡到数据红利时代,在数据的使用、收集分析上,区块链大有可为;

区块链助力实体经济最大的作用是减少摩擦,降低成本;

区块链技术仍处于技术发展期,但迭代非常快,或许5到10年就会成熟。

以下是访谈对话,内容有删节:

记者:我们了解到光华最近有在筹备一个区块链相关的课程,也看到授课者的身份均是行业内的资深从业人员,为什么想要开设这样的一个课程?

刘晓蕾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区块链行业发展飞速,而且会经常出现一些爆款应用,瞬间就火起来了,但也有很多后来被证明是诈骗或者违规操作。业界可能关注的是火热的现象,学界更多则是思考火热背后的原因。思考其底层的这个经济机制是什么,尝试回答这个现象(热度)是否是可持续的等等。我想我们更多的是从一个理论的高度,还有对这个行业的展望等比较宏观的层面进行授课。

另外我们也希望这门课程能够推动一些落地应用。大家可以看到,授课嘉宾有的有金融背景、有的足够了解监管、有的还是技术研究者,除了重量级外还涵盖了多个方面。学员方面,除了政府公务人员、银行从业者外,还有传统行业从业者和区块链从业者。

学员可能带着传统行业的痛点而来,他可能了解到区块链能在某个方向上能够解决传统痛点,但是又没有了解得那么深入,这可能会在授课过程中产生一些火花,得出区块链的解决方案。而对于区块链从业者,这个课程能给他们提供的是,有关行业的合规要求,区块链项目方也需要对行业的走向有所了解。

记者:您认为当前区块链行业需要什么样的人才?

刘晓蕾:我认为区块链领域现在需要两类人才。一类是纯技术,也就是写代码的。另一类则是懂得做区块链机制的设置和应用的。

举个例子,银行里的区块链项目是谁来做呢?一般是由业务部门来引导的,IT 部门提供技术支持。这样的合作是两方的结合。当然由一个既懂机制设置又懂技术、经济模型的人来做指导才是最好的。再不可兼得的情况下有业务部门来推动应用的落地应该更合理。作为一个决策者,你要想,什么问题适合用这个技术(区块链)去解决,而不是拿着一个锤子去找钉子。不能因为大家都说区块链改变世界,那你就出一个听起来高大上,但实际上根本无从落地实施的东西。当然,决策者也需要对技术有基本的理解,这样不会出现瞎指挥的情况。

记者:高校对区块链的尝试向来是行业的关注热点,比如此前清华推出的数字货币钱包校园版,北大在区块链应用上做了什么尝试?

刘晓蕾:我们做了两个尝试,一个是公益相关的无币区块链:公益机构把信息披露在区块链上,利用技术不可篡改、公开可见的特性,让公益更公开透明。还要另外一个应用,目前还在测试,稍后会有个发布。

记者:您比较看好区块链哪些方向的应用?

刘晓蕾:区块链打通数据孤岛。企业内部数据间的不通,导致了交易成本非常高,比如有的企业进行跨部门之间的合作,区块链把它的集团所有部门的信息打通,听起来好像很容易,但事实上能够解决很多问题,极大的减少交易成本。

银行最近也有个应用,由民生、中行、中信三大行发布的区块链福费廷交易平台,简单来说,可以想象成这三家银行做了一个需要多方参与的撮合平台。

包括地方政府之间各个部门的数据,很多数据其实可以共通的。而且区块链技术还有非常好的东西,比如说跟保密相关的零知识证明,也解决了我们这个信息隐私保护和信息披露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各个部门可以在区块链上实现信息的共享,然后又对信息保密,那会是一个更高效的、更低成本的社会。所以说在每一个公司,只要有多方交易,或者一个公司多个部门有业务交叉,都有应用的需要。

记者:目前,业内有一种声音说,本质上大家都是希望推动产业发展,目的是提高生产效率。从短期来看,区块链可能没有办法实现这一点。对于这种观点,您怎么看?

刘晓蕾:这是两回事儿。跟中心化的信息处理比起来,(去中心化)交易速度较慢,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它(去中心化)比没有强。什么意思?就比如说刚刚举到的区块链福费廷交易平台的例子,如果这是一个中心化的平台,当然更高效,但是谁来推动这个中心化平台建立?平台放在谁家?或许只有银监会来做才有可能。当只考虑中心化的时候,很多事情就做不了了。

也就是说很多时候,区块链解决的是生产关系,不仅仅是生产力,这就是我前面说的技术和业务的结合。不要光从技术的角度去想,一定要从业务的角度去想,考虑业务上能不能推动这个事情。从技术上来讲,中心化的是可能处理数据更高效,但从业务上讲,中心化很多时候是推动不了的。

未来是数字时代,数据就是数字时代的原油。我们国家拥有庞大的数据,这是一个优势。我们国家要从人口红利时代过渡到数据红利时代。过去的40年,我们的飞速发展是在享受人口红利,未来发展的竞争点则在数据红利。在数据的收集、使用、分享等方向上,区块链大有可为。

记者:区块链如何助力实体经济?最大的作用是什么?

刘晓蕾:最重要作用就是减少摩擦,降低成本。在所有的交易里,都会有一些成本。区块链很大的一个作用就是降低交易,或者叫投资成本。

举一个可能不是很恰当的例子。我们 A 股的前十大股票里面,多数都是银行。银行的估值最高,也就意味着他赚的钱最多,但是银行是什么?银行是个金融中介,起到的是撮合某种交易的作用。如果中介收取的费用非常搞,就意味着解决摩擦的成本非常高。如果可以用科技的方法极大地降低交易成本,工作更高效,那对整个经济就是一个非常大的(作用)。所以这个就是区块链世界里讲的去中介,通过技术手段达成信任。其实谈的就是降低交易成本。

记者:您怎么看待当前国内对区块链行业的监管行情?

刘晓蕾:区块链整个行业还处在一个摸索的状态中,世界各国的监管也处在摸索过程中。因此我觉得这种课,监管和业界交流非常重要,监管也需要了解业界有产生了哪些创新。在不能分别创新还是欺诈的时候,暂时性的用一刀切的办法避免发生更大的金融风险是必要的。但同时也应该随着行业的发展,逐渐摸索更优的监管模式。

从长期来看,我们国家需要有一个自己的交易所、自己的稳定币和自己的公链。可以允许在监管沙盒里,做一些尝试,监管能力也能在这个过程中得到培养。

我们应该有自己的公链,公链像操作系统一样,类似于目前智能手机的操作系统 IOS 和安卓。这些都不是中国开发的。在日后链的世界里,公链就是链世界的操作系统,所以我感觉我们需要一个自己的公链。

记者:现在是做这些试点的好时机吗?

刘晓蕾:是,实际任何时候都是好时机。而且应该是区块链圈的熊市,在相当大的程度上算是泡沫破灭期,这是个好事,只有泡沫破灭了,真正好的应用才能慢慢发展起来。所以我认为现在是个好时机。

记者:您觉得现在区块链技术的发展走到了哪一步?

刘晓蕾:现在技术还属于发展的初期,比如零知识证明,加密计算,提高每秒交易量(TPS)等方面都需要很多的突破。所以我感觉,现在还没到整个行业的爆发点。现在的区块链应该类似 90 年代初的互联网。现在的技术尚且承载不了大家描绘的许多愿景。比如在90年代初期,就提实现实时导航是不现实的,因为当时的技术还支持不了。但随着技术的发展,这个愿景就实现了。但相比互联网,区块链技术的迭代应该更快,或许5到10年就会迎来它的爆发期。让我们拭目以待。

最新区块链信息,扫码关注我们吧~

【链虎财经版权及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星球日报,经授权后发布,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链虎财经立场无关,如涉及言论、版权等问题,请原作者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处理。本站所有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币市有风险、投资请慎重。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