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热点

Vitalik Buterin:以太坊最初5年教会我的事

阅读这篇专访Vitalik的文章让我意识到,作为一个公链的领导者,有时远比一家巨头公司野心勃勃的CEO,或者一个开源社区单纯的创始人来得复杂。你所有努力的目标,并非只有一个单一的考量,其中还有许多微妙的需要掌握的平衡——比如,到了一定阶段,你总需要适时削弱自己,甚至是抽身退出。

可能没有人能真正理解维Vitalik Buterin自从19岁撰写了描述Ethereum协议的白皮书以来的五年经历。当他与一群合作者一起实现这个协议的设计时,他不仅被视为以太坊的发明者,而且也被视为以太坊的“大祭司”——没有正式的权威,却拥有巨大的软实力。就连批评人士也说,他用超越了自己年龄的成熟,承担了以太坊的责任。

作为比特币之外的第一次重大尝试,以太坊网络目前拥有数千名开发者,其加密货币ether的市值超过210亿美元,这几乎肯定会让Buterin成为历史上最富有的人之一。《纽约客》称他为“冷漠的富人”,的确,很难想象一个比他更谦卑或更不引人注目的百万富翁。今年3月,以太坊的价格约为377美元,《福布斯》估计,vitalik的净资产在1亿至2亿美元之间。

以太坊——这个发行了1000个币种的网络——的成功不仅让Buterin变得富有而且出名。然而,在一个充斥着强势ceo、Uber和亚马逊“赢家通吃”战略的时代,Buterin似乎受到了更高理想的激励。他四处漂泊的生活方式,在一个又一个的国家作短暂停留,这些几乎都不允许他拥有任何物质财富。就像他依赖朋友为他提供暂时住所的仁慈一样,他自己身上似乎也没有一根不友善的骨头。他的真诚令人感动。Zcash的创始人Zooko Wilcox说,Buterin曾经告诉他,在比特币的早期,“这是我所热爱的第一项技术,它也爱我。”

但是,如果说一度非常害羞的Vitalik在创造自己想要的社区这件事上发挥了关键作用的话,那么,他想要的这个社区的理想形态,和现在的以太坊生态对于他抱有极高的声望,二者完全是矛盾的。我最近在Devcon大会上亲眼目睹了「Vitalik效应」。Devcon是今年在布拉格举行的一年一度的Ethereum开发者大会。第一天,一群参会者看到了Vitalik,他本来计划第二天早上发表主题演讲,但实际上他就站在会场附近,也没有受到任何工作人员的保护。这群参会者忍不住想,为什么没有很多人去尝试接近Vitalik,仿佛以太坊的创造者是一位摇滚明星,应该被一群粉丝团团围住。

“人们很容易高估别人对你的看法。”

“也许他们是在尊重他的私人空间,”其中一个人若有所思地说。

“不,”另一个说,“我想是因为他们害怕Vitalik。”

他们显然很想过去做一下自我介绍,但却不知道怎样才能引起Vitalik的兴趣。“我们对他说什么呢?”我们是应用层的开发者?‘谢谢你创造了以太坊,我们真的很喜欢,我们觉得以太坊很棒’这样吗?”

他们陷入了僵局。但有一位开发者鼓足了勇气。“如果你和我打赌,”他说,“我就上去和他聊聊。”

“我不想和你打赌,”他的朋友回答。

最后,他们中有几个人过来向Vitalik打招呼,但只有一个人有勇气——或者说有胆子——去和Vitalik特林握手。

这已经比我第一次见到Vitalik好太多了。当我见到Buterin时,在他的主题演讲结束后不久,他的手就已经满了——拿了一部手机,一杯茶,所以他只能伸出一个长长的手指,像E.T.那样和我打招呼。他又高又瘦,几乎让人震惊。我们谈话的时候,他微微弓着背坐着,在思考问题的时候,他常常低头看。当他抬起眼睛与我的目光相遇时,他的蓝眼睛散发出温暖;一旦你赢得了他的眼神接触,你就会想再次赢得他的眼神接触。

他一边说话,一边心不在焉地摆弄着茶包的绳子。我们简短的谈话,从他努力降低自己在以太坊生态系统中的重要性,转移到了他与唐纳德•特朗普共同犯过的领导错误。

以下是访谈全文

6

人们都称你为哲学家,不久之前,有个骗局说你死了,eth的价格一落千丈。你是否因为社区对你的过度依赖而感到烦恼?

如果社区继续依赖我,那么我认为这肯定是个问题。分权的意义在于你可以建立一个系统,在这个系统中你不需要知道哪些特定的人参与其中,他们是值得信任的,这样才能参与。因此,如果Ethereum持续存在的假设是我做了某些特定的事情,那么这对Ethereum生态系统中的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风险——很明显,这对我自己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自由丧失。

但与此同时,我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一个关键节点的程度肯定比一年前要低得多。如果你看看昨天Twitter上的一些回复,你会发现人们都在谈论这个社区很明显更加依赖于彼此这一点。这是我们在过去一年中一直在努力的事情。包括很多像Ethereum Foundation的grant program这样的项目,以及我们如何使用多客户端的方法来实现Serenity和分片。这些事其中一个目标就是让以太坊的建设工作不只是集中在一小群人身上。世界各地不同的团队都在努力建设以太坊。

今天,以太坊基金会的Python团队负责人谈到了「怎样让100万个新开发者进入以太坊」。这就是让社区逐步摆脱对你的依赖的方法——不是减少你自己的角色的重要性,而是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加入?

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加入绝对是其中最重要的部分。如果你让越来越多的人加入,除非你在一个积极管理所有人的职位上,否则很难保持跟以前一样的重要性。

具体时间是什么?在Ethereum 2.0版之后,Serenity被实现了吗?

它只是随时间自然发生的事情。

你用展示兴登堡灾难的ppt来说明THE DAO事件,很有趣。让我想起了你当初是如何努力减缓攻击者的速度,并减少黑客行动的影响。对于比特币来说,中本聪曾经是一个独裁者,而Linus Torvalds曾经是Linux的一个独裁者,难道这种独裁没有好处吗?

肯定有。对于一个开发者社区来说,更小、更集中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在早期阶段,当你有很多决策要做的时候。由大型委员会来设计大型协议是行不通的。但当系统稳定下来,我们谈论的不再是大规模的基础改造,而是正在进行的边际调整,那么我认为(去中心化的)模式就开始发挥更大的作用,并且作为一种正确的方式开始变得更有意义。

区块链最早的想法之一就是你不需要相信别人,你可以相信数学。也许这对早期的比特币来说是正确的,但当你在创造的东西涉及到超二次分片、跨片交易、SNARKs等等——所有那些不能读懂代码或者验证这些概念有效性的人,他们不是(再次)被迫接受了一种来自一小部分精英群体的决策和判断吗?

这里面绝对存在一种平衡。即使在比特币中,例如[加密哈希函数]sha-256——你可能会认为它就是一个小东西,因为这是一个名词,你永远也不会窥探到它内部真正的东西。但实际上,sha -256是一个极其复杂的东西,有着数十年的学术研究历史,它完全打败了一大堆替代方案的安全性。另一方面,这也是我不喜欢超二次分片的部分原因。我们在做二次分片。我确实认为(POS共识)Casper对于给Ethereum带来更高级别的安全和效率是必要的;分片对于将以太坊提升到我们需要的扩容级别也是必要的。但是你必须对协议的「简单性」原则非常坚持。在很多地方,我都在努力想办法降低协议的复杂性。

举个例子,在当前的Ethereum链中有这样一种默克树结构,它相当复杂——基本上它是一种存储系统中所有账户数据的方式,我一直在想如何把它的复杂性降低5倍。减少需要让人担心的代码行数非常重要。

还有其他考虑吗?

还有概念上的简单。但即使是这样,你也必须更仔细地思考。例如,因为比特币协议看起来很简单,但在很多方面的分析并不简单。例如,从2009年到2013年,人们认为比特币的安全门槛是50%。但是后来Emin Gun Sirer和Ittay Eyal写了一篇“自私的挖矿”的论文,然后,天哪,现在安全性掉到了0到33%之间,具体是多少取决于你对网络的假设。还有一个比特币核心开发者从未实现的补丁,它可以让安全性达到25%。[编者按:在一份2013年的论文里,Sirer和Eyal提议对比特币协议进行修复,目的是提高网络的安全阈值——把控制网络进行双花或者非法获取多个挖矿奖励所需要的总计算能力提升到25%。]所以现在你必须考虑你对挖矿网络中勾结的可能性的态度,你对点对点网络如何工作的看法,以及其他一些事情。在Ethereum的POS共识算法,我们确实也在其中投入了更多的工作。在某些方面,(对其安全性的)分析将会更简单。此外,还有一个更大的社区在做分析。

所以其实会更容易相信,因为不会只是四五个人告诉你应该要盲目信任这个事情?

是的,没错。我当然会留意那些看起来需要让五个人盲目相信的解决方案,我也会尽量避免使用它们。

11月将是以太坊白皮书的五周年纪念。你的父亲最近说,当你和别人合伙创建以太坊时,你还很“天真且毫无准备”,你“必须学习很多有关「人」的经验”。你觉得你学到的最难的一课是什么?”

有一点是,你往往很容易高估每个人对你的看法。回到2014年,我想,至少,我之所以进入这个领域是因为我相信「权力下放」,相信为世界做公开的事情,相信抵制审查的公共平台,等等。有很多争论都是关于(Ethereum)团队的其他人基本上只是想赚一大笔钱这个事实。不是所有的,但有一些。在某种程度上,我意识到,仅仅让两个人坐下来,互相交谈,拥抱,并不能解决所有的冲突。这个问题解决了一个小时,然后他们回到自己的房间,如果根本问题没有得到解决,那么这个问题就不会改变。

你知道沟通和对话有一些作用,但它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是的,没错。另一个原因是很多人对我很好,我认为他们对我很好是因为他们对我很好,但实际上他们对我很好是因为他们觉得我很强大。我当时作为一名领导者所犯的错误之一,实际上是我不久前注意到唐纳德·特朗普所犯过的一个错误。如果你还记得,有一阵子他真的很想推翻奥巴马医改(Obamacare),然后奥巴马来到白宫,他们谈了一个半小时,然后在那之后,特朗普说,“天啊,我从来没有想到医疗保障系统会这么复杂。”但是,当然,在那之后,他并不是特别支持停止奥巴马医改。我在这里学到的一点是:试着去同意你最后一个谈话对象的观点。如果你没有经验的话,这点其实是很容易做到的。我花了大约一年左右的时间,才弄清楚如何度过这一阶段。

(完)

来源:橙皮书

原文:https://breakermag.com/vitalik-buterin-on-the-hard-lessons-of-ethereums-first-five-years/

作者:Brian Patrick Eha

翻译:orangefans


最新区块链信息,扫码关注我们吧~

【链虎财经版权及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橙皮书,经授权后发布,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链虎财经立场无关,如涉及言论、版权等问题,请原作者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处理。本站所有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币市有风险、投资请慎重。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