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深度

区块链经济学脉络:社区与矿工的恩怨来自权利界定不明

获得比特币的方式只有挖矿或买卖交易,社区成员并不能通过贡献知识兑现比特币收入,这是比特币共识机制的约定,也是为降低租值耗散使然。社区知识是有租值的,但开源社区使得这租值被矿工免费使用。社区知识的租值作为收入,其分配权利界定不明,自然会导致租值耗散,为尽量降低这租值耗散,矿工和社区纷纷形成利益团体,纠葛不断。

一、社区与矿工的恩怨来自租值没有权利界定

社区贡献了比特币的边际租值,但租值的收入权利完全没有界定,这是社区和矿工利益纠葛的根源。我们在上一节文章提到,知识、思想是人类进步的主要资源,知识增加会带来收入的增加,所以知识的权利是一种产权,按照经济学规律,原则上知识权利要有界定和保护才可以保护租值,发展得更好。作为比特币和区块链市场的发明人,中本聪思想知识的租值未有任何权利保护,这既是中本聪献给世界的礼物,也是区块链市场必须的要求。因为区块链必须开源、公开,这为中本聪的知识思想权利保护带来操作困难。在区块链市场中收益的参与者,理论上都是在蚕食中本聪的租值。

正如黄金(具备价值储备功能)的发明者一样,中本聪的“消失”和比特币是中本聪献给世界的礼物,这样也是区块链市场的必须要求。中本聪带来比特币——或者说,中本聪带来区块链和去中心化的区块链市场后,行业是在后人不断蚕食中本聪租值的过程中发展;这个过程可以简略地理解为中本聪的租值转移给了区块链市场的参与者。中本聪于2011年4月26日“消失”,这之前TA曾告诫社区人员“在公开谈论比特币时,我们应该尽量回避‘神秘创始人’这一话题”,自此之后,比特币社区完成了形式上的“去中心化”——说“形式上”是因为社区其实已经形成一个利益团体,这些我们后文抽丝剥茧慢慢展开。比特币(诸多)社区成员为比特币的发展贡献着知识和智慧——社区的共享起码分为两部分:一是比特币网络日常的运营维护,二是系统升级;这些贡献从边际上增加着比特币系统的租值

问题是:开源社区贡献的租值,其收入权利完全没有界定。社区成员贡献的知识智慧显然是具有租值的资源,但这租值的收入如何归属呢?显然,作为开源社区,比特币社区成员的贡献被矿工广泛采用,但并没有直接对应的市场回报——因为在PoW共识机制下,社区贡献的租值并没有类似专利的保护机制,或者能够隔离使用者,从而收取费用。因为程序代码的更新升级必须在社区公开,而一旦公开,就覆水难收,开源使得收费无法操作。这是所有开源社区共同面临的问题。

目前情况非常尴尬:比特币系统中,想要获得奖励只能挖矿,共识机制并没有考虑社区贡献如何换取回报,矿工和社区显然形成收入不公的两个阶层。这也不难理解,开源社区的知识贡献,难以形成市场交易,市场价格难以厘定——或者说这市价厘定的成本太高,形成较大的租值耗散,开源社区不收费也是因为交易费用过高。社区和矿工两个大阵营也因此产生诸多矛盾纠葛。

社区租值并没有完全耗散。我们前面的文章提到过:当资产的权利没有界定为私有的时候,人们会以非价格准则去争夺,导致资产的收入降低,也就是租值耗散。社区贡献的知识,其收入权利完全没有界定,因为没有类似专利保护机制确保社区成员能够获得收入,其租值必然有耗散。张五常指出,租值完全耗散为零在人类社会几乎是不存在的;因为无论是何种合约(制度)安排下,都存在竞争,竞争都会朝着降低租值耗散的方向走。社区成员之间在贡献知识上是有竞争的,享受社区租值收入(挖矿)的矿工也是有竞争的,无限度的竞争理论上看似要是的社区贡献的知识租值完全耗散为零。也就是说,社区成员按照个人意志随意贡献,矿工也随意采取不同的社区方案(运行不同的链),在数学书,如果上述竞争者数量无穷大,显然比特币会无限分叉,租值下降为零,甚至是负租值,都有可能(比特币价格接近零,且此状况下交易费稍微大一些)。在人类追求边际收入最大化的动力下,一定会形成帕累托最优状态。事实上,社区的租值并没有完全耗散,Bitcoin Core是比特币的最核心开发团体,比特币的另一个版本比特币现金BCH也由BitcoinABC、Bitcoin Unlimited、BitcoinXT等多个团体共同开发维护,这两个“比特币”目前占据区块链通证市值排行榜的第一和第四。

社区和矿工一定会组成利益团体,目的是为了降低租值耗散,也是分叉的根源。社区贡献知识的租值并没有完全耗散,是因为有利益团体的存在——不管你是否认可各个团体是否有利益,但在经济学上,比如是利益驱使形成团体,这是经济学解释。按照前面的分析,无数个矿工群体(链)才能够使得租值完全耗散,这是理论上的分析。事实上,虽然矿工可以免费使用社区贡献知识,但为了降低租值耗散,矿工最好集中组织起来才能够更好地“蚕食”社区的租值。换句话说,一个人难成事,大家联合起来争夺社区的租值才是正道。虽然社区的租值被矿工蚕食,但是矿工的联合也需要一定的组织费用,也会带来一些租值耗散。没关系,只要这耗散不够大,就值得联合挖矿。矿工的联合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中本聪在消失前为比特币的代码和客户端都奠定了基础。随着算力和比特币市值的增长,社区也形成了一些利益团体。共识机制并没有考虑到社区的贡献如何直接兑现,因为代码必须开源。但是社区可以寻求如何隔离使用权,尽量降低租值耗散,获得收入,于是分叉是自然的结果。于是一些机构资金开始以投资的方式介入社区,在比特币(BTC)和比特币现金(BCH)案例中,据说是Blockstream资助隔离见证(SegWit,即不扩容这一派),Roger Ver资助Bitcoin Unlimited(扩容这一派),前者是通过侧链和闪电网络来实现比特币提速,但会相对降低比特币基础网络交易量,不利于矿工,于是矿工支持下组成利益团体支持后一派的分叉方案。

机构通过支持社区,从而主导比特币升级方向,本质上想边际上主导比特币定价权。这里展开解释一下,机构通过社区主导比特币升级的方向,相当于限制了一些既有利益的使用,这类似于掌握了技术专利或者牌照的一定权利(可能是解释权、收益权或者其他间接权利),另外侧链和闪电网络是否会形成类似中心化银行的模式依然存疑。这相当于试图创造租值(类似于专利、牌照的租值)。矿工的利益团体当然是维护矿工的收入权利。所以说,社区和矿工一定会形成利益团体,目的是为了降低租值耗散。从市值来看,主流的比特币分叉只有这两家——后面的利益团体势力庞大的原因。

图1:社区贡献的租值流向图

71

数据来源:国盛证券研究

二、ERC20标准使得以太坊更容易被蚕食,“分叉”非常多

以太坊的“分叉”其实非常多。以太坊运行三年多来,只有一次因The DAO事件而引发的硬分叉,升级分叉后的通证采用旧名ETH,而原代码下的通证却改名为ETC,这个有意思的现象背后有很多值得关注的地方。作为以太坊的精神领袖,神童创始人Vitalik Buterin(V神)早就将融资获得个人奖励悉数捐出,以形成一个肉身的教宗。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中本聪本身从而存在,继而又从网络世界消失,比特币和区块链才有今天的成就。V神写过文章指出,去中心化的三个层次:架构、政治和逻辑三个层面。肉身既已示人,那就要放弃眼前的经济利益,化身精神领袖。所以即便硬分叉(居然有账本回滚)后的通证,依然可以正大光明采用旧名,也就不难理解了——V神就是社区的代表,也是以太坊的代表。

以太坊的发行跟比特币完全不同,比特币从一开始就尽可能避免一些“人”或“政治”的因素,采取边挖矿边发行比特币的方式,没有预挖——毕竟中本聪是要消失的,预挖没有必要!类似以太坊这样经过融资预挖的项目,白皮书中都有规定好的代币比例分配给社区主要成员以及社区支配的公共代币资源(当然实际操作使用还是由社区核心成员完成)。以太坊早期融资并不顺利,也就难以有资金机构支持社区,所以给社区成员留有一定比例的代币奖励也可以理解。那么创始人个人不挖矿而持币与开源社区精神之间的冲突是明显的——稍有不慎就会形成硬分叉,损耗社区的租值。笔者认为,这也是V神放弃个人奖励的部分原因。

以太坊解决了社区成员收入问题,依然无法避免“分叉”,而且“分叉”数量远超过比特币。可能一些读者不会认同这个结论,认为目前基本上只有ETH和ETC两个硬分叉——还是因为黑客盗币事件。以太坊解决了社区激励问题,硬分叉似乎不符合人追求边际利益最大化的规律——社区成员没有必要刻意分叉,起码受到激励的成员分叉的意愿并不强烈。实际上,以太坊社区的租值同样被矿工蚕食,又由于大量资金涌入,类似于以太坊那样融资发行,喜欢快速融资的项目方自然会选择采用已有的区块链方案。以太坊的ERC20标准给人们提供了一个快速发币的解决方案。所以,大量基于以太坊源代码的“山寨”项目和运行在以太坊区块链上的ERC20代币实际上相当于以太坊的“分叉”。目前,基于以太坊的ERC20标准代币已近14万。

图2:基于以太坊的ERC20标准的代币已近14万

72

数据来源:https://etherscan.io、国盛证券研究

正如上篇文章分析,基于以太坊ERC20标准的通证市场租值,缺乏矿工的维护,其市场价值附属于以太坊通证(ETH)价值。基于以太坊平台的ERC代币都存在共同的问题:物理资源依赖于以太坊,矿工由以太坊提供,其价值也附属于以太坊通证(ETH),无法独立维系其自身通证的租值。若以太坊式微,51%攻击、双花等问题对这些项目来说都是不可忽视的隐患,而相关项目区块链系统自身并未有足够的算力投入,搭便车的隐患是也。

【链虎财经版权及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国盛区块链研究院 ,经授权后发布,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链虎财经立场无关,如涉及言论、版权等问题,请原作者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处理。本站所有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币市有风险、投资请慎重。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