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下载可挖矿变现token
的区块链价值媒体平台
  1. 首页
  2. 热点

RSS败给了社交网络,这段历史对区块链有什么启示?

老一辈互联网人读这篇文章应该会很有感触,做区块链的新一代,也会看到很多熟悉的现象。霍炬这位两种身份兼备的玩家,感觉就更复杂了,他是这么推荐的这篇文章的:

“到2019这个时间点,再回顾RSS的出现和衰落史可以更清楚看到其中的得失。这篇文章完整了讲述了1999年年RSS兴起到2013年Google reader关闭、内容阅读和分发被社交网络所代替的完整历史。

之所以推荐这篇文章,是因为这段历史和区块链有很多相似之处的,相比今天的社交网络,RSS是一个更分布,权利更平均,更开放的系统,但是它最终被打败了。其中有个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中心化的产品更容易设计,提供更好的体验,用户更容易理解而不需要学习复杂的概念,提供运营企业更好赚钱方式。

今天区块链和中心化产品的对比恰好也是如此,这一次,去中心化产品能走出一条不一样的路吗?”

十几年的老网民应该都很熟悉RSS。实际上,RSS有两个不同的定义,Really Simple Syndication和 Rich Site Summary,但本质上都是一种对程序友好的信息订阅方式。今天还有应用和网站在使用RSS技术,但对大多数用户来说,RSS已经成了一个模糊的概念了。

回顾RSS的发展史,有两个值得讲述的故事:第一个故事是一个关于网络未来的伟大愿景,从未实现;第二个故事,开发通用标准的合作,是怎么成为开源软件史上最有争议的分裂。

上世纪90年代后期,在Netscape上市和.com泡沫之间的梦幻10年,大家都不知道互联网会去向何方,但每个人都意识到互联网会比现在更有想象力。有一种推测,互联网将因“聚合网络”而革命。原本互联网是点对点传输,从服务器端给用户单向传递信息,但新的模型可能打破原有的架构,以“频道”的方式重新打包和分发全网信息。

当时有一份在投资人群体中颇具影响力的Newsletter,叫Releas 1.0,魏巴赫(Werbach)在一期文章中预测:“聚合网络将演化成互联网生态的核心模型,公司和个人既可以控制自己的线上身份,也可以享受广大网络的好处”。

RSS的未来曾经如此光明,后来发生了什么?

魏巴赫让读者想象这样一个场景:一个击剑爱好者购买重剑时有两个选项,一个是登录电商网站或跑到线下商店,另一个是在每天登陆的击剑网站,点击右侧广告栏就可以购买。类似于广电网络里,大电视台的节目可以在本地小电视台播放一样,这样才会有更多的人看。聚合网络可以通过中介网站给用户提供信息。如此一来,用户可以更容易控制自己与互联网的信息交互。

RSS是最有希望实现这种聚合式未来的标准之一。魏巴赫认为RSS是“轻量级聚合协议的典范”。另一篇同时期的文章认为,RSS是第一个实现XML(可扩展标记语言)潜力的协议。RSS可以帮助读者和内容聚合者从他们想要的网站里定制频道。

可是20年后的今天,社交网络兴起,谷歌关闭了Google Reader,RSS只应用在播客、技术播客和部分新闻源,成了一种慢慢凋零死亡的技术。确实还有很多人依赖RSS阅读器,固执地把RSS添加到博客,当做一种情怀。这些坚持变成了一种对中心化网络的抗议,对几家控制全网的大公司的抗议,对抗这个与魏巴赫的想象完全不同的网络。

RSS的未来曾经如此光明,后来发生了什么?RSS的崩溃是不可避免的么?难道真的是争夺标准的内斗造成的?

陷入泥淖

RSS被发明了两次,这意味着它没有一个公认的发明者,会陷入无止境的争吵。但也说明RSS是一个恰逢其时的好想法。

1998年,Netscape公司正在寻找下一个用户增量,它的旗舰产品“网景浏览器”曾占据80%份额,现在市场份额被微软的IE浏览器快速蚕食。所以Netscape需要一个新的项目。5月,Netscape召集了一个团队着手一个新的项目“Project 60”,基于Ben Hammersle的Atom项目开发的RSS新闻工具。两个月以后Netscape发布了新门户网站产品“My Netscape”,与Yahoo, MSN,和 Excite这些门户网站竞争。

次年3月,Netscape给门户网站My Netscape增加了一个新功能“My Netscape Network”。用户可以自定义My Netscape页面, 增加频道功能,订阅其他网站的最新头条新闻。只要网站发布了“指定格式”的文件,用户就可以点击“Add Channel”在自己的My Netscape主页上订阅用户喜欢的网站。一个包含网站头条的模块,就会出现用户的My Netscape页面。

2

这个“指定格式”的文件就是RSS文件。但在My Netscape Network的声明中,Netscape把RSS定义为“RDF Site Summary(RDF站点摘要)”。其实这个定义不够精准,因为RDF(Resource Description Framework)是一种描述指定资源的特定属性的语法。

其实,1999年W3C也打算起草RDF标准。尽管RSS理论上应该基于RDF,但Netscape给的RSS参考文档根本没有使用任何RDF标签。在Netscape RSS规范文档里,其作者Dan Libby提到,在MNN版本里Netscape特意限制了RSS的复杂度。这个规范的版本号定为0.90,意味着后续版本会与W3C标准更加一致。

最初的RSS标准是由Libby和Netscape同事Eckart Walther和Ramanathan Guha开发的。Guha的邮件里曾提到,Guha和Walther开发的思路大部分来自于Libby的早期想法;在AOL收购Netscape后,他们两人离职,Libby承担了主要的更新工作。Guha为RDF的发展做了很多贡献,他和Walther打算把RDF应用到RSS中。后来Libby在邮件里提到RDF版本的RSS最终被删减了,有两个原因:第一是时间限制,第二是RDF对于普通用户太过复杂。

在Netscape陷入“门户大战”努力争取浏览量的时候,“网络博客”悄然流行起来。UserLand软件公司的CEO,维纳(Winer),发明了最早的内容管理系统,让不懂技术的普通人也可以搭建自己的博客。维纳的博客 Scripting News是互联网上最古老的博客之一。在Netscape发布My Netscape Network的一年多之前,也就是199年12月15号,维纳就宣布其博客产品将会同时支持XML和HTML格式。

维纳的XML格式被称为“脚本新闻格式”。有人认为它类似于微软的频道定义格式,但没有书面证据。跟Netscape的RSS一样,维纳定义了文本的结构,方便其他程序读取和调用。当Netscape发布RSS 0.90版本时,UserLand宣布支持两种格式。但维纳认为Netscape的版本“令人惋惜的不完备”和“缺失了作者和读者最需要的核心部分”。它只能引用一系列链接,而“脚本新闻格式”能包含更多内容:包含更多段落,每个都段落都可以有很多链接。

1999年6月,在Netscape发布My Netscape Network两个月之后,维纳也发布了“脚本新闻格式”的新版本——ScriptingNews 2.0b1。维纳加速继续推广自己的标准,用户也没有认识到RSS 0.90巨大缺陷。维纳的版本增加了一些新的元素,可以兼容RSS。但两个标准存在一个巨大的差异:维纳称为“胖”格式可以包含整个文章,而不只是一些链接。

7月,Netscape要发布RSS 0.91,面临一个重大问题就是更新文本规范。RSS不再代表“RDF Site Summary”,而是 “Rich Site Summary”。RDF元素全部被删掉了。很多脚本新闻标签也被合并了。在这个文本规范里,Libby解释说:

RDF引用已从标准里删除。包含RDF的的RSS,是为网站摘要提 供元数据格式。删除有两个重要的考虑。首先,数据方需要提供聚合数据格式,而不是元数据格式,RDF的文件必须非常精确才能达到标准。但这样会造成阅读困难,很难人工直接开发RDF文件。第二,没有工具可以生成RDF文件。基于以上两点,我们决定采用标准XML方法。

维纳对RSS 0.91非常满意,宣称“比我想象中还要好”,把它当做ScriptingNews 2.0b1格式的替代品。一度大家都认为,RSS很快会有统一的官方版本。

大分裂

1年后,大家发现RSS 0.91有很多不足。人们想用RSS做的很多事情,0.91版本都无法做到,其中有很多多余的限制,比如每个频道最多只能包含15个链接。

此时,RSS技术已经被广泛使用。Netscape已经对RSS 0.91没什么兴趣了,其他大部分企业则都在用维纳的标准,比如O’Reilly Net公司的RSS聚合器Meerkat,新闻聚合网站Moreover.com等。各个利益方的代表通过邮件交流如何改进0.91标准,但一直没有形成共识。

对命名空间的分歧,是对RSS本质的分歧

一个叫做Syndication的邮件集合,记录了关于RSS标准讨论的所有邮件,现在仍然可以访问。今天来看仍然是宝贵的历史,记录了这些深刻的分歧最终如何撕裂整个RSS社区。

分裂的一方代表是维纳。他很想改善RSS,但是通过一种相对保守的方式迭代。2000年6月,维纳发布了0.91版本,但其实与Netscape的版本差异不大。维纳在博客中说,由于Netscape不再维护更新,0.91作为一个起点,展示了RSS在实际场景如何使用。

同时,他还认为,简单易用的RSS,已经足够成功;在Syndication邮件里面提到的复杂的新功能,并不会为内容分发提供一点价值。他尤其反对加入命名空间(namespace),也拒绝恢复已删除的RDF形式(命名空间允许程序员自定义RSS的子格式,这意味新增功能需要所有人一致同意。但命名空间也会让RSS读和写更困难)。在Syndication邮件组里,维纳提到这几个改动非常重要,可能会由此引发标准的分裂:

我们还在思考如何推进RSS的发展。我当然也想在RSS2里使用类似ICE的内容,发布和订阅功能优先级也很高,但一切的前提都是简单。我也想要更多的扩展空间,但绝对不会再去用“namespaces”,“schema”或重复RDF的老路。我理解可能仍然有人需要保留这些功能,所以可能会有一个新的分叉版本。我对分叉版本有很多的想法,时机成熟后会公布给大家。

反对维纳的另一方主要是3个人,O’Reilly公司的多恩(Rael Dornfest),搜索领域创业公司Calab的CEO 戴维斯(Ian Davis)和14岁的斯沃茨(Aaron Swartz)。 斯沃茨就是我们熟悉的Reddit的联合创始人,著名的黑客主义者。在一封戴维斯给我的邮件里说到,2000年时,斯沃茨的父亲就经常陪他一起参加技术会议。

这3个人都认为RSS需要命名空间功能来满足用户的不同需求。另外几封邮件里,戴维斯建议建设一个基于命名空间的模块,可以让RSS更加可扩展且不至于太复杂。支持命名空间的阵营认为:RSS很快将不仅用于同步博客,还会有很多其他使用场景。在不增加复杂度的前提下,命名空间是唯一的方案。

关于命名空间的争议只是表象,争议的核心是“RSS到底应该用来干嘛”。维纳最开始做他的标准是为了同步自己的博客。而Netscape发布RSS标准,是为了在门户网站里构建微缩网站。有些人认为Netscape的初衷应该被尊重。在给Syndication的邮件里,戴维斯提到,RSS最初是为了构建“迷你站点地图”,但是过去一年有了很多新需求,RSS现在应该扩展支持更多信息类型,而不仅是简单的新闻标题。

这扩大了Netscape对于RSS的规划,Libby在给我的邮件里提到,关于RSS的发展的争论集中在:“构建全球语义网”VS“让人们更容易出版自己的作品”。

维纳在回复戴维斯邮件里提到了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逻辑:Scripting News是第一个RSS网络,而且目的与Netscape完全不同。社区对于RSS发明者及其目标产生了分歧,分裂在所难免。

版本分裂发生在多恩宣布提出RSS 1.0规范并组建了RSS-DEV工作组之后(工作组包含 戴维斯, Swartz等人,但没有维纳)。在这个1.0版本里,RSS再次被定义为"RDF站点摘要",RDF元素再次被添加进来。考虑到历史上维纳对RSS传播做的贡献,1.0版本并没有把维纳的名字删掉。但1.0版本也提到RSS不会按照维纳规划的路径发展。单纯给RSS增加一些元素,却不考虑可扩展性,RSS会失去很多应用场景。1.0版本也基于XML命名空间定义模块系统。

RSS-DEV擅自取名“RSS 1.0”,维纳对此感到愤怒。在另外一封邮件里,他提到:他有一个巨大的工作成果被盗用了,大概指的就是O’Reilly公司和其组建的RSS-DEV工作组。

邮件组的其他人也认为,RSS-DEV工作组在取得社区同意之前,不应该使用RSS这个名字。但工作组仍然坚持使用。工作组的成员Dan Brickley辩解道,RSS1.0 是基于RSS最早的愿景,可以追溯到MCR(RDF的前身)和CDF等。他还认为,RDF本来就是RSS的一部分,1.0版本对RSS的贡献远比维纳更大,也更配得上RSS这个名字。

RSS-DEV工作组12月发布了最终版本。几乎同时,维纳发布了自己对RSS 0.91的升级——RSS 0.92,升级版本的几个改动很快被各个播客采用。于此,RSS正式分裂。

如果RSS-DEV工作组认真邀请维纳加入,这次分裂或许可以避免。维纳显然很重要,工作组也承认他是Syndication的主要作者,为普及RSS做了重要贡献。但戴维斯的邮件里也提到,维纳想要控制RSS,想要把RSS变成私人财产,所以不愿意跟我们一起工作。维纳拒绝了工作组的邀请。O’Reilly的CEO Tim O’Reilly在2000年9月,UserLand公司的讨论会上解释:

大家聚在一起讨论RSS的演化路线,维纳也在场。当在场人员的意见转向他不支持的方向,维纳退出了,称O’Reilly想通过讨论取代他的位置,尽管O'Reilly的多恩只是十几个作者中的一个,而且多恩经历了RSS的全部发展史。

维纳书面回复了Tim O'Reilly:

会议的两周前,我刚见过Dale,他一点都没提到RSS 1.0。在发布前,我周五与多恩通电话,也没有任何消息。我第一次听说RSS1.0 ,就是在官方公告里。

我来问一个不客气的问题,如果“RSS 1.0”是密谋出来的,没有任何投票和讨论,没有让委员会一起来决策,你会怎么做?

UserLand为开发和普及RSS做了大量的工作。现在你们一脚踢开,占用了这个名字。这非常过分。如果我想继续开发下去,却要用一个新名字。Tim你告诉我,这一切为什么会发生,又是怎么发生的呢?

我没有在历史邮件里发现任何关于使用RSS 1.0名称的讨论。维纳邮件里说:他也没有试图控制RSS,而只是想在产品里使用而已。

很多开发者厌倦了社区无休止的争论,决定开发一个新的版本,在2013年,分叉又一次发生了。开发者开发了一个新版本Atom——取消了RDF但嵌入了XML命名空间。Atom作为最终版本,提交给Internet Engineering Task Force(负责建设和推广互联网标准的组织)。

在此之后,市面上有3个不同的RSS版本:维纳的0.92(2002年更新为RSS 2.0并更名为“Really Simple Syndication”)、RSS-DEV工作组的RSS 1.0和Atom。今天仍然活跃的是RSS 2.0和Atom。

衰退

不同的RSS标准确实妨碍RSS的推广,但是并不妨碍RSS在2000年代的流行。2004年,纽约时报开始使用RSS提供头条新闻,开始向普通用户普及RSS和使用方法。后来拥有上百万用户的Google Reader也在2005年发布。到2013年,RSS已经足够流行,纽约时报甚至在斯沃茨的讣告中宣称:RSS“无处不在”。在地球上三分之一的人注册facebook之前,RSS是很多人与互联网新闻链接的唯一纽带。

纽约时报在2013年1月发布了斯沃茨的讣告。此时RSS已经到了一个拐点,逐渐变成了大家不熟悉的产品。Google Reader在2013年7月关闭,表面原因是用户数多年持续下降。很多网评也宣称RSS已死。但在Google Reader关闭前,使用RSS的用户就已经越来越少。2009年5月,Steve Gillmor在TechCrunch上写到:“是时候彻底关闭RSS,转向Twitter了。RSS已经不能更差了。”他指出,twitter是一个更好的信息订阅工具,因为Twitter除了提供文章,还可以提供不同人的观点。

今天,RSS还没死,但远远不如之前流行了。许多人试图解释RSS的现状,最有说服力的解释来自Gillmor在2009年提出的:社交网络取代了RSS,给用户提供了更新的资讯,也给运营社交网络的企业带来收益。就像Google关闭了Google Reader是为了推广Google+。因为Google确实可以从Google+里获得收益,而在Google Reader无法盈利。2013年,Instapaper的创始人Marco Arment在播客上写道:

关闭Google Reader看起来很偶然,其实是Facebook和Google在互联网的战争里的最新牺牲品。看起来Google Reader仍然有大量的用户在使用,但实际与Google+战略是冲突的:Google需要人们使用Google+阅读和分享,这样才能与Facebook争夺用户的时间、广告数据、广告收入、增长和其他。

由此可以看出,用户和科技公司都认为到社交网络比RSS更高效。

另一个关于RSS消亡的理论也很有意思。一直想把RSS推荐给用户的纽约时报,在2016年却抱怨:RSS对普通用户不够友好,使用起来太过极客了。2004年,在RSS图标更新之前,纽约时报一直使用橙色的框体链接到RSS数据源,点击后进入一个全屏幕都是XML链接的网页,让普通用户望而生畏。这篇精彩的推文点出了RSS消亡的本质:

3

普通用户并不觉得RSS好用,因为RSS不是面向普通用户设计的,有太多技术的门槛。一旦有更好的产品,用户就会放弃RSS。

如果高效迭代,RSS也许能更好用,或许RSS可以把订阅相同频道的人联系起来,共享彼此的想法;或许,浏览器的适配可以得到改善,用户体验更好。但当RSS社区成员在努力创建共识的时候,Facebook这种大公司却在快速升级产品,不断打破常规。当社区还在统一意见的时候,完善产品的努力却白白浪费在重复的工作上。

戴维斯告诉我,如果社区能相互妥协达快速形成共识,那么Atom就不会存在,那些用来争吵的时间就可以用来改善产品。所以,当我们问自己,为什么RSS衰落的时候,第一个答案是社交网络取代了RSS;但深入问下去,为什么社交网络能取代RSS?答案或许是,RSS开发者面临的困难比开发Facebook还大。正如多恩写给委员会的信里提到的:“现在政治问题远比连续开发迭代严重的多”。

所以我们仍然淹没在信息孤岛。即使这样,魏巴赫在1999年预言的聚合网络已经实现,只不过不是最初设想的方式。毕竟,《洋葱新闻》是通过Facebook和Twitter这类聚合网络传播的,《宋飞正传》也是如此。

我咨询了魏巴赫的意见,他也赞同我的观点。他认为RSS是一个失败的技术,因为它没有整合博客世界、内容世界或不同资源。但社交网络的革命性也在于聚合不同内容和资源的能力,这其实也是RSS和聚合网络的最初设想。

很不幸,现代网络上聚合信息只存在于非常少数的几家网站,意味着没有人能够像魏巴赫想象的那样,管理自己的在线信息触达。一个原因是,RSS没有给科技公司控制访问和售卖广告的机会,所以科技公司不会支持RSS。

更通俗的一个原因是,一个中心化公司的统一标准,比需要社区投票形成共识的标准简单许多。共识是难以建立而且浪费时间的,如果没有统一标准,开发者就会提出多个竞争标准。如果说这篇文章提供了什么经验,那就是:想要更好更开放的网络,这个世界就需要更好的合作。

橙皮书:我的感想是:如果以需求的角度来看,RSS可能注定是小众的。因为主动寻找内容源去阅读,这个需求在大众群体中一直都是小众的。根据社交推荐或者算法推荐去阅读,才是大众比较习惯的方式。

来源:橙皮书

原文链接:https://motherboard.vice.com/en_us/article/a3mm4z/the-rise-and-demise-of-rss

作者:Sinclair

译者:姚昌林

最新区块链信息,扫码关注我们吧~

【链虎财经版权及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橙皮书,经授权后发布,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链虎财经立场无关,如涉及言论、版权等问题,请原作者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处理。本站所有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币市有风险、投资请慎重。

QR code