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下载可挖矿变现token
的区块链价值媒体平台
  1. 首页
  2. 热点

香港区块链迷途

对于这个奉行“一国两制“的弹丸之地,国人总是报以歆羡和憧憬,从最初的港式电影到如今的购物天堂,从亚洲四小龙到全球的财富金融中心,从东方明珠到粤港湾商贸区,它不断刷新和挑战着人们的认知。

年中,这个把持着恒生指数的全球第三大股市曾再次押注。

在比特大陆、嘉楠耘智等矿机企业一度集中赴港上市之际,背靠中国腹地的香港,欲向全世界展现着一种全新的姿态,

兼容并蓄,推陈出新;背水一战,冷暖自知。

前有纳斯达克的望其项背,后有新加坡、上海和鹏城的围追堵截,这个百年贸易港不得不放手一搏。

只是,赌局之上,赢和输的概率从来都是50%。

而现今,恰好是到了零的一端。

港股窘状

在一曲凉凉之下,李林的区块链上市梦彻底没戏了。曾几何时,这位火币的掌门人是抱有一丝幻想的。

今年9月28日,火币中国正式入住海南生态软件园,在比特大陆招股书极速拉升BCH的刺激中,这位交易所的掌舵人无时无刻不为借壳入港贡献着自己的心力。

在之前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内地大环境下,香港确实曾经给过一批人希望。

在之前公布的一项“人才引进”政策方面,香港鼓励掌握分布式技术的高端人才入港工作。两个月前,港股多家上市公司也曾大幅买入BCH、BTC、EOS等多种数字货币,走势渐长的区块链一度成彼时港股公司谋变的“最佳捷径”。

甚至,香港立法委员CharelesMok曾明确指出:“现在的加密货币,除非说跟洗钱有关,遇到诈欺,政府才会介入。所以在香港还是用现有的金融法规作规范,看市场的实际情形,先让产业先发展起来,规制方面政府会努力跟上。”

君子谋而图变,对于香港来说,区块链出现的这个时间点尤为敏感,也恰到好处。

维多利亚港,北临九龙,南傍香港岛,九曲来水,自成风景。

香港的金融史,百年时间不为过。

19世纪80年代,英军入关。在此后100多年的时间里,这个面积仅1100平方公里的港口城市凭借紧扼中亚腹地的地理位置以及自由开放的金融贸易条件汇集了千万倍其面积的财富资产,吸引着世界各地的金融大鳄。彼时,是香港的高光时刻。

只是万物两面,在杠杆的撬动下,逐利却成了香港人民乐此不疲的游戏。

香港金融的百年繁华为这个眺望中亚的贸易港带来隐患,人们眼中的“东方之珠”终究已不复当年浪漫。

最为明显的表现即是,香港这个曾经经济流转量排名第一的金融自由地,接连错过了“科技”和“互联网”这两个21世纪最大的时代风口,在内地互联网科技公司扎堆崛起的大环境下,香港市场科创氛围整体低迷。

“97之后无故事”,一语成谶。

少了新时代风口的流量,香港的每一步都显得疲态横生。

最新的数据统计,在集资额方面,香港2017年IPO集资额仅有1282亿,较2016年大跌34%。同时,香港GDP的整体增速也在亚洲四小龙中居于末尾。从1997年到2012年,香港GDP年平均增速为2.0%,不敌韩国(4.77%)、新加坡(4.29%)和台湾(2.7%)。

当李彦宏醒悟PC端到移动端的流量转移的年岁里,一衣带水的香港同样被李显龙执政的新加坡给惊醒,根据最新的数据显示,在李氏家族的执政下,后者大力发展互联网金融,其爱西欧规模已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三大爱西欧中心枢纽。

在金融的亲和度上,马六甲海峡的新加坡终究略胜一筹。

镜花水月

明天就是未来,未来就在明天。

在传统金融业务k线下滑的时期,被革命者终归需要做出些许改变。

点对点的交易中,没人能确定最后的时代趋势是什么,但于香港而言,面对来自新加坡的压力,除了不得已而为之的窘境,还夹杂着些许破釜沉舟的勇气。

1985年,汇丰银行的第四代总部大厦完工,这个自1865年就入场的英资银行始终把持着香港的风水本位,并一度占据着香港金融业的大部分市场份额。

33年后,汇丰银行正式上线区块链贸易融资平台。

新旧交替之间,恍如昨日互联网,包容与试错并举,像上海滩的掮客,试图得到新时代的又一波分红。

拥有自己一套完整的货币体系,全球最大的人民币离岸中心,远眺上海,北临深圳,香港始终拥有着自己独特的优势和地位。

作为港股,通过一级市场的发行,使企业曝光在群众聚光灯之下,利用二级市场的流通进而促使企业架构与财务状况能够得到更大程度的认可和承认,为企业自身的发展和进阶铺路,股民根据股市的规则进行企业股票的选取和认购,通过承担一定的风险进而获取收益。

于此而言,股市的金融属性,更多的在于汇聚和流转。

区块链若成事,确实对香港有所毗益。

对于香港而言,其作用一方面在于优化香港的产业结构,作为赖以生存的金融产业,区块链能为港股带来新生的源源不断的利好,盘活死水,促使自身通过虹吸效应扩大融资交易量;另一方面即为在全球数字本位争夺战的时刻,能够保证香港有更多的机会参与到全球区块链经济的进阶架构中来,以免错过新一轮的货币本位流量之争。

但就当下的数字货币境况而言,兼容并蓄的香港希望近乎渺茫。

狂人日记

自由,某种程度上也称之为放纵。

香港又失去了一次机会,尽管这个机会错不在它。但如果细致剖析区块链模式的话,怕是也拯救不了如今迷茫的香港。

在港股的IPO中,企业要经过严格上市流程的审查以及资产尽调,从发布招股书到最后的敲钟上市,股票的流通市场具备完整的过程,而对于如火币、币安等区块链交易所,在国内市场的大环境下,其自身经营业务具备风险性与不被认可性,即爱西欧的相关流程与IPO存在一定的反向性,本身存在一定程度的不可控,在香港实现上市终究是难上加难。

虚幻往往是美好的。

但现在这个结果对于香港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幸事,倘若香港早早踏上区块链的班车,现在怕是又将损兵折将,仅剩的优势也会被渐渐磨平,马六甲海峡的对手必然不会袖手旁观。

但是当下的香港仍然需要赌,随着资本寒冬的到来,寒冬上市的公司数量必然将大大降低,而一旦港股市场的资金流动被放缓,将会对香港股市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大幅延长其复苏周期。

对于区块链,香港可谓是又爱又恨,但这个海市蜃楼般的幻影已然消耗了它所剩无几的能动性。

居安思危,从来都不是成功的必选之课。

在巨额交易量的加持下,香港尚未经历过低谷,但在错过“科创”动能的18年,香港需要一个迎头赶上的新契机,在如今来看,区块链将不再是那个契机。

人在做,天在看,百年香港,需要新的变局。

最新区块链信息,扫码关注我们吧~

【链虎财经版权及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一号财经,经授权后发布,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链虎财经立场无关,如涉及言论、版权等问题,请原作者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处理。本站所有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币市有风险、投资请慎重。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