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下载可挖矿变现token
的区块链价值媒体平台
  1. 首页
  2. 原创

强监管之下,BAT三巨头态度如何?

上篇我们讲述2017年9月及之前的监管变化趋势时,提到技术越来越趋于成熟的加密社区已经设计出多种用来规避强监管的工具。

本篇文章我们将继续探索中国收紧监管的原因,以及在这些监管行动中,中国三巨头BAT又在其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对矿工施压

Z1.webp_副本.jpg

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其实这句话反过来说也可以。2017年12月,香港比特币协会主席莱昂哈德·威斯(Leonhard Weese)说到:”一旦市场的舆论开始转向了,媒体开始广泛报道中国的比特币交易目前正在良好地运作了,那么监管层面就将出手了。”

他的话很快就得到了验证:

1月4日消息,多个比特币场外投资者账户已经被冻结。其中深圳,广州等地被冻结的一部分矿机交易者的账户金额超过3亿,仅河北地区的场外交易者冻结账户数量就已经超过了30个。

除此之外,由于国内芯片能源丰富、低廉,全球70%的比特币矿池算力集中在中国。例如比特大陆,这一矿力巨头就受益于内蒙古、新疆这些煤炭资源丰富而电力供应过剩的地区,并且他们的矿场跟电力公司协商,获得了较为便宜的电价。有人推测,这将引起监管层面对“滥用廉价电力”的担忧。

1月13日,据中国经济观察报报道,年初以来,一场针对比特币矿场的监管活动正在多地推开,这说明目前中国监管层正在以一种更加“内紧外松”的策略对待虚拟货币中的监管难题。

这一政策在各地的推动步调有所区别。一位地方金融办人士表示,此次清理主要是针对中、西部一些矿场集中的区域。

一位四川地区的比特币矿主表示,由于政策的压力,该地的一些矿场已经进入停机的状态。政策还在不断地推进当中,未来将逐步扩大影响,一些大型矿场已经开始在海外布局。

全球第四大比特币矿池ViaBTC发布公告,表示:由于政策原因,国内矿场资源十分紧张,矿池的云合约维护成本骤增。

加密交易禁令升级:提示场外市场风险

X.webp_副本_副本_副本.jpg

 总部位于香港的场外交易加密货币交易平台Gatecoin市场营销主管托马斯·格鲁克斯曼表示:“股市的惨淡,潜在的房地产泡沫,人民币的疲软无一不在推动对比特币的需求。”

因此,一些境内人士转向境外网站平台参与ICO和虚拟货币交易等行为又有了死灰复燃迹象。

政策的触角是非常灵敏的,因此监管也在不断地加码。

1月26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的风险提示同样注意到部分投资者转向境外开展相关活动的行为,并提醒投资者“境外平台一样存在系统安全、市场操纵和洗钱等风险隐患。”

2月4日,据中国央行主办的金融时报报道,针对境内外ICO和虚拟货币交易,将采取一些列监管措施,包括取缔相关商业存在,取缔、处置境内外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网站等。

文章中指出,在九四紧急叫停ICO活动的强监管之后,ICO、虚拟货币的交易并没有由此从中国彻底撤离。境内虚拟货币交易所关闭后,很多境内人士转向境外平台网站继续参与虚拟货币交易。九四《公告》中指出的种种风险和问题仍然存在,包括非法发行、项目不实、欺诈乃至传销等,而且对于投资者来说可能更加难以追回损失。

央行在一次采访中也证实,央行将提高对国内海外平台准入的限制。

比特币交易员唐纳德·赵在九四禁令后离开了北京,他表示:“这一新举措,意味着监管的愈发严格,宣传相关商业计划的人都有被捕的风险。”

之前,使用VPN(虚拟专用网络)‘翻墙’来进行加密货币的交易是很常见的方式之一,而早在之前,中国工信部发布"关于清理规范互联网网络接入服务市场的通知",明确提出"未经批准,不得自建或租用VPN"。禁止了VPN的使用。

3月9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在回答有关数字货币的问题时,他表示,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作为零售支付工具并没有得到认可,目前央行不接受也不认可相关服务。

他补充说,加密货币发展有技术上的必然性,并最终会减少现金流通,但央行并不急于发行国家数字货币。

而就在3月19日,易纲被提名并选举为中国人民银行行长,随着新行长入职中国人民银行,许多人都非常关注该机构对加密货币行业的态度是否会有所缓和。因为易纲行长曾在2013年表示,虽然比特币无法被合法承认,但普通人有参与的自由。

但易纲对此给出的回应令许多加密货币投资者失望了,他在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的一场金融政策会议时声明,在他的领导下,中国人民银行对数字货币的立场将不会改变。

5月3日,中国媒体再度关注国内加密巨头的海外动向。针对数字货币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中国之声推出系列报道,揭秘数字货币背后的秘密。

该频道采访了一位OKEx投资者,这位投资者声称在国家禁令下发后,OKCoin只是名义将所有用户数据和数字货币都转移到了号称总部在伯利兹,团队在香港的OKEx交易所。但实际上整个公司依旧在北京运营而且用户也几乎全是中国人。

除此之外,OKEx交易所开通一种名为“点对点”交易的方式,允许其用户用他们的支付宝或是微信支付来购买加密货币。

政府对区块链项目进行独立分析

image.png

 公有链技术评估专家研讨会

紧接着的一周后,即5月11日,公有链技术评估专家研讨会在北京召开。

根据该公告附带的两份新闻稿,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部(CCID)将分析28种加密货币,包括比特币、以太坊、莱特币瑞波币和Zcash在内。

根据CCID发布的第一次加密货币项目排名来看,以太坊排名第一,其次是Steem、Lisk、NEO和Komodo,比特币被排在了第13位。因为这个排名根据“技术”、“应用”和“创新” 这三个参数进行评分,比特币技术和应用这两方面都被打了低分。

5月18日,由中国工信部发起的“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IFCERT) 对假虚拟货币平台进行监测

共发现421种数字货币带有诈骗经营迹象。假虚拟货币大多呈现以下特点:

具有金字塔式发展会员的经营模式,以“拉人头”“高额返利”等模式吸引投资者。

涉嫌资金盘,人为拆分代币,通过在短期内不断的拆分,产生大量积分或代币,造成财富暴涨的错觉。

受到机构或个人控盘,无法自由交易,此类平台发行的假虚拟货币多采用场外交易或自有交易所交易,价格受到机构或个人的高度控制,容易造成价格快速上涨的错觉,但用户往往无法进行交易或提现。

7月初,根据中国人民银行所发布的数据,目前中国的法定货币人民币的比特币交易跌至世界交易占比的 1 %以下 。

各地搜排出的国内88家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和85家ICO平台基本实现无风险退出。

中关村互联网金融学院研究室主任郭大志评论说:“政策非常成功,在宣布禁令之后,人民币在全球比特币交易中的份额将下降。”

封号潮来临

C.webp_副本_副本.jpg

今年夏天,加密货币交易商遭遇了更为严重的打击。

8月7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新规,规定即时通信工具的提供商必须遵守“国家利益”和“公共秩序”。

微信图片_20181122152238.png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新规

8月21号,一批涉区块链微信大号被封,其中包括金色财经、火币资讯、大炮评级、币世界快讯服务、深链财经、每日币读、TokenClub、吴解区块链……

腾讯方面表示,部分公众号涉嫌发布ICO和虚拟货币交易炒作信息,违反《即时通讯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已被责令屏蔽所有内容,账号被永久封停。

据南华早报报道,在禁封前,金色财经每日有超35万的访客,且其主要收入来源也是与区块链相关的内容报道。

早在今年3月17日,人民网旗下人民创投刊文《泡沫破灭大势已定,币圈“媒体”还能一直浪?》指出,数字货币“媒体”越来越多。圈中“媒体”虽然借此番炒币浪潮大发横财,但由于身带硬伤,他们的野蛮生长还能有多长?让人怀疑。

8月22号,继多个区块链领域自媒体公众号被封后,一份由北京市朝阳区金融社会风险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开展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清理整治的通知》在网上流传。该通知要求:各商场、酒店、宾馆、写字楼等地不得承办任何形式的虚拟货币推介宣讲等活动。

22号同天,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小组办公室表示将对124家服务器设在境外,但实质面向境内居民提供交易服务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网站采取必要管控措施,实施封堵。

8月24日,银保监会、中央网信办、公安部、人民银行、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发布新的风险提示:

该提示敲响了警报,警告了那些企图利用“金融创新”和“区块链”的旗帜,发行“所谓的'虚拟货币”、“虚拟资产”和“数字资产”来积累资金的行为。

微信图片_20181122151141.png

 五大机构联合发布新风险提示

同天,支付宝对于个人账户涉嫌虚拟货币交易的,会根据情节采取限制账户收款功能甚至永久限制收款等处理措施。接下来,支付宝和蚂蚁金服会继续严密监控排查涉及虚拟货币的场外交易行为,对重点网站和账户建立巡查制度。

8月27日,搜索引擎百度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关闭了一些广受欢迎的、与加密货币有关的百度贴吧,包括“数字货币吧”和“虚拟货币吧”。

9月7日,新一批区块链自媒体被永久封停,包括点币成金、区块链王子、区块链第一哥、阿凡提等。在微信公众号搜索页面检索上述自媒体名字已无法搜索到。

9月8日,南华早报公布了一份新的报告,表示很难完全禁止加密货币的交易。经过8月末采取的强硬措施之后,中国受欢迎的7个加密交易所的总交易量下降了33%左右。然而,数据表明,只要存在支持点对点交易的离岸平台,交易就有可能存在。场外交易类似于淘宝购物,撮合买卖双方完成人民币与虚拟货币之间的交易。

该报告还表示,交易者开始利用USDT作为进入和退出加密货币市场的手段。

SCMP报道称:交易所在这个过程中扮演监督交易的角色,通常是通过银行账户或是第三方在线支付网络进行转账获得USDT,进而通过VPN进行加密货币交易。尽管监管机构表示将禁止VPN,但是这个过程需要与多个利益相关者进行协商,才能就配置防火墙达成共识。

9月11日,封号升级 。做为全球最大的即时通讯工具,微信对自身内容审查越来越严格,微信ID为“antminersale”的比特币矿业巨头Bitmain的官方销售渠道已经被封。

9月18日,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再次 “提醒”投资者注意与ICO和加密交易相关的风险,谴责对金融和社会秩序造成“严重破坏”的“未经授权的”、“非法的”融资模式,目前第三方支付渠道已经排查并关闭了约3000个从事虚拟货币交易的账户,并表示这次监管有效阻隔了虚拟货币价格暴涨暴跌对我国的消极影响,避免了一场虚拟货币泡沫。

微信图片_20181122151400.png

 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风险提示

9月26日,中国科技期刊Technode 吴晓波频道发布了《2018新中产白皮书》,据报告显示:数字货币被确定为受访者投资组合中最不受欢迎的资产,只有不到10%持有此类投资。只有9.2%的被调查者表示他们能接受高于15%的投资损失,超过90%的人明显不太可能对不稳定的加密市场采取理财行动。

 这是首次将比特币和其他的加密货币作为投资选择,从消费、职业、家庭与生活和价值观等方面来叙述新中产现状的一份报告。

同天,新华社发表文章,直指ICO为非法融资行为,圈钱融资“割韭菜”。

图片1.png

 漫画:“伪装” 新华社发 徐骏 作

文章中指出,多个加密平台仍然可以任意购买ICO代币,除了场外交易,打着区块链旗号的炒币自媒体也异常活跃,较去年九四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文中有ICO项目方负责人透露:为绕开监管,通常在国外设立一家基金会发行ICO代币,项目白皮书甚至可以在“某宝上购买,而核心团队都被包装成国外大牛,但通常只是花钱雇来“充门面”的。

据统计,今年上半年在币安OKEx等5家国内投资者最常使用的交易平台上的项目发现,5家交易平台共上币264个币种。但是这些ICO项目通常都避免不了破发的结局,破发率接近99%。许多投资者的损失高达90%以上。

翻译来源:Cointelegraph

原作者:Marie Huillet


最新区块链信息,扫码关注我们吧~

【链虎财经版权及免责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作者:Adeline Yu。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链虎财经立场无关。本站所有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币市有风险、投资请慎重。如需转载文章,请注明来源https://www.chainhoo.com/blockchain/54658/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